遥远的河 (一个幼稚又悲壮的故事)

杨林
遥远的河(短篇小说)大年初三照例是我们初中二班同学的聚会日。我酒量差,在晚饭的时候又喝多了,早早就半真半假的趴在酒桌上。就是这个时候我听到班长在隔壁桌说了学校马上要翻修的事。后来赵泽凑过来问我去不去,我完全没有听见。再后来几个女生要先走,聚会就散了。“一起去啊王探。”“我不去啦。老婆要我早回去带女儿睡觉。”我迷迷糊糊的跟着大家起身,一边使劲的套上羽绒服。一般同学会后总有几波人组织第二摊,打牌K歌泡澡这种。我有时候也会去,如果赵泽也去的话。但这次不行。大家在火锅店门口告别。几波人各自笑哈哈的打车离开,赵泽是和班长他们一大群人最后走的,这让我觉得幸好没答应去。班长叼着烟从副驾驶窗口探出头来喊,“王委员,交完公粮一定来找我们啊!我还有事要告诉你呢!”用手比了一个电话的手势。几辆车一阵大笑,我也跟着笑,挥挥手,看着出租车一溜烟的开走了。我正要走,饭店老板从里面撩开绿棉被门帘,递出来一个塑料兜,“哎还有瓶啤酒,刚才忘给退了。”我下意识接过来,扭头看同学们都已经走远了,再想跟店里说的时候,店门乒的一声上了栓。这么晚了吗?我掏出手机想用打车软件,发现已经晚上十点。在这个北方六线省会城市的冬天,差不多已经是全城休息的时间。我站在路边想了想,拎着啤酒向左走去。反正女儿和老婆都应该已经睡了吧。走了几步,火锅店里带出来的热量慢慢散了,越走越冷。我打了个嗝,使劲把羽绒服拉链拉到最高,并掏出手套带上。年前下的雪还剩下一些肮脏的雪堆冻在路边,路上一辆车一个人都没有。路灯从乱糟糟的树枝里透下苍白冰冷的光,我使劲跺着脚,看着自己的一串影子在脚下旋转着,从清晰到模糊,又再次生长出来。就像小时候。这条路就是我从小上下学一直走的路。白天行人挺多,到了初中下晚自习,我先送王墨回家,再自己往回走,路上就总是我一个人了。我记得那时候一个人晚上走还有点怕,怕黑怕鬼什么的。但现在,我三十四岁依然在张江某个工位里调代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