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婚分子

阿虎
贾改革一坐上沙发,就问:“贾文平,今年婚姻大事总该提上日程了吧?”贾改革是我叔,我是他侄儿。我说:“还早。”但已经做好了“犯罪分子”该有的心理准备,罪名为:没有结婚。“咦,去年回来,也是这话。”鄙夷的一双小眼神射过来,脸上带着尿结石患者特有的灰暗。一想到尿流里夹带着石头,发誓这辈子一定不要让这种病诅咒。“你说你,都过三十了吧?”一根手指指过来,一副要毙我而后快的气势。“三十三。”我老实交代。“三十而立,你告诉我,你立在哪儿?我要你是爸妈,都有心去碰死!”我神情凄惶的父母努力仰着笑脸。作为“罪犯”家属,我非常能读懂他们的心境。“叔,你动手术了吧?”我问。“你别叉话题,我问你,外头有好上的吗?”贾改革眉心发黑,有一股毒气往外冒。他有优越感,一儿一女,比我年纪小,比我学历低,都热烈地活在婚姻里了。据说,一个还在闹离婚。我刚要回答说“没有”,就听贾改革又道:“瞅你那个表情,就肯定是没有!你说你,颜值有,也算帅小伙,学历有,也算有文化的人,就成天眼高手低,难道连点儿找女人的勇气都没?你叔我,二十郎当岁,都拿下好几个姑娘,最后挑了你小妈,二十三就滚在婚床上了,你呢,都三十三了,还飘着呢,你不心疼你爸妈,我还心疼我哥嫂呢。这俩老的一身病,都是你给折磨下的,清醒点儿吧!”“是,叔说得对。”“出息点儿吧,贾文平!赶紧结个婚,让你爸妈,我哥嫂,遂了心愿得了。你知道他们现在压力多大,人家背地里都在笑话,听得我耳朵都生茧子了。人家问,你那光棍侄子还没结啊?搞得我这当叔的脸上都没光。想当年,我可最看好你了,咱们贾家,你可是第一个上大学去北京的啊!”我补充道:“贾文芳也是大学生。”贾文芳是我姐。“丫头不算,都是人门里的,我说的是男丁。你说你作为男丁,怎么着也得帮你爸把后给留下吧,你这最有出息的基因也得一代一代往下传吧,不然咱们门里就剩下笨蛋了。我那俩孙子,看状况,都随了贾文阳,没随我,笨得跟贼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