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学高长

夏邪
高长是我的大学同学,也是我的室友。他睡上铺,我睡下铺。我们的另一个室友眼镜经常开玩笑,说高长是他见过的最为名实不副的人。其实这也不能怪眼镜,高长自称身高一米六零,体重四十五公斤。然而眼镜曾经悄悄地告诉我和靓哥,在入学体检的时候,高长的实测身高是一米五八。高长自己倒是不以为忤,每次遇到别人嘲笑他的身高时都是一笑置之。心怀天下的靓哥有一次看着高长的背影,轻轻地叹息了一声:“他以后可怎么找老婆啊。”眼镜和我都认为靓哥有些杞人忧天:谁规定长得矮就不能找老婆了?!再说身高也不一定就是不能变化的嘛。对面寝室的韦壮,身高和高长相仿,体重差不多是两个高长,走在宿舍楼的走廊里活脱脱就像是一个大肉球在滚动。不过韦壮和高长可不一样,他是有上进心的,从入学开始就坚持每天练习跳绳一小时,说是既可以增高,又可以减肥,两全其美。韦壮的毅力确实让人佩服,寒暑不断地练了四年之后,人是瘦下来了,可惜身高一直都没什么变化。凭心而论,高长的长相不算难看,但也说不上好看。用现在年轻人的话来说,就是长相六分,算上身高之后负分,只有一双眼睛炯炯有神,亮的发光。有一次熄灯之后,睡在另一侧上铺的靓哥突然大声叫了起来:“高长!你的眼睛怎么是亮的?”高长嘿嘿一笑:“别害怕,我从小就这样。”靓哥惊魂未定,强行为高长的罕见生理特征找了个合理的解释:“你前世一定是只猫。”眼镜曾经做过这么一个比喻:大学就像是太阳,在这里学习的学生就像是被太阳吸引住的行星,不同的人可以有不同的轨道。我一直认为这个比喻精确无比。以我的三个室友为例,高大英俊,口若悬河,走起路来若玉山之将崩的靓哥很快就成了学生会骨干,周围环伺着一群花枝招展的异性同窗。眼镜和酒瓶底差不多厚的眼镜则每天都在图书馆,仿佛要将自己修炼成牛顿和爱因斯坦的隔世传人。而高长则和所有人都不一样,嗯,怎么说呢,高长是个谜。他每天早起晚归,但是对于学校和班级组织的各项集体活动都没什么兴趣,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