判断

恒岳
芙城的天气依旧很热,即使是十月出头,这种天气依然在城市中空气中肆意妄为,忽冷忽热,让人摸不着头脑。刚刚还是骄阳似火,一会儿便又微风习习。即使阳光被遮蔽,热气依然可以萦绕在街道上,伴随着地表的漫反射,透入每个人的内衣与毛孔,再将积攒的汗液统统蒸发掉。残留的那些,便粘附在皮肤上,如长期未洗的头发一样油光可鉴。在这样的天气中选择出门简直就同傻瓜一般。更何况是在熙熙攘攘的“喜春大道”上。尽管两边商场林立,但太阳却不偏不倚地直射在中间的这条步行街上,仿佛是阳光与商家合谋,把顾客统统赶进店,不让他们出来。而我却选择了在大道上走着。不是不怕被晒黑,而是我急于寻觅有我中意的衣服的那家店。可能是好久不来的缘故,店面大都已整改过,并且不止一次。尽管商场频繁搬家,门面也都极尽粉饰之能。可商标未变,依然是那几家熟识的名牌,总之大体还是老样子。而此刻我的“购物徘徊症”却发作了,在几家店门前来回游走。若不是阳光如此灼热,我说不定会待上几十分钟。无奈,为了不让太阳暴晒,我只好先进了离我最近的一家森马服装店。“您好,我们冬装新款上市,每件7.5折!”一位女店员微笑着引导我走进来。“哦,我只看衬衫”,我淡淡地说。店内促销的几乎都是秋装。偶尔夹杂着几件毛衣和薄冬衣。10月已接近深秋,商家竟已经开始促销冬装了,并且全然不顾这样的天气。而对于秋装,他们只是部分打折。而在秋装中,衬衫又恰恰不在打折之列,让我对此无可奈何。我拿起一件黑白格衬衫,用手摸了摸衣领了袖子,又重新放回衣架。而这时,引导我进来的那位女店员又跟了过来,继续向我推荐着冬装。在服装店里,我向来对店员们的殷勤服务“敬而远之”。我走到哪儿他们都会在不远不近的地方跟着你。不停地问你喜欢的样式、向你推荐、总让你试穿。而当你觉得衣服不好或不搭时,他们还会自圆其说。并对你的外表与身材大加恭维一番,搞不好还会和你“称兄道弟”之类的。当然,对于店员来说这都是他们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