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开跑者基地。

nolix
序:这篇缘起如下。我有个老外好朋友Chris,他在学习中文,而且与许多在上海的老外一样,进步相当之快,令人十分之佩服。不过有一次差点和他闹了别扭。那天他翻出手机,给我看了一篇时兴于地铁上的手机文学,具体情 似乎是由游戏改编的。见我默不作声,他有些故意地问:你说说,在中国是不是特别流行这些文字?他是完全无法说服我的。可是我忽然语塞了,想不出什么反驳的理由——也可能是因为,一时之间被他问得些特别丢脸和不知所措。我无法直截了当地回答,你得去看看谁谁的东西才对。毕竟一个老外才有多久的中文经验呢?稍微过了会儿,我有了个小主意:-Chris,你有没有好的故事讲给我听?如果肯讲,那么我就把你的故事拿来加工一下,再还给你,怎么样? - 一言为定!他的成语很少用得那么到位。后来,这篇大致基于Chris故事经历的短篇,就这样写好了。至于他读了后如何想,我也管不了那许多。不过亲爱的Chris,还是非常谢谢你的材料咯!虽然做到多少程度的考究和典雅不敢说,可是从此你应该承认一点了:用汉语来说故事的人, 用字造句一定不是你概念中“手机小说”那样的。汉语的能力不说有多少睥睨他乡的感觉吧,起码:从来就不是今天它最外露那部分的样子。当然,在关于大海的叙述里,启用他的故事材料还有一层另外的因素:我挺喜欢奥威尔写的那册《通往威根码头之路》, 起码比他的那些知名小说更可以吸引我。 显然,Chris并不知道奥威尔有这本书的存在,他大概也无兴趣得知, 《通往威根码头之路》这本的基本意图并不是要给出让人耳朵放松的故事,而是想让好读的故事——引出对现实的有益反思与总结 。没有判断错的话,今天铺天揽地的“手机文学“”里,关于(某个地区)挖矿工人每周会买多少胡萝卜和奶油 ,开支多少餐费,政府是否允许住户搭建鸽笼等等事项, 是从来也无人去关心和去写的。 君特.格拉斯的一本《蟹行》 也接近历史悲剧的写法。里面其实同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