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拉

《无药可救?》的评论

08:56:28

闺蜜从圣彼得堡发来格鲁吉亚大餐给我过眼瘾,而最近的我却当真是在格鲁吉亚“神游”忘形。这里地处亚洲西南部高加索地区的黑海沿岸,北邻俄罗斯,南部与土耳其、亚美尼亚、阿塞拜疆接壤。身居战略要塞,物产丰富,加之历史、政治乃至宗教等因素,这里注定是个有故事的所在。而在此之前,我对这个其实并不十分遥远的国度却很是陌生,只知道格鲁吉亚曾是斯大林的故乡,再有就是十几年前,这里以其区区500万人口竟然和俄罗斯叫板,公然开战,这是一场并非势均力敌的战争,最后以格鲁吉亚正式退出独联体告终…… 高原的风物,朴实豪爽的性情,自酿的塔库娜美酒,沁着浓郁的格鲁吉亚风情,那里的百姓敢爱敢恨,和草原游牧民族有一拼。加之高科技犯罪手段,扑朔迷离的案情追踪,潘多拉盒子的开启,善与恶狭路相逢在静谧的法国乡间、旖旎的美国加州阳光海滩、密林丛生的第比利斯山区。 在埃博拉病毒肆虐之际,在广东登革热疫情不断升温之时,“接手”这么一场虚拟的反恐精英与超级病毒之战,我和故事的主人公在格鲁吉亚的山地,一起绝命狂奔,几近不茶不饭,不眠不休……这又是一个有压迫就有反抗的故事,只是病毒的介入让以少胜多,以弱胜强,有了新的可能,此事有关自由和正义,以及取人性命的权力。

回复1

  • 米拉
    米拉(作者)2015-07-2413:47:40

    http://shulaquan.com/column/6314 未必只是环保 译《寂静的春天》有感 兼 评 米拉新作 《无药可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