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第一次看完这本书的时候,对书整本书完全没有任何印象。在阅读中每一句话都让我觉得很有感触,虽然我不太愿意用感触这个很笼统的词来形容。(词穷)再后来反反复复看了好多遍,每一次看都不一样。先生观点很独到以及个人的决绝。坦白的说我喜欢这样的人——即使带着偏见的眼光。我相信没有任何人对待一切表达到绝对正确与公正,我希望世界能充满各种偏见的思想,各有各的优点缺点。只要能让人去“思考”,我相信这是文明后的世界城市所仅存的文学曙光。因此在我个人身上肯定了先生所有著作的价值,他让你本能直觉的选择了自己的文学意愿。我希望所有的文学都是这样多元化,我们可以任意选择。这就是我所要的自由。但是后来我悲观到了极致,文学终将会泯灭。我很庆幸能与先生相识,今后也许会相知。一路一路树荫,那是慢慢地,很慢的走下去。

回复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