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女都是隐性杀手,你也不例外

——读《世界上最疼我的那个人去了》有感

十八岁那年,我梦想着挥毫指点江山,仗剑流浪天涯。如花的年纪成了凶手却是我始料未及的,且杀的第一个人竟是这个世界上最疼我的人——母亲。

此书是由张洁写于母亲去世后对她点点滴滴的回忆,十万余字,写不尽她对母亲的感激与思念,写不尽她成为孤儿的悲痛,写不尽她对母亲去世的懊悔自责。或许是因为我也是孤儿,也有过刻骨铭心的回忆,所以读起来字字锥心。

1.最怕你对她一无所知,还安慰自己心虔志诚

或许你天天同她住在一起,那你可知晨起她是否又多了几缕银发?大便是否仍然通畅?眼里除了你是否还有光?食欲怎么样、吃饭吃的香吗?夜间是否睡的安?腿脚是否依旧灵便?身体是否有某处不适?

或许你同她分居两地,一周一次电话一次视频,用微信互相道着早安晚安,可你知道她是否真的安好?

这些你从来不曾知道,或许知晓一二,却也未曾深入想过究竟为何,也未做出任何行动,或许只是一句轻描淡写地“去医院检查一下。拿点药吧”。可你小时候,身体只要稍有异常,她也能立马知晓,亲自带着你去医院,直到同医生反复确认几次“她没什么大事吧?”才肯罢休回家。

有一天她突然离开了,再也回不来了,最怕你会觉得自己没有多大的过错。你或许会说:她身体一直都很好的,怎么会突然就走了呢?她一直在积极治疗而且治疗效果可观,医生也说她应该没有什么大碍,怎么会这么突然呢?你也许会安慰自己:病情太严重了,我已经尽到为人子女的责任了。

人实在是很脆弱,不知何时何地何等的小事就会踉成不可估量的大错。而这个错在于你,因为你对她一无所知。

2.你以为她金刚不坏,却忘了病来如山倒

你是否仍觉得,她还是那个在人心不古的世道中拉扯着我们苦苦挣扎地母亲?你是否仍觉得,她还是那个食五谷杂粮却百病不侵或是虽病霍然而愈地母亲?其实她早就变了,变得不再那么坚强,变得不敢再同病魔抗争,变得很需要你的关爱。其实你也变了,变得更加强大,更加独立,甚至不再需要她你也能活的很好,只是她很坚强的想法在你心中一直未变。

你一直以为她百病不侵,金刚不坏,却忘了她那座山再也承受不住病魔的重压。

3.明知与她时日无多,却仍假装还有来日方长

她是否还在等你?等你毕业,等你工作,等你放假,等你回家,等你升职加薪,等你成家立业,等你…...?或许你和她经历了难熬的岁月,你们都在等以后更好的日子到来,等到你忘记了她已经老了,时日无多了,终究没有等来你们口中的以后。

或许你此刻学业繁忙,工作重压,没有空闲陪她,把陪她一直推到以后你有钱了,有时间了,有……了你们再一起做……别再继续等待,运气好能等到那一天,若运气不好,到死也不知那天是哪天。

或许有人夸你孝顺,其实你伤了她半世的心,让她为你操劳半辈子。或许等到她去世后,你只是想她活着就好,哪怕是再多一天,你肯定还能再为她做点什么的。从来没有来日方长,需得及时尽孝。

生活就是这样,每个人都是没有剧本即兴出演的演员,谁也不会知道后面的剧情。只知道她的过去和将来,都愿意为子女倾尽所有,榨干她自己的最后一滴血。

那时候我忙着学习,想如她愿考大学,每次拖着疲惫的身躯回家也从不多说话,开口必吵,也一直没有关心过她,陪她去医院听医生说应该没有大碍,我便放心大胆地不再继续让她做检查。就这样她走了,对我而言是突然走了,可别人都知道,她病了很久很久,走是早晚的事,只是她从未告诉过我,我对她的病情也从未去刨根问底。

每每想到世界上最疼我的那个人永远去了,而我就是凶手,我的心止不住的疼,泪止不住的流,已经忘了在无人的深夜哭醒过多少次,心疼醒过多少次,永远忘不了我杀了最疼我的人。逝者已矣,生者如斯。18岁那年,我立志从医,不仅想救那些在世的疼我之人,更想救那些正死于子女之手的父母。仅作此文,警醒正在杀父母的子女。

回复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