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石

《2666》的评论

11:39:13

形式上很多人勾连起来的故事,但是面对的人性对于欲望的平等性,哪怕你是教授、罪犯,贵族,仆人,有钱人,穷人,在欲(主要是性,也包括生存)望面前平等。

有很多人质疑翻译,但看完,全文虽然偶有歧义,但有很多有逻辑的思想,有趣味性的文字,翻译是不能用来批评这部作品的一个方向,同时作为小说的结构也堪称完美。

若说有什么问题,是对中国和国家资本主义的一些看法,以及出版时使用了分裂式的章节,将明与暗的两条线路割裂了,也没有完全统合各自章节,因为这本书最大的特色就是完全完全的生活化的,而不是统筹的。

回复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