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throughout

《年轻的心在哭泣》的评论

15:26:33

耶茨,我,我们,活得太不放松:胃酸胃烧,胸闷堵塞......到底什么让我们紧张,什么让我们投入,什么让我们释放,艺术处于什么位置,扮演什么角色。不只是孤独,不只是孤独。露茜最后的那个工作,是否才是褪掉一切幻想与虚妄后最本真的、需要被呈现出来的面目?或许,艺术本来就不崇高,不必崇高,我也不必不凡才能算作活着,只是需要琢磨活着本身。亦或许,活着本身也是不必、也经不起反复琢磨、推敲的事。啊啊啊啊啊我在说些什么啊

回复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