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关注
    115
  • 被关注
    54
郝思远
郝思远
2009-12-28 加入
豆瓣阅读作者:郝思远

2019-11-21 发表第一篇作品。

郝思远,1986年生,毕业于新闻系,国企员工

一个人,一把枪,足矣。

关注的作者

  • Yohi
    推理悬疑 · 悬疑
    374 人关注
  • 极石
    生活悬疑 · 社会事件
    27 人关注
  • 陆雾
    都市犯罪 · 连环凶杀
    47 人关注
  • 不明眼
    社会事件 · 连环凶杀
    694 人关注
  • 城南巡捕
    都市犯罪 · 连环凶杀
    22 人关注
  • 艾石
    科幻 · 推理悬疑
    1625 人关注
  • 李雨声
    爱情 · 悬疑
    88 人关注
  • 慕遥而寻
    生活悬疑 · 都市犯罪
    311 人关注
  • 苦天乐
    文学 · 日本
    1961 人关注
  • 国王KING
    推理悬疑 · 悬疑
    22583 人关注
查看全部

评论5

在售作品2

  • 秋日往事
    · 校园推理 · 连环凶杀 · 社会事件 · 生活悬疑 · 都市犯罪 · 复仇计划
    6 人加入书架
  • 隐匿之夏
    · 社会事件 · 生活悬疑 · 都市犯罪 · 复仇计划
    461 人加入书架
    作者自述:我在广州一家叫做1200bookshop的24小时书店,一口气敲下了5000字。我计划写一本叫做《逆天改命》的推理小说。可是,在动笔之前,所谓的推理甚至只看过东野圭吾的《白夜行》和名侦探柯南。没有读过柯南道尔,不知道阿加莎克里斯蒂;不懂什么叫做本格、社会派、密室杀人、诡计。 长期以来,我自己是一个非虚构文字的业务爱好者。工作3年后,我开始尝试非虚构写作,书写自己曾经经历或者正在经历的城市以及城市里的股市。没有什么章法,也在2年半中陆陆续续写出20万字,大多发在自己几乎没有什么粉丝的微信公…展开
    作者自述:

    我在广州一家叫做1200bookshop的24小时书店,一口气敲下了5000字。我计划写一本叫做《逆天改命》的推理小说。可是,在动笔之前,所谓的推理甚至只看过东野圭吾的《白夜行》和名侦探柯南。没有读过柯南道尔,不知道阿加莎克里斯蒂;不懂什么叫做本格、社会派、密室杀人、诡计。

    长期以来,我自己是一个非虚构文字的业务爱好者。工作3年后,我开始尝试非虚构写作,书写自己曾经经历或者正在经历的城市以及城市里的股市。没有什么章法,也在2年半中陆陆续续写出20万字,大多发在自己几乎没有什么粉丝的微信公众号上。

    2015年底加入了中国三明治叫做“破茧计划”的非虚构写作项目,由关军、谢丁等非虚构写作领域的精英们,在微信群上教授写作课程。

    我只完成了一半的任务。只有一篇关于台湾民歌运动的习作满意。

    “破茧”对于我来说,像是重新打开了写作的一扇大门,规范化与专业性,志同道合的写作伙伴,更宽广的世界。但不幸地却是,写作的素材几近完结。之前的20万字几乎写掉了之前30年的所有经历。

    如果要继续创作,需要打破自己以往的心理舒适区。

    《逆天改命》的写作动机,就是在破茧微信群组中讨论里诞生的。

    彼时的我,刚刚遭遇一场没有征兆的小挫折。

    群里的两位同仁,胡不归和合素是忠实的心理治疗痴迷者。在她们的引荐下,我人生中第一次通过电话约谈了一位心理医生,两个小时的谈话。在交谈中,我谈到了自己长期以来对于“化解挫折”的一种心理范式——希冀通过投入到某种事情之中,从而换来逆转的结果。长期对于此心理的依赖,导致无限地痴迷于某种“逆天改命”的手段。

    我在微信群中,向破茧学员们分享了这种心理状态。但喜爱写作的人有着将心理转化为文字的冲动。我构思了一篇推理小说的梗概:一个年轻人自小相信“逆天改命”,最终导致事物走向完全悖逆的恶果之中。

    没错,《逆天改命》就是这篇小说第一个题目,后来我将它改为了《隐匿之夏》。

    破茧学员苦手是一个悬疑小说的作家,写作了《林非》系列。在她的指导下,我才明白,原来写作推理小说,并不完全是依凭一个忽然冒出来的一个想法,需要有完整的框架和思路。人物设定、写作大纲,以及中间的节奏把控,等等。

    人物设定,我设置了两个主人公,一个叫做罗林,一个叫做齐亚平。两个性格外表对立内在又有着某种相似的人物。

    写作手法,我采取ab线记叙的手法。奇数章节为a线,讲述主人公之一的齐亚平杀妻案件以及警察的侦破过程;偶数章节为b线,记述两个主人公自幼年开始的爱恨纠葛。

    作为一个曾经的非虚构爱好者,我认为在写作虚构作品的过程中,非虚构的训练是很重要的。毕竟,无论我们写作如何虚构的人物、虚构的场景、虚构的事件,其实都来源于真实的生活,需要的是真实的情感。

    不过在具体写作中,我还是遇到了危机,总共经历了4次崩溃。因滞而拖沓,因速而潦草,因错而溃坏。从某种程度上来讲,写作正是人生的真实写照。

    第一次崩溃来源于写作到20000字左右的时候。背景之前已经陈述过,因为自己采用的是ab线的写作方法。a线是侦探经历,描述的是1个多月周期的故事,b线讲述的是作案动机,描述的是近30年的股市。但写作过程中,两种写作方法交错进行搭配,具体实施过程中难免就会出现情节的不连贯和节奏的不匹配,影响了剧情之后的正常推进。我绝望地告诉朋友,“我感觉整个世界都崩塌了。”最终,我将b线已经完成的5000多字,几乎全部删除,重新调整节奏进行写作。

    第二次的崩溃没有像第一次“世界崩塌”那么严重,来得悄无声息。写作到80000多字,开始掌控了节奏,速度也不断在提升。当将写作的瞬时速度提升到1小时接近3000字的时候,以往语言的韵律和美感开始丧失了。“于是、然后、必然、所以、必定”大量拖沓重复的副词开始浮现,用来描述场景的词语越来越贫乏,场景、性格、冲突开始消失,大段大段留下的是简单剧情的推进,细节粗糙到不能看的地步。终于开始明白,写作也许不是一蹴而就,而是需要大量的修改、调整、反复。5虽然突击写完了故事,可之后的修改还将继续。

    最后一次崩溃,竟然来自于自己写作到14.5万字,临近收官的那一刻。我按照原本的设想,开始搭建故事的结局。但是写作到中途的时候,竟然发现如此的结局,几乎完全不能解释之前发生的故事。进行的反击的是作品中的男二号“齐亚平”。我花费了之前10几万字来描述“罗林”和“齐亚平”的性格,催生他们在故事中的发展。但是当“齐亚平”最终变成作品中的齐亚平,他开始要摆脱男一号(从某种程度上,也可以说作者)的控制,要表露自己的某种想法。于是,他稍微的一次反击,整个作品出现了与预想几乎完全相反的结局。这也是我始料未及的。用苦手的话来说,虚构作品其实就是这样一个过程,搭建提纲就是为了反提纲。因为你作品中的人物也是不断成长的,最终要和你平起平坐,共同促成这个故事的完结。

    当然,等到两年之后,我才知道作品上的崩溃,无非都是小的崩溃。更大的崩溃,来自于生活。

    感谢今日已经异道而行的你,为这部作品中的人物,塑造了灵魂。

    在生活完全崩溃的两年后,我最后一次修改稿件,几乎是将20万字重新改了一遍。

    王家卫的电影《一代宗师》中有这样一句话,“宁在一思进,莫在一思停。”

    而时至今日,我终于明白了这句话的真谛。

    坚持自己的热爱,坚持自己的坚持,不要停下来,即便前路都是钢筋铁板,也努力地向前冲过去。

    哪怕什么结果也没有。

喜欢的短篇0

他还没有喜欢的短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