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行走水云间
    行歌
    如果你问看似单纯的宁筱曦,她的激情在哪里?她一定回答:工作啊!没啥特别的,就每天进步一点点,成为一个更优秀的人! 直到有一天,宁筱曦按下了暂停键,走出了钢筋水泥,走入了高原雪山的神秘领域。 在这里,她认识了一片新天地,和一个人。 七天而已,能改变世界吗?不能。但却改变了宁筱曦。 邹峰走遍世界,看尽人情冷暖。对他这样一个徒步的老驴来说,这七天里唯一的亮点,是遇到了一个懵懂的徒步小白,单纯,懂事,还有点令人捉急。 他以为这就是俩人之间的全部缘分,便想以一个完美的高大背影留在她的回忆里。 可谁想他们竟会在红尘重遇? 而她……收起了软萌单纯,摇身一变,从一只小白兔,变成了职场小精英。 嗯,有趣。
  • 收手吧阿林
    浪南花
    我在我阿姨的床上看到了我的高中男同学。
  • 玫瑰漩涡
    兰思思
    离异带娃的邬蓝在职场勇猛精进,业绩出色,却被突如其来的职业变故击中,不得不向对手彭靖锋低头妥协; 做了十多年贤内助的储晓冰,无意中察觉丈夫彭靖锋在婚姻里不专心,而她和年轻同事苏轶的一次次“偶遇”,宛如一面镜子,映照出她与青春岁月里那个热烈恣肆的自己早已截然不同的面貌,储晓冰对眼下的生活产生了深切的价值焦虑; 嫁给爱情的季雨薇婚后躲在丈夫夏磊的羽翼下过得无忧无虑,却不知一场足以剪碎夏磊双翼的风暴正在逼近; 三个面临各自困境的中年女性被卷入同一个漩涡后,她们的生活开始产生裂变……
  • 云胡不喜
    尼卡
    【豆瓣阅读 独家签约 精修版本】 她是出身北平、长于沪上的名门闺秀, 他是留洋归来、意气风发的将门之后, 注定的相逢,缠绕起彼此跌宕起伏的命运。 在谎言、诡计、欺骗和试探中,时日流淌。 当缠绵抵不过真实,当浪漫冲不破利益,当岁月换不来真心…… 他们如何共同抵挡汹汹恶浪? 从边塞烽火,到遍地狼烟, 他们是绝地重生还是湮没情长? 一世相守,是梦、是幻、是最终难偿?
  • 苦盐池
    及春
    乔筱然去谈离婚的时候,她妈强行要她带上高衡。 “我需要的是律师,不是警察。”她无奈答,但拗不过她妈。 上一次跟高衡见面是她结婚的时候,他坐在亲属那一桌,漠然吃着饭。 高衡于她而言,曾经是她爸资助读书的恩人的儿子 是她二十岁那年弯弯手肘问他“抽烟吗”就可以一起意乱情迷整个疯狂夏天的男人 是她可以不告而别一年然后送出一张结婚请柬也不会生气的“家里人”。 但现在他平静地站在马路对面等她开车过去,让她心烦意乱。 冷艳女总裁(不是指职务)X隐忍长情男 【就是在搞狗血的警告】
  • 望北楼
    丁甲
    一只鹅 寿长百日,羽丰冠厚 终得开膛破腹的下场 取出淋漓、饱胀、亟欲待烹的肝脏 酒烩?烟熏? 卤水?白斩? 摩西在味蕾分海,人人翘首以盼 颈昂高,脚踮地 啖一口肥美 醉生梦死 鹅肝,红港,望北楼的掮客 共赴一场真小人与伪君子的博弈盛宴 2000,千禧年 这个黑色漩涡里,每个人都在劫难逃 ****** 主角:程真×叶世文【都市底层人×上流边缘人】 题材:港风,地产神话,社会现实 阅读指南:1V1,HE,全员恶人 相爱相杀 作者围脖@丁甲_kiwi
  • 鹊桥仙
    阮郎不归
    杭州古董商江屏年轻多金,丰采韶秀,一心想娶个与自己般配的美人为妻。 这一年清明,江屏与朋友在清波门外偶遇鲁知府家的千金,只见她脸衬桃花,眉分柳叶,生得倾国绝色。江屏心甚爱之,然门第悬殊,求娶无望,怎生是好? 正苦恼间,一老媪夤夜叩门,传来鲁小姐的口信,竟是郎有情,妾有意。江屏欣喜若狂,这日打选衣帽,准备赴约。 与此同时,吕明湖回到长乐宫,发现那只养了许多年的小喜鹊不见了。
  • 天作之合
    福宝
    关于芸香和容少卿,旁人都道他们是劳燕分飞的苦命鸳鸯,久别重逢,破镜重圆; 只有芸香和容少卿知道,他俩的事儿,跟“苦命鸳鸯”和“破镜重圆”真是八竿子挨不着边儿……
  • 装腔启示录
    柳翠虎
    装腔,人类行为之一。是指以获取虚荣心的自我满足甚至欺骗性质的行为,向别人表现出自己所不具备的气质。 否定意义。 但也有肯定的成分—— 比如,唐影说:“fake it till you make it.假装拥有,直到你真的拥有。” 不精致,就刻意假装精致,直到你真的精致。 不自信,就努力强行自信,直到你真的自信。 渴望腔调,就假装腔调,直到真的拥有格调。 没有,就假装有,直到哪天拥有。 假装,重复,坚持,再坚持。 拥抱消费、崇尚美学、以欲望为驱动, 认真地使用伪装,将让你告别伪装。 …… “哧——” 他忍不住笑了,抬眼看一本正经的她,点她额头,“不就是爱装吗,废话那么多哦?”
  • 野蛮生长的爱情
    金牙太太
    打工人蒋恒星觉得自己已经水逆了二十多年:原生家庭糟糕,谈个恋爱成小三,眼看就要成为了芸芸众生中的一员,怎么对得起自己澎湃生长的野心。在遇上了自己有钱的“真命君子”,经历自己未曾想过的困难与挑战之后,蒋恒星逐渐明白,从前以为自己缺的是钱,其实缺少的是过好这辈子的信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