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群中:数字媒体时代的大众心理学

在群中:数字媒体时代的大众心理学

数字媒体时代的大众心理学

7.8802 评价豆瓣读书
免费试读
¥21.00¥10.50
今日特价截止至:2020-08-05 02:00:00了解详情

作品简介

数字化信息交流和网络社交平台占领了我们的生活。被数字化了的生命实际上导致了社群、公共空间的坍塌,也慢慢侵蚀了政治行动的可能,妨害了有意义的政治议程。数字化交流激发了瞬间的冲动性反应,发送和接收这种信息的民众,变成了一个(个)数字化的(蜂)群。这不是大众,而不过是一些被相互隔离的个体;不足以称为“我们”,不能形成解决问题的主导性力量,不能筹谋未来,因为他们深陷当下。数字群是一个破碎的整体。当信息胜过思想,一切按照脸书、股市和情报机构的法则运行,民主将受到威胁,自由将受到损害。

韩炳哲(Byung-Chul Han),德国新生代思想家。1959年生于韩国首尔,80年代在韩国学习冶金学,之后远渡重洋到德国学习哲学、德国文学和天主教神学。他先后在弗莱堡和慕尼黑学习,并于1994年以研究海德格尔的论文获得弗莱堡大学的博士学位。2000年任教于瑞士巴塞尔大学,2010年任教于卡尔斯鲁厄建筑与艺术大学,2012年起任教于德国柏林艺术大学。他的主要研究领域是18—20世纪伦理学、社会哲学、现象学、文化哲学、美学、宗教、媒体理论等。作品被译成十几种语言。西班牙《国家报》(El País)誉其为“德国哲学界的一颗新星”。

清新的文风,清晰的思想,深察洞识,切确而犀利的论述,这都让韩炳哲对于数字信息时代人类精神状况的分析批判,显得尤其重要而富于启发。

作品目录

载入中

热门划线

  1. 从这个角度来说,数字媒体即是一种散播冲动的媒介。15 人
  2. 尊重是与姓名相联系的;匿名与尊重互相排斥9 人
  3. 数字图片不会绽放也不会闪耀,因为绽放归结于枯萎的负面性,而闪耀则是源于阴影的负面性。8 人
  4. 精神的媒介是寂静(Stille)。显然数字交流打破了这种寂静。生产交际噪音的加法并不是精神的运作模式。7 人
  5. 信息疲劳综合征(IFS,Information Fatigue Syndrom)就是由过量信息引起的一种心理疾病。7 人
  6. 罗兰·巴特(Roland Barthes)将私人领域定义为“某种时间或空间,在其中我不是影像,也不是对象”6 人
  7. 统治者是掌握网络暴力的人。6 人
  8. 卡尔·施密特(Carl Schmitt)认为,统治者(Souverän)是对特殊状态做出决断的人。这句关于统治权的名言可以被翻译成与声学相关的表达:统治者是能够制造绝对的寂静、能够清除每一个噪音、能够顷刻让所有人沉默的人。6 人
  9. 在交流中,口头部分所占的比例很小。非口头的表达形式,例如手势、面部表情,或者肢体语言构成了人际间的交流,并且赋予其以触感(Taktiltät)。这里所说的触感不是指身体上的接触,而是指人类感知的多维度和多层次,其中不仅仅包括视觉,还包括其他的感官。数字媒体剥夺了这种触感的和身体感知的交流。5 人
  10. 智能手机,以及所有数字媒体都削弱了我们处理消极性的能力。5 人

喜欢这本书的人也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