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力:思无所限(人文与社会译丛)

暴力:思无所限(人文与社会译丛)

解读现代社会暴力乱象,探寻“人类为何热衷相互伤害”的思想根源

暂无评价综合评分的显示会考虑用户真实性等多项因素,每部作品出现综合评分的时间不定。
8.1106 评价豆瓣读书
免费试读

作品简介

我们的时代或许可被成为“暴力时代”,因为无论是在书籍报刊、影视作品还是互联网中,都充斥着各种现实或虚构的对暴力的呈现。但我们所说的“暴力”到底是什么?它能为人们带来什么?它的界限又在哪里?

伯恩斯坦试图在本书中回答这些问题,通过考察施密特、本雅明、阿伦特、法农、阿斯曼这五位学者探讨暴力问题的著作,他深入分析并反思了他们对非暴力的重要性的论证,以及对特殊情况下的暴力的辩护。伯恩斯坦指出,并不存在判定暴力正当性的普遍标准,应对这个问题的可行方案,是建构允许自由公开的讨论,让个体意见得到表达和倾听的公众环境。

理查德·J.伯恩斯坦(1932—),美国哲学家,社会研究新学院哲学系教授。写作范围涵盖诸多话题与哲学传统,包括美国实用主义、批判理论、解构主义、社会哲学、政治哲学、阐释学等,尤其擅长考察不同哲学流派与哲学传统之间的交织融汇。代表作有《根本恶》(2002)、《实用主义转向》(2010)、《暴力:思无所限》(2013)等。

作品目录

载入中

热门划线

  1. 施密特的拥趸主张,现实政治(甚至民主政治)的本质,并非协商或者寻求达成“理性的”共识,而是剧烈对抗的冲突和敌意。所以有人会说,施密特已经洞察到,这就是“现实政治”的核心之所在。7 人
  2. 暴力的类型多种多样,从肉体毁灭到性虐待再到各种虽不一定明显但依然具有毁灭性的结构暴力。5 人
  3. 真正体现出人文关怀的社会学说,决不会是医头医脚式的小修小补,而必须以激进亢奋的姿态,去怀疑、颠覆和重估全部的价值预设。2 人
  4. 思无所限”是一个从汉娜·阿伦特那里借用过来的短语。她认为在我们的时代,我们无法诉诸坚实的基础、明确的指导方针或标准,2 人
  5. 在她把苏格拉底作为典范而进行援引的过程中,阿伦特认为,思想传播的唯一途径只能是用我们自身的困惑来感染其他人。2 人
  6. 思维是一种必须经过反复演练才能保持活性的活动。2 人
  7. 。一方面,他讥讽和嘲弄在理解“政治性”过程中诉诸法律和其他规范的做法。“政治性”与道德判断或规范辩护无关。然而,另一方面,在他谴责自由主义、绝对敌意的非人化以及世界的非政治化的时候,他却做出了强烈的规范—道德性判断。他自称是一位客观的现实主义分析家和理论家。但是,我认为施密特的分析和判断预先假定了一种规范—道德性取向,并且他不仅从来没有证明该取向的正当性,还从来没有促使该取向完全明确化。他侵蚀的正是这种正当性辩护的可能性,这一点更为糟糕。2 人
  8. 巴特勒和克里奇利强调,“汝不可妄杀”的诫命不能被误读为一种具有至上性的概莫能外的范畴法则,毋宁说,它是在充当行动的一种“指导方针”(Richtschnur des Handelns)。在一个我将要仔细分析的句子里,本雅明写道:“(这条诫命)并不作为一种判断标准而存在,而是作为个人或社群的一种行动指导方针。这些个人或社群必须独自斟酌它,并且在某些例外的情况下,他们自身必须承担因无视它而带来的责任。”(Benjamin 1996:250)。2 人
  9. 阿伦特力图找回作为授权(empowerment)的权力概念。当一致行动起来的时候,人类就能达成这样的权力。这类权力的浮现涉及共同行动、说服、协商以及观点的分享与检验——它是非暴力的。对阿伦特来说,权力和暴力是两个对语性的概念——尽管她知道它们在“现实世界”中几乎从不会单独出现2 人
  10. 但在这里,阿伦特对创造公共空间(真正的辩论和协商在这些公共空间中得以存在)的呼吁开始变得至关重要和切中肯綮。因为,只有在这样一种开放的辩论空间中,对于暴力的“正当化”的滥用才能够得到评估和遏制。2 人

喜欢这本书的人也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