断臂上的花朵:人生与法律的奇幻炼金术

断臂上的花朵:人生与法律的奇幻炼金术

暂无评价综合评分的显示会考虑用户真实性等多项因素,每部作品出现综合评分的时间不定。
8.2474 评价豆瓣读书
免费试读
¥29.00¥28.99
今日特价截止至:2019-09-24 02:00:00了解详情

作品简介

梁文道、刘瑜、熊培云、许知远联袂主编——“理想国译丛”(MIRROR)系列之一(003)——保持开放性的思想和非功利的眼光,看看世界的丰富性与复杂性。本书有熊培云专文导读 “英雄救美”。

南非宪法可以说是世界上最先进的宪法。作为宪法法院法官,萨克斯以其特殊的个人经历与对宪法深刻而又温情的解读,剖析各种跨族群、跨国界的司法争议,确保每一个人,不论善恶,都能享有新宪法保障的基本权利,并获得真正的自由。书中处处可见他对“人性尊严”的坚守。他期盼种族大和解、为弱势族群的权利据理力争、统合法律论辩与人文关怀、笃信“人就应当被当人对待”的理念。几乎对每一个涉及宪法层面的案件,他都给出了更符合宪法价值的论辩意见,他的每一段判词都是他释宪工作折射出来的思考记录。更重要的是,这些意见并未受限于法条规定的形式与逻辑推理,而是着重凸显了他身上浓重的人文主义色彩。正是这些努力,使南非这片被认为不可能孕育宪法正义的土地生发出了“人性尊严、平等、自由等最先进的思想”,从而实现了社会转型。

奥比・萨克斯(Albie Sachs),1935年出生于南非约翰内斯堡,21岁取得法学学士后开始执业,因反对种族隔离政策而被单独监禁、凌虐168天,后被迫流亡英国。1990年,他回到阔别24年的南非,4年后曼德拉当选首任民选总统,奥比・萨克斯参与起草的新宪法获得通过,他成为新成立的宪法法院大法官,在各项涉宪案件的审查工作中,一直扮演着关键角色。

译者

陈毓奇 在台湾大学及宾夕法尼亚大学获得三个硕士学位。曾负责南非前总统德克勒克(William De Klerk)访台时在“和平高峰会”演讲的同步口译。负责本书第二章及以后章节的翻译。

陈礼工 台湾政治大学法律系、伦敦大学学院法律硕士班毕业,现于牛津大学攻读法律哲学。负责本书序言、第一章的翻译。

作品目录

载入中

热门划线

  1. 莎士比亚说,懦夫在未死以前,就已经死了好多次,而勇士一生只死一次3 人
  2. 维克多·雨果说过,最高贵的复仇是宽容。3 人
  3. 作恶者嚣张于一时,但并不掌控这个世界,包括你高贵的灵魂。作恶者表面不可一世,实际卑微十足,他们唯一能负责的只有自己的罪恶。而你真的可以和他们不一样,因为你另有乾坤,当作恶者负责恶时,你必须负责美——美到作恶者暗淡无光,美到作恶者为自己流泪,美到作恶者为你鼓掌。3 人
  4. 当杀人者被处决了,他或她反而获得了畸形的道德胜利,因为国家执行的死刑会降低社会大众对蓄意杀人的厌恶感。3 人
  5. 他清楚地知道自己憎恨的是一种坏制度,而不是在这种坏制度中各扮角色的可怜人。2 人
  6. “让所有南非人民都获得自由,远比囚禁、施加酷刑在那些曾对我们如此的人,更属有力的复仇。以牙还牙意味着,我们将变成他们的同类,变成帮派分子、骗子和暴徒。虽然是为了更加高尚的目的没错,但最后我们就会和他们沦为一丘之貉,只比他们更加有权力而已。我们的灵魂会像他们的灵魂,而我们的凶残也将和他们的凶残无所区别。”2 人
  7. 我的行为准则和价值比他们更高尚,我的信仰深度为他们无法企及,我才是真正的人类2 人
  8. 我知道只要我能康复,我的国家也将会康复2 人
  9. 反而不断要求提升自己的德行,并召唤同类2 人
  10. 一个渐渐达成的共识是,南非或许需要复仇,但它指向的绝不是人,而是人心中不义的观念与现世不公的制度,包括仇恨本身。2 人

喜欢这本书的人也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