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规则游戏:阿富汗屡被中断的历史

无规则游戏:阿富汗屡被中断的历史

好望角书系

8.52953 评价豆瓣读书
免费试读
¥54.49¥31.60
今日特价截止至:2021-12-04 02:00:00了解详情

作品简介

走进《追风筝的人》背后“真实的阿富汗”,洞悉阿富汗辉煌的历史、混乱的当下,共望仍遥不可及的平静未来。罗振宇盛情推荐。

塔米姆·安萨利是一位阿富汗裔美国人,他出生和成长在喀布尔,于1964年移居美国,兼有阿富汗和美国两国血统。他讲述的阿富汗故事饱含对故国家园的深切关怀,从局内人的视角为我们解读阿富汗动荡不安的内在原因。他坦言,在阿富汗,西方式的民主没有植根的土壤;按照西方的游戏规则,阿富汗人将无法生存。

阿富汗是中国人熟悉又陌生的邻国,然而,我们对这个深陷战争漩涡的国家知之甚少。干旱、贫瘠的土地,培育出阿富汗人独特的群体意识;永无休止的争夺、频繁的政权更迭,造就了阿富汗人不屈不挠的民族精神。它提醒每一个潜在的入侵者:你们能留下的只有坟墓,而且什么也带不走。

阿富汗的先民在史前就创造了高度发达的原始文明,这里自古就是文明交往的十字路口、各种政治势力的交结之处,不断处于外族的征服和统治之下。过去的200多年,阿富汗每隔40年就会有强权侵入,干预其发展,破坏已取得的进步。阿富汗深陷古典文明和现代文明断裂的洼地,对于阿富汗人来说,辉煌的往昔是模糊的,历史必须重新开始。

现代阿富汗的历史就像是一部跌宕起伏的戏剧,充满了荒唐、惊悚和悲伤。两个多世纪以来,几乎每隔40年,就会有一个大国强行阻断阿富汗的发展,破坏其取得的进步。待强权退出,阿富汗历史才能重新开始。

这是一个被自己的恶魔破坏的国家,这是一个被反复争夺和统治的国家。塔米姆·安萨利通过阿富汗人的视角来解读祖国的历史,他驳斥了“帝国坟场”的论断,讲述了长期以来外部世界从未完全了解的阿富汗内部斗争,剖析了现代入侵者屡战屡败的致命原因。在这里,外国的干涉和入侵不是主旋律,它们只是扰乱了阿富汗的发展,阿富汗人有自己的故事,这是与所有入侵完全不同的:高高在上的私权力、根深蒂固的部落文化、走火入魔的极端思想、错综复杂的地缘政治……塔米姆·安萨利带领我们走进一个“真实的阿富汗”。本书叙事流畅,为我们了解阿富汗这个长期处于国际话语权之外的国家提供了启示性的见解。

塔米姆•安萨利,历史学家、专栏作家,美国历史上最悠久的旧金山作家工作坊(San Francisco Writers Workshop)的指导人。

1948年生于阿富汗,1964年移居美国,拥有阿富汗和美国两国血统,现居旧金山。他长期在《旧金山纪事报》《洛杉矶时报》《沙龙》等报刊上发表文章和评论,著有《喀布尔以西,纽约以东》《中断的天命》等。

作品目录

载入中

热门划线

  1. 正如普什图古谚所说:“我和我的兄弟联手对抗我的堂兄弟,我和我的堂兄弟联手对抗我的陌生人。当没有外人时,我对付我的兄弟。”16 人
  2. 伊斯兰教反对以物配主,他们认为摧毁偶像越是得力,就越能得到安拉的赐福。14 人
  3. 种种事例表明,阿富汗这片土地并非不可征服,只是所有成功的征服者现在都被称为“阿富汗人”。13 人
  4. 阿富汗与其说是一个国家,不如说是一个家族企业;与其说是穆罕默德扎伊家族统治着这个国家,不如说他们才是这个国家的所有者。10 人
  5. 阿富汗历史的主题其实不是阿富汗反抗外来侵略者的历史,而是阿富汗改革力量与保守力量对决的历史,其结果往往以改革发起者和推动者的流血失败而告终,这最终造就了今天的阿富汗。9 人
  6. 权力的秘密总在折磨入侵的外敌,他们总在扶植傀儡,试图达到代治的目的,却浑然不知一个官位在阿富汗并不代表相应的权力。8 人
  7. 普什图瓦里(Pushtoonwali)是普什图人遵守的一套价值观念和行为规范。它要求普什图人慷慨待客,甚至在必要时牺牲财富和生产;提倡恩怨必报、血亲复仇,要誓死捍卫家中女性的纯洁;要求普什图人宽恕敌人等。8 人
  8. 喀布尔的事件已经给苏联人提了个醒:没有秘密集会,不用有人提出行动纲领,只要一声“真主伟大”,就能引起阿富汗人的集体反应。这好像就是一种使命感,早已渗透进阿富汗人的灵魂,从而产生一种智力上模糊但情感上强烈的群体意图、一种令人兴奋的感觉,即“我们”团结起来,与庞大的邪恶势力作斗争。8 人
  9. 美国能够控制城市,却无法平息那些自以为在捍卫伊斯兰教的人发起的农村叛乱。7 人
  10. 有幸驻寺的毛拉被称为伊玛目(imam)。7 人
  11. 阿拉伯语中,学生被称为“塔利布”(Talib),一群学生就是“塔利班”(Taliban)。所以,这个词起初并不是政党或运动的名称,只是描述了奥马尔及其同伴的学生身份。7 人
  12. 安萨利认为,阿富汗得以维持统一的原因之一是:外部的干涉和入侵,激发并一再刺激了阿富汗的国家认同。6 人
  13. 艾哈迈德·沙阿6 人
  14. 从某种意义上而言,阿富汗农村才是真正的阿富汗。了解乡村地区的社会结构,才能了解阿富汗的过去与未来。迄今为止,乡村地区的种种事态,仍在影响着这个国家的政治走向。6 人
  15. 1978年4月27日,达乌德和他的全部家人死于政变,2000多名卫兵在那次政变中丧生,多斯特·穆罕默德家族走到了尽头。6 人
  16. 1985年的战事尤为血腥。到当年底,已经造成约100万阿富汗人丧生,另有600万阿富汗人背井离乡成为难民,他们大多逃到了伊朗或者巴基斯坦。6 人
  17. 因为国家必须具备以下要素:一定的领土、连续成形的边界、人人遵守的法律和民众用于交易的统一货币。5 人
  18. 正式的决策由村中最重要的人物组成支尔格(达里语地区称为“舒拉”),经过旷日持久的讨论作出。5 人
  19. 支尔格无法通过简单的表决作出决定,而是必须讨论到所有成员都达成共识。5 人
  20. 除了马利克,每个村庄还至少拥有一名毛拉(mullah)。毛拉是伊斯兰教的基层神职人员,他们不是“圣人”,拥有妻子、儿女,可能也拥有土地,参加战争,他们并不比村里其他任何人更圣洁。他们只是粗通文墨,读过几遍《古兰经》,知晓一些宗教法规而已。他们监督人一生中有关宗教的各种仪式。5 人
  21. 另一种漫游乡村世界的人物是达拉克(dalak),他们负责处理日常生活中许多不太愉快但必要的细节。5 人
  22. 统治者想要获取合法地位,必须得到穆夫提与卡兹的支持,它本质上是一个非常保守的系统。5 人
  23. “院子里的一条好狗,比首都的好国王更有用。”5 人
  24. 此后的170多年,《西姆拉宣言》中的内容还会反复被提及:英国人来阿富汗并非为了征服,而是“为了确保阿富汗独立与领土完整”。使命一旦完成,英军就会撤离。5 人
  25. 最终,撤离喀布尔的那群人中,仅有一个人活着走到了贾拉拉巴德。从这位名叫布莱顿的军医口中,全世界才知道了整个故事的来龙去脉。5 人
  26. 阿富汗获得其现代名称时,它不是一个国家,而是一个地理名词,甚至连边界都尚未敲定。这里民族众多,一个民族中还有数不胜数的部落和氏族,他们拥有共同的宗教、文化和生活方式,但除此之外,什么都没有。国王不过是部落联盟的酋长,对于臣民的生活并不能施加太多管治。他只是名义上统治着王国。5 人
  27. 但是,一直以来,臣民眼中只有家,没有国。他们只服膺于宗教和传统,听命于部落和氏族。对于这样的国家,王权又该如何行使日常权力呢?这个问题困扰阿富汗的统治者达半个世纪之久,并将阿富汗分裂成了两个文化世界。5 人
  28. 新王朝不仅尊重,而且加强了阿富汗传统文化中公私之间的区隔。5 人
  29. 战争异常血腥,耳濡目染之下,阿富汗整整一代男性的心理渐渐变异,阿富汗的民族性格也开始发生扭曲。在笔者看来,那场战争的一大恶果正在于此。5 人
  30. 塔利班士兵用炸药摧毁了阿富汗中部巴米扬山谷里世界最大的雕塑,这是一千多年前刻在悬崖上的两尊巨大立佛。在塔利班的所有行动中,这一事件引起了国际上最广泛的关注和谴责。奥马尔对此颇为困惑,他问大家在哭什么,他说:“我们不过就是在炸石头。”5 人
  31. 迄今为止,中国政府未向阿富汗派出过一兵一卒,也没有在那里的军事行动上花过一分钱,然而,他们正在赢得阿富汗诸多矿藏资源的使用权,他们在那里缺乏军事存在正成为竞争优势。5 人

喜欢「无规则游戏:阿富汗屡被中断的历史」的人也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