弗勒希——一条狗的传记

弗勒希——一条狗的传记

暂无评价综合评分的显示会考虑用户真实性等多项因素,每部作品出现综合评分的时间不定。
8.4617 评价豆瓣读书
免费试读

作品简介

《弗勒希——一条狗的传记》,顾名思义,小说的主角是一条叫弗勒希的狗。但这是一条很有来头的狗,他的主人是英国文学史上的传奇女子,《葡萄牙人十四行诗》作者布朗宁夫人。弗勒希出身后不久,就由米特福德小姐送给了当时的巴雷特小姐即后来的布朗宁夫人,从相互抵触到形影不离,从遭歹徒“绑架”到跟随夫人与布朗宁先生私奔意大利,最后“寿终正寝”。作者以简洁幽默的笔法,借着给狗立传,从侧面描写了英国维多利亚时代著名女诗人伊丽莎白·巴雷特:她的性格,她与诗人布朗宁不平凡的爱情,他俩秘密结婚后私奔,在阳光国度意大利度过的愉快的婚姻生活。同时,作者还以狗的视角,反映了当时的阶级矛盾,作者的女权主义思想等,给这部小品似的作品,增添了令人回味的思想深度。

弗吉尼亚·伍尔夫 (Virginia Woolf,1882.1.25-1941.3.28) 是一位英国女作家和女权主义者。在两次世界大战期间,伍尔夫是伦敦文学界的一个象征。出生于伦敦的伍尔夫是在家中接受教育的,在结婚以前,她的名字是艾德琳·弗吉尼亚·斯蒂芬(Adeline Virginia Stephen)。在1895年,她的母亲去世之后,她也遭遇了第一次的精神崩溃。后来她在自传《片刻的存在》(Momens of Being)中道出她和姐姐瓦内萨·贝尔(Vanessa Bell)曾遭受其后母儿子(无血缘关系)乔治和杰瑞德·杜克沃斯(Gerald Duckworth)的性侵犯。在1904年她父亲莱斯利·斯蒂芬爵士(Sir Leslie Stephen,编辑和文学批评家)去世之后,她和瓦内萨迁居到了布卢姆斯伯里(BloomsBury)。

她在1905年开始以写作作为职业。刚开始是为《泰晤士报文学增刊》写作。在1912年她和雷纳德·伍尔夫结婚,她丈夫是一位公务员、政治理论家。她的第一部小说《The Voyage Out》在1915年出版。

普遍认为伍尔夫是引导现代主义潮流的先锋;她被认为是二十世纪最伟大的小说家之一和同时也是现代主义者。她大大地革新了英语语言。她在小说中尝试意识流的写作方法,试图去描绘在人们心底里的潜意识。有人在一篇评论里讲到她将英语“朝着光明的方向推进了一小步”。她在文学上的成就和创造性至今仍然产生很大的影响。

作品目录

载入中

热门划线

  1. 再说一句——面对这整个事件,我所致力反对的,乃是在这个父权世界里当家的所有丈夫、父兄及统治者所制定的一切可憎的规矩。3 人
  2. 可是他是个人,所以什么都无法阻止他娶到一位出身世家的名媛,或是活到八十几岁,或是豢养连续数代的灵2 人
  3. ,又因年少及性别,还能享受做某些特别的事2 人
  4. 即使是一个男人在一八四二年做出那种事,后来替他作传的人也必须找个借口来解释;若换成女人,根本就是罪不可赦,必须将她的名字彻底从书中抹去,永不见天日。然而狗的道德标准,无论好坏,到底与人类的标准大不相同。因此弗勒希在这方面的行为,不仅在今日毋须托辞,甚至在当时,即使最纯洁与最贞节的社交圈也不会因此而排挤他2 人
  5. 因此,大约在一八四二年夏初的某一天里,或许有人曾经看见一对引人注目的人与狗走在温珀尔街上——一位矮小结实、衣衫褴褛、童颜鹤发的年长女士,牵着一条活力充沛、极端好奇、血统纯正的金色小柯卡西班牙猎犬。他俩几乎走过了整条街,一直走到50号门牌前才终于停下脚步。怀着一丝忐忑不安的心情,米特福德小姐按了门铃。2 人
  6. 你只消去温珀尔街深深品尝一下当权分子所呼吸的和平空气,必将满怀感恩地浩叹一声。2 人
  7. 当米特福德小姐一步步走下楼,仿佛一扇接着一扇的门也在他面前关上,摒除了自由、田野、野兔、草地,也摒除了他所崇拜、热爱的女主人——哦,那亲爱的老女人!替他洗澡、打他、喂他,即使自己都吃不饱,却仍与他分享盘中食物的老女人!——摒除了一切他所熟悉的快乐、关爱与人类的良善!啊!前门也猛然关上了!只剩下他独自一个。她拋弃了他!2 人
  8. 种感官都在歌唱的情况下,弗勒希来到了摄政公园。仿佛阔别经年般,当他再度看见绿草、繁花和树木,昔日田野的狩猎召唤在他耳际呼啸,他立刻往前冲,想冲进田野间奔驰,就像回到老家一般。然而此刻他的喉部却有重物拉扯着,令他颓然往后跌坐。难道眼前的不是树和草吗?他问。难道它们不是自由的信号吗?每次米特福德小姐出门散步,他不总是径自往前冲吗?为什么在这里他就成了囚犯呢?他停下来观察:这里的花种得比老家茂密许多,一株株整齐排列在窄小的盆子里,盆子又被坚硬的黑色步道分割成区。步道上,戴着闪亮高帽的男士们仿佛预示恶兆般高视阔步着。看见他们之后,他颤抖地贴近椅子,十分乐意地接受铁链的保护。于是,在经历许多类似的散步之前,他脑中已产生一个全新的概念。他将各种现象拼凑起来,得到一项结论:有花床的地方,便有柏油步道;有花床、柏油步道的地方,必有戴闪亮高帽的男士;有花床、柏油步道及戴闪亮高帽男士的地方,狗必须用铁链牵着!他不必懂得公园大门招牌上写的字,就已经学到了教训:在摄政公园里,狗都必须用铁链牵着!由一八四二年夏天的这次奇异经验所获得的核心知识,很快又衍生出另一项知识:狗儿并不平等,是各有不同的。以前在三英里界标,弗勒希一视同仁地与酒吧里的狗及乡绅的灵2 人
  9. 他将各种现象拼凑起来,得到一项结论:有花床的地方,便有柏油步道;有花床、柏油步道的地方,必有戴闪亮高帽的男士;有花床、柏油步道及戴闪亮高帽男士的地方,狗必须用铁链牵着!他不必懂得公园大门招牌上写的字,就已经学到了教训:在摄政公园里,狗都必须用铁链牵着!2 人
  10. 于是他安然低下头,让铁链扣紧他的项圈——这是高级狗必须偿付的代价。2 人
  11. 长期躺在巴雷特小姐脚旁的沙发上而培养出优越敏感度的弗勒希,现在必须为此付出昂贵的代价。他可以洞悉别人都察觉不到的蛛丝马迹,透过巴雷特小姐手指的抚触,他可以感觉到,现在她只为一样东西等待——那便是邮差的叩门声、和托盘上的那封信!本来她以规律的动作,轻轻摸他;突然之间——叩门声响!——她的手指紧抠,仿佛虎头钳似地箍住他,等待着威尔森走上楼梯。然后她取过信来,他立刻被释放,也被遗忘了。2 人
  12. 弗勒希全身紧绷地趴在她脚边2 人
  13. 但她马上就自怜地笑了,似乎觉得自己太荒谬——弗勒希怎么可能和她感同身受呢?他怎么可能明白她的想法呢?他们之间从未有如此遥远而令人哀伤的距离,2 人
  14. “难道你不知道,”弗勒希感觉奇怪,“刚才谁坐在那里?难道你闻不出来?”2 人
  15. 要布朗宁先生表现雅量并非难事,然而这分不费工夫的雅量可能正是扎在弗勒希背上最尖最利的一根芒刺。2 人
  16. 其实,此刻正沉浸在自己的情感中的巴雷特小姐完全错怪了他,就算他的脚被压断了,他还是会拔腿狂奔,那是对她嘲讽态度的反应2 人
  17. 是毁灭,还是重建?他进退两难的困境只能隐约显现出轮廓,因为他的挣扎与矛盾全是无声的。弗勒希倾全力欲杀死敌人两次,但两次都失败了。为什么他会失败呢?他自问。因为他爱巴雷特小姐!他从眉毛底下抬眼注视躺在沙发上、表情严厉、一言不发的她,心里明白他必须爱她直到永远。然而事情并不简单,事情很复杂。倘若他咬了布朗宁先生,便等于也咬了她。恨并非恨,恨同时也是爱。想到这里,弗勒希十分苦恼地甩甩耳朵,浑身不自在地在地板上翻了翻身。布朗宁先生就是巴雷特小姐,巴雷特小姐就是布朗宁先生;爱即是恨,恨即是爱!他伸了个懒腰,哀鸣一声,然后从地板上抬起头来。2 人
  18. 蛋糕新鲜时他不肯吃,因为那是敌人送的;现在蛋糕发霉了,他倒愿意吃了,因为他已将过去的敌人当成朋友,因为那是他将仇恨化成爱意的象征。2 人
  19. 温珀尔街紧邻圣盖尔斯区那一带的律法简单明了:圣盖尔斯区竭尽所能地偷,温珀尔街则咬紧牙关地付钱。2 人
  20. 每次发出巨响,他总会抬起头来看。是威尔森吗?还是布朗宁先生?或是巴雷特小姐?不是!只是另一个贼,另一个杀人犯。看见那一片片拖地的裙摆,一双双粗糙尖硬的皮靴,他更往角落里缩。有一次,有人朝他丢了根骨头,他试着去啃,但他的牙齿却咬不动如石头般硬的肉,而且那股恶臭令他作呕。他的口更渴了,不得不舔舔从桶里泼出来的绿水。随着星期三慢慢过去,躺在破木板地上的它觉得愈来愈热、愈来愈渴,全身愈来愈酸痛。事情一件件发生,却都极模糊,他也漠不关心,唯有门被打开时,他才会抬起头来看。结果都不是巴雷特小姐。2 人
  21. 若她答应泰勒的要求,“……那么穷困的、没有足够金钱去解救宠物的狗主人,又该如何是好?”他义愤填膺,愈说愈激动;他想象就算泰勒只向他要五先令的赎金,他也会对泰勒说:“‘你’必须对你那帮走狗的行径负责!我重申:‘你’别想威胁我,说什么砍狗头狗脚的话。今天我站在这里告诉你,你听清楚,我将穷毕生之力,抨击你所代表的恶势力2 人
  22. 只要听见一声抽皮鞭的声响,他立刻冲下地下室台阶,找个地方躲起来。进了门之后,他会赶紧爬上沙发,更挨近巴雷特小姐。只有她没有拋弃他。他对她仍残存些许信心。2 人
  23. 。就这样,布朗宁夫人每天一边大杯喝勤地葡萄酒和从新折的枝上摘橙子,一边赞美意大利,并为可怜、乏味、潮湿、阴霾、抑郁、生活昂贵、墨守成规的英国惋叹。2 人
  24. 她肯定不打算逃跑,他看不见收拾好的箱盒,也没有任何人准备离开这栋房子的迹象——反倒像是某人即将抵达似的。2 人
  25. 最妙的是,弗勒希发现宝宝喜欢他,居然他也喜欢上宝宝。2 人
  26. 他数不清的感官感觉,没有一样曾遭到文字的扭曲。2 人
  27. 毕竟,做个无名小卒,不正是世界上最令人满足的状态吗?他再看看镜中的自己:那是他的环状颈毛,用他来模仿、解嘲那些自以为了不起的家伙,不也是种极有潜力的事业吗?2 人
  28. 总之精灵不安于室的征兆开始出现,它们成群结队地逃出水晶球,搬进桌脚里。姑且不论动机为何,总之这个策略十分成功;水晶球价格昂贵,但每个人都有桌子。就这样,布朗宁夫人于一八五二年冬天返回意大利时,发现精灵已早她一步抵达;佛罗伦萨的桌子几乎全部感染上精灵热,无一幸免。“从公使馆员到英籍药剂师,”她写道,“人人都在‘侍奉’桌子……。当人们围坐桌旁,可不是为了玩桥牌。”不,是为了解读桌脚所传达出来的讯息。比方说,当你问某个小孩的年龄,桌子便会“极有智能地随字母排列的次序,藉敲击桌脚来表达意见”。2 人

喜欢「弗勒希——一条狗的传记」的人也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