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李白·少年游

大唐李白·少年游

8.12197 评价豆瓣读书
免费试读
¥23.40¥18.55
今日特价截止至:2021-11-28 02:00:00了解详情

作品简介

《大唐李白》系列是作家张大春现代小说技艺与古典文化素养之集大成作品,拟以百万字篇幅再造诗仙李白的一生、大唐盛世的兴衰。首部曲《少年游》透过梳理李白早年的萍踪游历,为读者解开诗人的身世、师从之谜,勾勒出盛唐时代的斑斓世相。作者在小说和历史之间捭阖出入,不仅以诗句推理出当时文人笔下心绪由来的内外世界,甚至大胆替李白“代笔”,对其诗作进行续补、改写。虚实难辨,却精彩叫绝,堪称理性和知识的完美狎戏。

张大春,台湾作家,1957年出生,祖籍山东。 好故事,会说书,擅书法,爱赋诗。著作等身,曾获多项华语文学奖项。 《大唐李白》系列为其现代小说技艺与古典文化素养之集大成作品,拟以百万字篇幅再造诗仙李白的一生,重现大唐盛世的兴衰。首部曲《少年游》梳理李白早年的萍踪游历,剖析 诗人的身世、师从之谜,出版后即获评为《中国时报·开卷》十大好书、金石堂2013年度十大影响力好书、诚品金石堂博客来年度畅销中文书。 《凤凰台》为“大唐李白”系列四部曲之二,后续两部分别为《将进酒》《捉月歌》。

作品目录

  1. 代序 一首诗,能传几条街?
  2. 于无可救药之地,疗人寂寞,是菩萨行——为《大唐李白》简体版所写的一篇序文
  3. 一 老对初芽意未凋
  4. 二 无人知所去
  5. 三 壮心惜暮年
  6. 四 少年游侠好经过
  7. 五 结客少年场
  8. 六 锈涩碎心人
  9. 七 青冥浩荡不见底
  10. 八 回崖沓障凌苍苍
  11. 九 我独不得出
  12. 一〇 出门迷所适
  13. 一一 别欲论交一片心
  14. 一二 琼草隐深谷
  15. 一三 一医医国任鹪鹩
  16. 一四 乃在淮南小山里
  17. 一五 安能摧眉折腰事权贵
  18. 一六 乐哉弦管客
  19. 一七 亦是当时绝世人
  20. 一八 长吟到五更
  21. 一九 天马来出月支窟
  22. 二〇 放马天山雪中草
  23. 二一 光辉歧路间
  24. 二二 焉能与群鸡
  25. 二三 乍向草中耿介死
  26. 二四 袅袅香风生佩环
  27. 二五 五色神仙尉
  28. 二六 天以震雷鼓群动
  29. 二七 卜式未必穷一经
  30. 二八 人尚古衣冠
  31. 二九 百鸟鸣花枝
  32. 三〇 胡为啄我葭下之紫鳞
  33. 三一 出则以平交王侯
  34. 三二 不忧社稷倾
  35. 三三 独守西山饿
  36. 三四 手携金策踏云梯
  37. 三五 贤人有素业
  38. 三六 岂是顾千金
  39. 三七 以此功德海
  40. 三八 匡山种杏田
  41. 三九 禅室无人开
  42. 四〇 有巴猿兮相哀
  43. 四一 功成身不退
  44. 四二 孤飞如坠霜
  45. 四三 君失臣兮龙为鱼
  46. 四四 罕遇真僧说空有
  47. 四五 傥逢骑羊子
  48. 四六 心亦不能为之哀
  49. 四七 相识如浮云
  50. 四八 何用还故乡
  51. 四九 千里不留行
  52. 五〇 日照锦城头
  53. 五一 雕虫丧天真
  54. 五二 无心济天下
  55. 五三 传得凤凰声
  56. 五四 了万法于真空
  57. 五五 秋浦猿夜愁
  58. 五六 归时还弄峨眉月
  59. 五七 归来看取明镜前
  60. 附录 小说家不穿制服——张大春对谈吴明益
载入中

热门划线

  1. 犬吠水声中,桃花带露浓。树深时见鹿,溪午不闻钟。野竹分青霭,飞泉挂碧峰。无人知所去,愁倚两三松。17 人
  2. 身为星宿,发为仙音,客心无住,余响不发。12 人
  3. 带来生命之人,竟也是取走生命之人;取走生命之人,竟也是带来生命之人。以此为变喻,则见出万事万物相生相害、因离因合,这正是阎浮提世界的本质;也是七情六欲得以上演之境域。唯于生死大别之际,才能催动旁观者略识浮相。12 人
  4. 一任喧阗绕四邻,闲忙皆是自由身10 人
  5. 于无可救药之地,疗人寂寞,是菩萨行。10 人
  6. 这条街上也许还有诗人,如果他们都只剩下了名字,也就没有人会知道:一个个号称盛世的时代,实则往往只是以虚荣摧残着诗。9 人
  7. 一个个号称盛世的时代,实则往往只是以虚荣摧残着诗。9 人
  8. 五陵年少金市东,银鞍白马度春风。落花踏尽游何处,笑入胡姬酒肆中。—李白《少年行》8 人
  9. 三尺氍毹八尺招,一医医国任鹪鹩。去来随意宁朱紫,冰炭满怀空冻烧。怜有余丝缫欲尽,恨无霸药论犹萧。回眸青碧将秋远,共我林深听寂寥。8 人
  10. 不见李生久,佯狂真可哀。世人皆欲杀,吾意独怜才。敏捷诗千首,飘零酒一杯。匡山读书处,头白好归来。7 人
  11. 新正7 人
  12. 7 人
  13. 韩魏多奇节,倜傥遗声利。共矜然诺心,各负纵横志。结交一言重,相期千里至。绿沉明月弦,金络浮云辔。吹箫入吴市,击筑游燕肆。寻源博望侯,结客远相求。少年怀一顾,长驱背陇头。焰焰戈霜动,耿耿剑虹浮。天山冬夏雪,交河南北流。云起龙沙暗,木落雁门秋。轻生殉知己,非是为身谋。7 人
  14. 幽井绝天地,痴云没路尘。阑干随手剑,锈涩碎心人。自愧高怀老,谁教远望频。少年曾誓志,极塞肯捐身。代马穷秋逐,斗杓指岁湮。堪羞节旄染,竟忍壮图沦。一器薰莸共,众咻忧惧真。应怜家父诵,不惩尹师臣。结客功名易,修书射猎新。南冠宜侧傲,中热可逡巡。吾本扬波者,胡为更湿巾?7 人
  15. 俦侣7 人
  16. 青莲居士谪仙人,酒肆藏名三十春。湖州司马何须问,金粟如来是后身。7 人
  17. 在他笔下,诗更接近街边的谣曲。虽然也含蕴着许多经史掌故、神话异闻,显示了作者并不缺乏古典教养。然而,他的诗还融合了庶民世界中质朴、简白、流畅的语言;以夸张、以豪迈、以横决奇突荒怪恢诡的想象,勾人惊诧,引人噱叹,让人想起矫健百端的龙,苍茫千变的云,汹涌万状的潮浪,以及高洁孤悬的明月。他让奔流而出的诗句冲决着由科考所构筑起来的格律藩篱,就像他的前辈—那个因碎琴而成名的陈子昂—一样让整个时代的士子为之一震,并忽然想起了:诗,原本可以如此自由。6 人
  18. 五陵年少金市东,银鞍白马度春风。落花踏尽游何处,笑入胡姬酒肆中。6 人
  19. 6 人
  20. 6 人
  21. 悲平城,悲平城,驱马入云中。阴山常晦雪,荒松无罢风。平城悲,平城悲,桑枯草不肥。沙碛十万里,雁行何敢欺?5 人
  22. 登高望四海,天地何漫漫。霜被群物秋,风飘大荒寒。杀气落乔木,浮云蔽层峦。孤凤鸣天霓,遗声何辛酸。5 人
  23. 诗篇创作的美好,也许只能在诗人之间流传、感染,可是诗篇成就的地位,却成为绝大多数不能诗的人所艳羡的虚荣。4 人
  24. 4 人
  25. 4 人
  26. 规橅4 人
  27. 人一死,会忽然间像是干过许多好事,甚至写的诗也忽然间评价高了些。4 人
  28. 笑矣乎,笑矣乎!君不见沧浪老人歌一曲,还道沧浪濯吾足。平生不解谋此身,虚作《离骚》遣人读。君爱身后名,我爱眼前酒。饮酒眼前乐,虚名何处有?4 人
  29. 风弄角铁4 人
  30. 君子疾没世而名不称焉。4 人
  31. 4 人
  32. 在李白看来,士之“遇”与“不遇”,本无差别,这正是他绾合赵蕤“是曰非曰”、奇正纵横之术的一个范例。他是要借此点出:无论士人在蹇阨穷困之中是否得以夤缘遭逢知之而用之的王侯,不过是秉政掌权之人随兴亲之疏之、随机贵之贱之、随时收之弃之的器具而已。4 人
  33. 踧踖4 人
  34. 暗牖悬蛛网,空梁落燕泥4 人
  35. 晓鬯4 人
  36. 李白生平往来下僚,其数不知几倍于贵官。也正是这些地方上的县尉、县令、参军、别驾、司马,在一位游踪遍江湖的诗人行屐所过之处,得其片纸而为之欢踊呼传,乃成天下之名。3 人
  37. 可是这一则传说的细节漫衍渐远、也渐荒诞,说是有“微生亮”者,隐居读书,时以捕鱼为业,曾在长江的明月峡中捕得了一尾三尺白鱼,回手扔在舱中,覆之以芦席。回到家门前入舱揭席一看,鱼随即化为少女,洁白端丽,年可十六七。自道:“高唐之女,偶化鱼游,为君所得。”3 人
  38. 贪欢片刻,劳碌一生3 人
  39. 逐春纸3 人
  40. 长安重游侠,洛阳富财雄。玉剑浮云骑,金鞭明月弓。斗鸡过渭北,走马向关东。孙宾遥见待,郭解暗相通。不受千金爵,谁论万里功。将军下天上,虏骑入云中。烽火夜似月,兵气晓成虹。横行徇知己,负羽远从戎。龙旌昏朔雾,鸟阵卷胡风。追奔瀚海咽,战罢阴山空。归来谢天子,何如马上翁?3 人
  41. 中热,即热中,语反而义同。典出《孟子·万章上》:“人少则慕父母,知好色则慕少艾,有妻子则慕妻子,仕则慕君,不得于君则热中。”这个词,堪称是大唐一代士行的特征,人人热中,遂有那样深沉厚重的怅惘不甘,堆叠出无数伟大的诗篇。3 人
  42. 氍毹3 人
  43. 这孩子叫斛律光,但是人人都呼唤他的小名:明月。3 人
  44. 他仍旧是东岩子—一个冷眼深心、洞察熟虑的隐士;这个隐士也是一个能够掌握天下动静的纵横家。3 人
  45. 他随声默记着那些或华丽、或庄严,机巧万变的语句,同时又深深感受到言辞所能承载的意义竟是如此空虚、缥缈、吹弹可破。3 人
  46. “知料”犹如木竹金石、丝麻草谷之属,尚未经治理,甚至不能称之为“学”。3 人
  47. 芣苡3 人
  48. 3 人
  49. 一曰的名对,“送酒东南去,迎琴西北来”是也;二曰异类对,“风织池间树,虫穿草上文”是也;三曰双声对,“秋露香佳菊,春风馥丽兰”是也;四曰叠韵对,“放荡千般意,迁延一介心”是也;五曰联绵对,“残河若带,初月如眉”是也;六曰双拟对,“议月眉欺月,论花颊胜花”是也;七曰回文对,“情新因意得,意得逐情新”是也;八曰隔句对,“相思复相忆,夜夜泪沾衣。空叹复空泣,朝朝君未归”是也。3 人

喜欢「大唐李白·少年游」的人也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