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谢世界不曾看我一眼

阅读2153 阅读
¥1.99¥0.99
作者自定特价
  • 导言
  • 目录
  • 作品信息
  • 作者自述

此诗集收录了我创作初期在尝试和摸索过程中所写下的习作,谨以此书作为过去的耻辱与污点来警诫现在的自己。

我的创作才刚刚开始,慢慢熬吧。

可还能熬多久呢……

诗是什么?一种诅咒。所有逼迫我写的事物,都将在我的诗中死去。写诗是自杀的过程,是流血的过程,一首诗的完成就是毁灭之时。也可以说诗是我遏制自杀之欲的一种方式,创作是一次蓄谋已久的谋杀,一首诗就是一具尸体,我只是送葬者。我从未活在诗里,但我会死在那里,我每写一首,便离死亡更近一步。短点的诗是我的绝望,长点的诗是我的痛苦,但我的诗是聋哑人,什么也不说,什么都不找。我写诗就是一种体验,同样,没有体验,我也不会去写。我爱诗,但诗还未爱上我。

在微博上看到一句话:赚钱养诗。而我是赚钱让诗来养我。我天生爱唱反调,奈何五音不全,时常跑调,我的诗就是找不着的调,而且基本都是散步散出来的。要想感受到大自然的美,除了切身体验,别无他法,诗在哪里我不知道,反正肯定不在书里。相比其余艺术种类,写诗似乎是最容易的,但写一首好诗又似乎是最难的,毕竟写一首诗和写出一首好诗是两码事。诗是没有标准的,然而一首好诗却有个很简单的标准:永远未完成。(因此我对修改有所偏见)因为一首好诗是拒绝答案的,它只能提供问题,它也是拒绝被解读的,诗本身便是解释,让一个创作者解读自己的作品永远是危险的行为。所以看一首好诗别把自己当读者,要当成作者,因为读一首好诗如同在名厨身后闻香,比吃更加诱人,但还是自己烹饪比较有趣。可惜,这有趣背后,是无穷无尽的绝望和痛苦。最终你会明白,写诗靠的不是汗水,而是血和泪。

诗是诗,歌是歌。文字并非一种产物,语言并非词语的组合。我认为,诗的本质便是创造。凡是创造,必然是心灵的一次碰撞:与世界、与自然、与情感、与思想,与一切物质的存在和精神的建立,而一首诗,便是一次精神灾难后所剩下的东西。创作唯有突破自身的局限,才有可能创造出真正属于自己的世界,将自身的视线放得更宽更远,跳出自囿的圈子,不要将文字制造成逃避外界,自我束缚的垃圾桶。诗不是一些标榜“先锋”者集体制造的一场文字游戏,特意追求形式上的韵律和格式只能毁了语言内在的节奏,束缚住自身情绪向无限的扩展,导致了一首诗写下来后的残缺和局限性。语言只存在语言本身,如同太阳,自身照亮一切。所谓光明,只是燃烧的另一个残酷的名字。

诗非精神食粮,而是一团白白燃烧过的火。写诗本就是燃烧的过程,剩下的只有灰烬,然而灰烬最为纯净。诗为独立的生命个体,创作出便不再属于任何人,创作的过程便是最真实的幸福。语言是一种用来创造的东西,靠它创造,也借此创造它,它既是过程,又是目的。如何写诗呢?应当是诗找上你,而不是你去找它。从无意识的感觉——下意识的采撷——有意识的创造。创作就是你寻找自己的过程,如果有幸找到,再用“自己”去探索去创造。一首诗的开始和结束就是一座桥梁的两端,创作就是在过桥。我认为分行也属于标点符号的一种,标点符号具有支撑和渲染的作用,分行是在诗的结构中塔上一个梯子。如今有一些现代诗被绑上流行歌曲的绞刑架,诗不是诗,歌不是歌了。

先有了诗,才有诗人。“诗人”是一种标签,每当我听到有人说我想成为一名诗人的时候都会觉得很奇怪,诗人是用来成为的吗?换一句话说,为了成为一个诗人而去写诗,似乎也是羞人的。一个诗人的成熟,在于作品的独创性,可以说,任何一位成熟的诗人,对诗都有自己的想法,但最好不要下任何定义,我离成熟还很远,但可以提前说说自己的话。我认为一位诗人最早期的作品是最真实也是最可爱的,那时候他可能还不知道什么是诗,不懂什么修辞、意象、隐喻,还不知道如何掩饰自己,只是凭感觉在纸上涂鸦。如同人一样,相比于后天可磨砺的所谓成熟稳重,我跟偏爱天性里的东西,比如纯粹与单纯。如果说写诗是制造一场谋杀案的话,那么读诗更像是处理现场,内心深处有耻辱感和罪恶感的人自然会发现某些被忽略的指纹,或被墙上溅落的血迹所惊异。

我认为诗是危险的战场,随时生,随时死。好好看看来路和去路吧,远方已死了,请不要再侮辱你的诗。在诗被物化的时代,它只能成为无意义的辩护者,和词玩玩一夜情。总而言之,创作不能沦为一种目的,而是一个过程,另外,最好别让诗成为你惟一的随葬品了。那么,我最后的问题来了:诗究竟是凶手还是死者呢?诗人究竟是罪人还是证人呢?

17.4.9

  1. 自述
  2. 第一辑:病态
  3. 病态抒情
  4. 病态感受
  5. 病态表白
  6. 病态宣泄
  7. 病态表达
  8. 病态解释
  9. 病态说明
  10. 病态语录
  11. 病态色彩学
  12. 病态中秋
  13. 病态耻辱
  14. 病态回答
  15. 病态:致一帮瞎子
  16. 病态绝望
  17. 病态无题
  18. 病态问题
  19. 病态语言
  20. 病态痛苦
  21. 病态悲痛
  22. 病态噩梦
  23. 病态交响曲
  24. 病态笔记
  25. 病态辩解
  26. 病态掌声
  27. 病态感知
  28. 病态想象
  29. 病态矛盾
  30. 病态敏感
  31. 病态死亡
  32. 病态抑郁
  33. 病态呕意
  34. 病态遗言
  35. 病态谵语
  36. 病态失眠
  37. 病态散文诗
  38. 第二辑:反抗者
  39. 镜子
  40. 九月的雨夜
  41. 病魔
  42. 有没有希望!
  43. 幸福在哪里!
  44. 天气凉了
  45. 巢湖
  46. 无尽悲痛
  47. 自慰手术
  48. 被嫌弃的子健的一生
  49. 杀手的故事
  50. 思想炸弹
  51. 巢湖的水
  52. 喝血
  53. 敲门者
  54. 没有希望——没有!
  55. 夜游人
  56. 剥落
  57. 大树
  58. 子健如是说
  59. 失败者(组诗)节选
  60. 申诉
  61. 反抗者
  62. 创作,是不可能的
  63. 海子(组诗)
  64. 别让我弄脏你们的路
  65. 遗诗(之一)
  66. 遗诗(之二)
  67. 我什么都不想说
  68. 生日——受难日
  69. 解释
  70. 给啬小包
  71. 第三辑:旧作
  72. 下雪啦下雪啦
  73. 审判
  74. 遇见
  75. 两个诗人
  76. 救救文字!
  77. 诗和诗人
  78. 我回巢湖了
  79. 繁殖机器
  80. 被遗弃的孤儿
  81. 七月的火
  82. 在七月
  83. 冰箱里的生活
  84. 在巢湖的绝望
  85. 必然有些鸟是不会飞的
  86. 在巢湖的悲痛

作者子健

类别诗歌

篇数八十六篇

首次发表豆瓣阅读

上架时间2016年06月

标签诗歌(2023)诗集(687)现代诗歌(12)诗(90)现代诗(59)限时特价(14118)

我是谁无关紧要,病人而已,患者而已。

如果可以,请看我的诗吧。

喜欢这篇作品的人也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