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经症与人的成长

神经症与人的成长

8.5179 评价豆瓣读书
免费试读
¥27.99¥9.99
今日特价截止至:2021-12-04 02:00:00了解详情

作品简介

在《神经症与人的成长》这本书中,卡伦·霍尼把神经症患者的人际关系倾向划分为“亲近人”“逃避人”“攻击人”三种形式,又称为“自谦型”“脱离型”“夸张型”。常人也会运用这三种模式,但是在神经症患者身上,这三种倾向都是强迫性的,不由分说的,一旦某一倾向占了优势,则是绝对而不能自由切换的。另外,不同于一切从童年经验里挖掘根源的弗洛伊德,霍尼通过大量的临床经验的总结指出,神经症系统乃是一个动态的机制,它自成一体,独立并且随时随地发展变化。例如它会被挫伤,然后不经由当事人的意识发现而能自动重生。恰如出卖灵魂给魔鬼的神话所述,神经症患者为获得“永恒”“无限”“伟大”“光荣”,与魔鬼签约,却付出了一生囚禁于内心牢狱的惨痛代价。

在解释人的内心根本冲突方面,霍尼把人的核心矛盾分为两个,一个是“自谦”与“夸张”的倾向间的矛盾,另一个更为根本的也更为隐蔽的,是“理想自我”与“真我”的冲突。在这里,不同于弗洛伊德的“超我”之克制“本我”,而是大大地向前迈了一步,认为“理想自我”残酷打压“真我”,而“真我”又殊死搏斗顽强求生才是一切的根源。《神经症与人的成长》堪称作者晚年的集大成作品。

卡伦·霍尼(Karen Horney,1885-1952),美国德裔女精神分析学家。

1912年获得柏林大学医学博士学位,而后求学于弗洛伊德的朋友亚伯拉罕(Karl Abraham)。1932年移民美国。卡伦·霍尼今日已被公认为是与阿德勒、荣格、兰克、弗洛姆等齐名的西方当代新精神分析学派的主要代表。她的重要著作有《精神分析新法》(1939)、《自我分析》(1942)、《我们内心的冲突》(1945)、《神经症与人的成长》(1950),以及她去世后整理出版的《女性心理学》(1967)等。

作品目录

载入中

热门划线

  1. ;要是他平常不对自己的生活负责,则他可能将他所有的困难归咎于父母。这种伴随后者而来的报复心理,也许会公然地表现出来,或是被压抑下去。35 人
  2. 就是它们的强制性。理想也具有一种支配我们生活的“拘束力”33 人
  3. 。就像其余的那些“应该”,它们弥漫着自大的心理,目的在于增加神经症患者的荣誉而且使他变得“神圣”。就此意义而言,它们算是正常的道德奋斗的一种神经症式的赝品;倘若个人能再发现出此种赝品所具有的“潜意识的欺骗性”(此种特性,是使污点消失所必备的),则必会认为它们是“邪恶的”而不是“道德的”心理现象。32 人
  4. “实现自我”乃是主要的“内在力”之理由;而此种内在力是人类所共有的,同时它在每个人身上的表现又各有不同,它乃是成长的根源。31 人
  5. 向外追求比人类天生所具有的还高的知识、智慧、美德或权势;他们的目标在于“绝对”、无限、无穷。28 人
  6. 这些因素更为致命的,就是他们开始脱离自我。不只是他的“真我”无法顺利发展,而且,因为他需要发展人为的、战略的方法用以对付别人,所以他不得不抹杀自己真实的情感、愿望及思想。当“安全”变为主要目的时,他内心的情感与思想就丧失了重要性——事实上已因被压制而变得模糊不清了(那时他已觉得什么都不重要,只要他能获得安全就好了)。他的情感与愿望已不是决定的因素;可以说他不再是个驾驭者,而是个被驾驭者。26 人
  7. 。“自我理想化”离不了“自颂”,它带给个人相当被需要的存在感及凌驾他人的“优越感”,但这决非盲目的自大,每个人都会经由自己特殊的经验、过去的幻想、个人的需要以及他所具有的天赋,来建立起自己的理想形象。若不让幻象具有人格特质,那他就无法得到一种“自我认同”及“统一”的感觉25 人
  8. 我认为因“探求荣誉”所引起的神经症过程,其最恰当的象征就是“魔鬼协定”此一故事中观念化的内容。魔鬼或其他邪恶的化身借着给予无限权势,引诱被精神或物质烦恼所困的人,但这种人只有当他出卖自己的灵魂或下地狱,方能获得这些权势。此种诱惑力19 人
  9. 若不让幻象具有人格特质,那他就无法得到一种“自我认同”及“统一”的感觉。10 人
  10. “神经症要求”的第三个特征在于期望“不劳而获”10 人
  11. 如果我们认为辛苦本身是不公平的,那任何辛苦都会变成原来的十倍苦。10 人
  12. 结果他会促使自己去认同那理想的、统一的形象,它不再是他暗地里向往的幻象;不知不觉地,他已变成为这个形象:“理想的影像”变成了“理想化的自我”(以下简称“理想自我”)。此一“理想自我”对他而言,远比“真我”来得真实;主要不是因为它更令人心动,而是因为它能满足他的各项极其高标准的需要。此种重心的转变全是一种内在的过程;他并未表现出任何可见的或外在的显著变化;这一改变发生于他的核心,是他对自己的感觉的改变,它是人类身上才会有的一种特别奇妙的变化过程。8 人
  13. 那就是对完美的需求、神经症式雄心以及对报复性胜利的需求。8 人
  14. 当因过去的挫折与痛苦而产生“要求”;当“要求”具有战斗意味;当“要求”的满足被当作是一种胜利,而其挫折被认为是一种失败之时,报复性的元素必会发生作用。8 人
  15. 历历不变的基础乃是“优越感”,基于此项理由而来的,“要求”的共性为:因为我在某些地方表现得特别杰出,所以我有权去……这种直白的形式,大多数是潜意识的,但这种人会特别强调他的时间、工作、计划之重要以及他永远是对的。8 人
  16. 他全然不顾自己及自己的核心利益而被驱策去求取荣誉7 人
  17. “真我的活力”驱策个人迈向自我实现。7 人
  18. 这是一个失去自由的人,他不能开发自己的潜能,却有着固执的“要求”——生活中所有完美的事物,包括心灵的满足,都应发生于他身上。7 人
  19. 实际上,怀疑“要求”的正当性乃是破坏或消灭“要求”的第一步。7 人
  20. 当自负成为一种激发力时,自尊与自大或求完美之驱力可能会同时引发许多缺点。6 人
  21. 他开始将他解决“基本冲突”的方法理想化:使顺从变为善良、爱与圣洁;攻击变为力量、领导力、英勇与全能;冷漠变为智慧、自足与独立。根据个人的解决方式,使本身的明显缺点或缺陷变得隐晦,或对其加以修饰。6 人
  22. 一桩本质上相当可理解的愿望或需要,转变为一种要求,此“要求”如不应验,就会使他觉得这乃是一种不顺利的挫折或攻击(因此,我们有权利对此发怒)6 人
  23. 这些例子表明了神经症要求的第二特征:他们的“自我中心”。6 人
  24. 神经症患者基本上与团体无关,他不会觉得自己是团体中的一分子,没有团体的“归属感”,而只借着团体来增加自己的威望。6 人
  25. 重建自负的次要方法,乃是对足以伤害自负之人或事物失去兴趣与关心。6 人
  26. 自卑在怯懦的、谄媚的或道歉的行为中更为明显。6 人
  27. 人们过度困扰于自己的“神经质”,因此无法爱自己的孩子,甚至无法把自己的孩子看作特定的个人;他们待孩子的态度,端视他们的神经症的需要与反应而定。5 人
  28. 亲近、反抗及逃避他人,这三种行为合成了一种冲突——他与别人的基本冲突。随着时间推移他会选择坚持其中的一种行为,以求解决此一冲突,且力图表现其中较占优势的那种态度,即顺从、攻击或冷漠三者之一。5 人
  29. 在独处之际,他并不感到柔弱,但却会特别地感到比别人生活得更不实际、更无意义且缺乏防卫能力。如果他有“归属感”,则他那种劣于他人的感觉就不至于形成太过严重的障碍。但因他系生长于一个竞争的社会中,以及在基本上他感到孤立、敌对,所以只能发展一种急切的需要,以“提高自己以便超越他人”。5 人
  30. 只不过在正常发展状态下,人无论如何总是朝向“真我”前进,但他目前却为了“理想自我”而开始要彻底舍弃它。5 人
  31. 神经症患者那种盲目追求“霸权”的“强迫性”使他蔑视真理——不管是有关自己、他人还是事实。5 人
  32. 较有害的“想象”结果,乃是他将事实加以精巧而广泛的扭曲,且并不为他自己所知。5 人
  33. 若一个人的思想与情感根本上集中于“无限”与“机遇的幻想”上,那就会失去具体事实、此地、此时的知觉,失却生活在此刻中的能力,他再也不能忍受本身的必然性以及任何“人类的缺陷”。5 人
  34. 他觉得他不需经由痛苦的“改变”步骤,就能解除他的困难。5 人
  35. 他们有时用“悲观主义”的理由屏蔽了所有的问题,此一态度除了根本没有给出解释外,还为自己无能去忍受逆境的情况提供了伪哲学的基础。5 人
  36. “要求”愈具报复性,则“惰性”的程度似乎也愈强。5 人
  37. 对“被请求”的过度反应,乃是认识“内心要求”的良好路标。5 人
  38. 造成自恋类型的特征——兴趣的摇摆不定,有两项因素:他不喜欢留意工作细节与做一贯的努力。5 人

喜欢「神经症与人的成长」的人也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