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士德博士

浮士德博士

暂无评价综合评分的显示会考虑用户真实性等多项因素,每部作品出现综合评分的时间不定。
8.962 评价豆瓣读书
免费试读
¥9.99¥2.99
天凉好个秋,恰适读书时截止至:2019-09-27 00:00:00了解详情

作品简介

《浮士德博士》在讲述一位误入颓废和罪责歧途的音乐家天才而冷漠的一生的同时,作者揉进了古老的浮士德传说,使之与时代的迫切问题——“高度发达的精神灾难性地跌回远古的荒蛮”相契合,并与二战历史、德国命运紧密相联。从德意志民族性和精神文化的角度来解释德国历史悲剧产生的原因:主人公阿德里安·莱韦屈恩为了能够超越自身局限,取得惊天动地的伟业,竟故意让自己染上梅毒,不惜出卖自己的灵魂,条件是让魔鬼允诺给予他最高的灵感,助他创作出惊世骇俗的音乐之作,但在成功后灵魂须归魔鬼所有。之后24年中音乐家潜心作曲,创作灵感源源不断,最后在作品完成,虚荣心和荣誉感得到充分满足时,自己也身心交瘁,昏倒在地。

托马斯·曼1875年6月6日生于德国吕贝克一个富裕家庭。1929年以其形成于19世纪末、20纪初的第一部长篇小说《布登勃洛克一家》荣膺诺贝尔文学奖。1924年出版了另一部伟大小说《魔山》。1933年作家因政治原因离开纳粹德国。先是流亡瑞士,然后又流亡到美国。在1938至1952年在美期间,完成了四部曲《约瑟和他的兄弟们》,继而又一举写下了他晚年最为不朽的巨著《浮士德博士》,并于1947年出版。1952年托马斯·曼返回瑞士定居,1955年8月12日一代文豪在苏黎世逝世。

作品目录

载入中

热门划线

  1. 文化究其实质就是虔诚地、有序地,也就是说,予人以安慰地把夜的、阴森的东西纳入到对众神的崇拜之中。3 人
  2. 。我虽然是德意志的,个人认为甚至是绝对德意志的,但恰恰却又是古老而较好的那种,也就是发自内心的世界主义的。3 人
  3. ,因为这真正的实情和语言并不相符;有可能需要和造出很多词来,即便是有了这些个词,所有这些词也只不过是当当代表,代表没有的名字而已,不可能有资格去说明永远无法被说明和用词语去告发的事物。而地狱的秘密乐趣和固若金汤就在于,它的这种秘密乐趣和固若金汤是无法被告发的,它们在语言面前是万无一失的,它们就只是存在而已,但却不上报纸,不公开,不能够通过语言被人批评了解,‘地下的’、‘地窖’、‘厚墙’、‘无声无息’、‘被遗忘’、‘无可救药’这些个词就正是此类微弱的象征。3 人
  4. 文学蒙太奇是指把语言上、文体上和内容上来源完全不同,甚至是风格迥异的文本或文本部分并列、拼合在一起。作家凭此技巧可以强化艺术的整体性意识,取得美学意义上的刺激与挑衅,让读者感到震惊,让不同领域的真实同时得到体验并通过连接各种不同的行为和意识层面来激发联想。2 人
  5. 我爱过他——满怀着惊愕和柔情,满怀着怜悯和忘我无私的仰慕——与此同时却很少问过,他是否也会对我的这份感情做出哪怕是丝毫的回报。2 人
  6. 我现年六十岁,我是公元1883年生人,我兄弟姊妹四个,我是老大,我的出生地为萨勒河畔的凯泽斯阿舍恩,隶属梅泽堡行政专区,也就是在这同一座城市里,莱韦屈恩度过了他全部的中小学2 人
  7. 约拿坦·莱韦屈恩是德意志男子当中最为优秀的一员,像他这样的类型,在我们现今的城市里几乎是再也找不出第二个来的,而在今天代表着我们的人种的,并且还是用常常令人感到十分压抑的狂暴去抗拒世界的那些人当中,肯定也是找不出第二个来的——这是一个打上了旧时代之强烈烙印的形象,这个形象似乎只在乡村得以留存,似乎是来自三十年战争之前的德意志。这就是我每每看到他时涌上心头的想法。那时,我正在一天天长大成人,可以说,我是用已经练就得近乎敏锐的眼光去凝视和端详他的。他有着一头金灰色的头发2 人
  8. 的,此时此刻,正在奋笔疾书的我仿佛觉得,自己依然还和艾尔丝贝特太太、格奥尔格以及阿德里安一起站在那位父亲的座椅背后,跟随他的手指流连于那些幻觉之间。那都是些透翅蛾科的插图。它们的翅膀上根本没有鳞片,2 人
  9. 他拿出一根细小的玻璃棍来,那实际上只是一根用玻璃制成的细线,他给它涂上紫胶,将它置于一个有弹性的小镊子的两端之间,然后再用这个镊子夹住它,把它送到那滴液体的近旁。他要做的,就只有这些,剩下的都由那滴液体自己去做。只见它在自己的表面堆起一个小山丘,形状有点像孕妇的肚子,它通过这里来根据长度吸纳那根小棍子。与此2 人
  10. 这就是他对一门课程——数学的显而易见的兴趣,而我却在这门功课里表现平平。我自己在这个领域的缺陷只能通过我在语文方面的令人可喜的优秀来得到一点点可怜的弥补,这一缺陷让我极其正确地认识到,一个人在一个领域所取得的优异成绩自然而然地取决于他对于这个对象的喜爱。因此,看到这个前提至少也在我的朋友这里得到满足,我打心眼里感到欣慰。的确,作为应用逻辑、却又始终保持着纯粹而高度的抽象的数学科学,在人文和实用科学之间占据着一个独特的中间地位,从阿德里安在我们闲聊时为我所作的这些显然给他带来愉悦的解释之中可以看出,这个中间地位在他眼里同时也是更高意义上的、起主宰作用的、无所不包的,或者,用他自己的话说,是“真的”。能够亲耳听见他把某个东西描述为“真的”,这的确是一件令人感到由衷高兴的事情。那是一种依靠,一种支柱,旁人再也无需吃力不讨好地去追问自己什么是那件“重要的事情”了。“你真傻,”记得他那时对我说道,“你居然不喜欢这个。最美妙的事情莫过于直接观察秩序的关系。秩序就是一切。《罗马人书》第十三章说:‘来自上帝的东西,那都是井然有序的。’”说到这里,他的脸倏地一下红了起来,我则一边看他,一边惊讶地瞪大了眼睛。事实证明,他有宗教倾向。2 人

喜欢这本书的人也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