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基雅维里时刻

马基雅维里时刻

佛罗伦萨政治思想和大西洋共和主义传统

暂无评价综合评分的显示会考虑用户真实性等多项因素,每部作品出现综合评分的时间不定。
9.2150 评价豆瓣读书
免费试读

作品简介

《马基雅维里时刻》绕开后人归纳出的理论概念,返回历史语境的细节之中,揭示现代社会从中世纪脱胎出来这一复杂过程,表明“在现代早期,除了自由主义的历史之外,还贯穿着共和主义的历史,前者的主题是法律和权利,而后者则依据德行来思考人格”。

“剑桥学派”代表人物J.G.A.波考克最有名的巨著,对政治思想史研究有重大影响。

著名翻译家、政治思想研究专家冯克利教授翻译。

《马基雅维里时刻》对于马基雅维里和意大利文艺复兴时期其他思想家的国家观念在现代的延续性,进行了历史的、社会的经典研究。波考克提出马基雅维里思想的重点在于共和国面对其自身在时间中的不稳定性的时刻——“马基雅维里时刻”,并转而论述共和思想在清教徒英国和独立革命时期美国复兴,认为美国革命是文艺复兴时期的公民人文主义的最后一次伟大行动。

波考克(J.G.A. Pocock,1924— ),英国政治思想史学家,霍普金斯大学历史学教授。著作包括《詹姆斯·哈灵顿的政治著作》、《美德、商业与历史》、《野蛮与宗教》等。

作品目录

载入中

热门划线

  1. “普遍的”是说,它的存在可以为其公民实现人们在现世生活中能够实现的全部价值;“特殊的”是说,它是有限的,它置身于时空之中3 人
  2. 习俗是经验的成果,它在最低和最不易表述的智慧层面上,即在试错的层面上发挥着作用。只有经验能够建立它,只有经验能够知道它是好的;承认它的心智经验,必然是以过去世世代代无数人的经验为基础,习俗本身便是这种经验的表达。因此,习俗是自我证明的;它本身的存在,它被推定拥有的漫长历史,是假定它为好、它十分适合人们的需要和天性的主要原因,它绝对要求从事探究的人满足于它本身所包含的有关它的假设。3 人
  3. 。简言之,英格兰法包含着——就像任何国家的法律一样——纯粹理性之外的要素,它的基础是对英格兰的特殊环境和状况的认识,是普遍原理对这些当地的特殊条件的适用和适应。2 人
  4. 就人类的统治而言,亚里士多德的答案很清楚:共同的经验2 人
  5. 随着陌生性和所要求的反应速度的增加,就需要把更多的审慎注入到习俗的形成过程之中;国王更少采纳顾问们的建议,更多依靠自己的审慎,但是做出的决定在普遍性、持久性和约束力方面也会相应地减少。最后达到这样一个位置,事情完全是陌生的,反应必须即刻做出,舵盘上只能有一只手;这时君主便成了绝对君主,也就是说,他的决定既不受习俗也不受顾问的约束,但是它们不会——因为它们不能——立刻变成普遍的行为规则。只有重复和进一步的经验才能让它们变成这样。2 人
  6. 在国王或人类共同体能够完全主张实在法的立法权力之前,必须先有一种理论,它赋予人们在世俗历史领域创设新秩序的能力2 人
  7. 可以被恰当地冠以“公民人文主义”这个称呼的语言是可以找到的,它源自于对一种共和主义历史观的肯定,它被用于各种目的,而其中最重要者,就是提出“公共生活”(vivere civile)及其价值到底能否在时间中保持稳定的问题。2 人
  8. 一旦承认城邦是有限的,它就不再是真正自足的;它存在于并受制于一个不稳定的时空世界,那是“命运”的领地;其中那些对它的稳定不可或缺的条件所处的状态,使其变得不可靠。2 人
  9. 若是把选举行政长官的职能授予那些不能亲自行使行政长官职权的人,他们就只会考虑候选人的主张,而不是他们自己的野心,因为人们的自然倾向是,只要不为自己的特殊目的所干扰,他们就会择善而从。2 人
  10. 如果认为政治是应付偶然事件的技艺,那么它就是一种应付“命运”的技艺,因为命运就是主宰着偶然事件的力量,象征着不受控制的和未被正当化的纯粹偶然性。如果政治体系不再具有普遍性,而是被视为一种特殊的体系,那么相应地它就难以做到这一点了。共和国能够支配“命运”,仅仅是因为它能把公民整合为一个自足的“社团”(uni-versitas),但是这反过来又取决于自由2 人

喜欢这本书的人也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