彼得堡

彼得堡

《彼得堡》迄今唯一完整中文译本,纳博科夫最欣赏的20世纪西方四大名著之一,入选《理想藏书》和布鲁姆《西方正典》书单

暂无评价综合评分的显示会考虑用户真实性等多项因素,每部作品出现综合评分的时间不定。
8.6246 评价豆瓣读书
免费试读
¥24.99¥9.99
今日特价截止至:2021-12-07 02:00:00了解详情

作品简介

在西方,安德列·别雷被看作是20世纪俄国小说家中最杰出的天才。著名小说家纳博科夫更是将安德列·别雷最重要的作品《彼得堡》与西方的另外三部划时代作品——《追忆似水年华》《尤利西斯》《变形记》一起,列为他最欣赏的20世纪西方四大名著。

《彼得堡》凭借丰盈的想象和跳跃的意识流描写,再现了1905年俄国革命期间,彼得堡十天里所发生的故事。在宏大的背景下,工厂罢工、游行、暗杀频频上演,平民与贵族、革命党人与奸细密探轮番登场。不按时序构成的故事情节和人物意识活动,共同绘织出一幅20世纪初俄罗斯帝国末期的多重奏图景。在作者笔下,“彼得堡”不再是一个纯粹的地理概念,它联结着俄国的历史与未来,成为东方和西方“两个敌对世界的交接点”,具有世界规模的象征性。

安德列·别雷(1880—1934),俄国象征主义诗人、作家,出生于一个富裕家庭,自幼受到良好的教育。父亲是大学数学系教授,母亲爱好音乐,擅长钢琴演奏,数学的精确性和音乐的艺术性都在别雷的创作中留下了深刻的影响。别雷自1901年开始发表文学作品,著有诗歌《蓝色天空中的金子》《灰烬》《瓮》等,长篇小说《银鸽》《彼得堡》《莫斯科》《头面像》等。

安德列·别雷在小说中不仅关注俄罗斯民族的文化归属和精神源流,而且实验性地利用多种艺术形式的联觉性特征,将象征与意识流巧妙结合,他也因此与普鲁斯特、乔伊斯等作家一同进入20世纪著名意识流大师的行列。

作品目录

  1. 原编者的话
  2. 开场白
  3. 第一章 讲一位可敬的人,他的智力游戏及存在的飘忽无定性
  4. 阿波罗·阿波罗诺维奇·阿勃列乌霍夫
  5. 一句话,他是一个机构的首脑……
  6. 东 北 方
  7. 男爵,耙子
  8. 轿式马车驶进雾中
  9. 正方形,平行六面体,立方体
  10. 生活在岛上的人使你们吃惊
  11. 认出后,它们便鼓胀起来,射出光芒,一闪而过……
  12. 两个穿得可怜巴巴的女大学生……
  13. 您住嘴!……
  14. 那边放着一张办公桌
  15. 他看见了一个平民知识分子
  16. 古怪的特点
  17. 我们的角色
  18. 而且一张脸亮了一下
  19. 什么样的服装师?
  20. 潮湿的秋天
  21. 阿波罗·阿波罗诺维奇想起来了
  22. 冰冷的手指
  23. 从来如此
  24. 你永远不会忘记他!
  25. 第二章 讲一次会引起种种后果的约会
  26. 每日记事
  27. 索菲娅·彼得罗夫娜·利胡金娜
  28. 索菲娅·彼得罗夫娜的来访者
  29. 一个军官:谢尔盖·谢尔盖依奇·利胡金
  30. 潇洒的傧相美男子
  31. 红色的丑角
  32. 卑鄙,卑鄙和卑鄙
  33. 一张满面烟容的脸
  34. 街上的争论多起来了
  35. 亲爱的德里维克呼唤我
  36. 其时谈话在继续进行
  37. 墙壁———是雪,而不是墙壁!
  38. 一位要人
  39. 出来了,出来了
  40. 逃 跑
  41. 斯捷普卡
  42. 第三章 讲尼古拉·阿波罗诺维奇·阿勃列乌霍夫怎么为一个想法陷入窘境
  43. 节 日
  44. 参加群众集会去
  45. 高尚,端庄,苍白!……
  46. 孔德———孔德———孔德!
  47. 群众集会
  48. 嗒嗒,嗒,嗒!
  49. 影 子
  50. 一条疯狗在尖叫
  51. 参政员的第二空间
  52. 第四章 在这里,叙述的线索中断了
  53. 夏 园
  54. 法尔努阿太太
  55. 夜幕笼罩彼得堡
  56. 她们的鞋子在来回打转
  57. 舞跳完了
  58. 舞 会
  59. 好像有人在哭泣
  60. 干瘦的人影
  61. 蓬帕杜尔
  62. 性命交关的事儿
  63. 阿波罗·阿波罗诺维奇
  64. 丑 闻
  65. 可是,如果?
  66. 白色的多米诺
  67. 把原来的事儿给忘了
  68. 恐 慌
  69. 一封信
  70. 同路人
  71. 一个发疯的人
  72. 接下来呢?
  73. 居 民
  74. 第五章 讲鼻子边上有个赘疣的先生及一个内容可怕的沙丁鱼罐头盒
  75. 一位先生
  76. 来一杯伏特加酒!
  77. 我义无反顾地要杀人
  78. 狮身鹰头的小怪兽
  79. 像火一样鲜红
  80. 凶 兆
  81. 在小桌子旁
  82. 一盒盒铅笔
  83. 彼波·彼波维奇·彼波
  84. 可怕的审判
  85. 第六章 讲灰蒙蒙的一天发生的事件
  86. 又摸到了他存在的那根线条
  87. 一道楼梯
  88. 挣脱后,就跑走了
  89. 一条马路
  90. 一只援助之手
  91. 涅瓦大街
  92. 狄奥尼索斯
  93. 启示录
  94. 女像柱
  95. 滚开,托姆!
  96. 额 骨
  97. 不好……
  98. 又是一个哀伤而忧郁的人
  99. 马特维·莫尔若夫
  100. 照进小窗里的死光
  101. 彼 得 堡
  102. 顶层亭子间
  103. 那是为什么……
  104. 一个客人
  105. 一把剪刀
  106. 第七章 又名:灰蒙蒙一天发生的事件仍在继续
  107. 无 限 性
  108. 仙 鹤
  109. 我走我的……我走,挤不着谁……
  110. 谈话继续进行
  111. 一项计划
  112. 一个机构
  113. 他停止拧动了
  114. 煤一样发黑的药片
  115. 我知道我在干什么
  116. 你将要像个失去理智的人
  117. 坏 东 西
  118. 漆黑的一片
  119. 一个居民
  120. 没有来得及解释清楚
  121. 纸 牌 卦
  122. 无法表达的涵义
  123. 绝 唱
  124. 前 景
  125. 蟑 螂
  126. 第八章 也是最后的一章
  127. 但是首先……
  128. 面对大堆东西摇晃起来……
  129. 仆人们感到惊讶
  130. 完全失去了理智
  131. 妈 妈
  132. 还听到华彩经过句的声音
  133. 西瓜是蔬菜……
  134. 一 块 表
  135. 尾声
  136. 译后记
载入中

热门划线

  1. 在一幢漆得晶光锃亮的房子里,日常生活的风暴已经无声无息地过去;但是,在这里经过的日常生活风暴毕竟是致命的:这些风暴没有成为轰动的事件,不曾像电击雷鸣似的涤荡人们的心灵,但它们经过嘶哑的喉管向外界发放出有毒的液汁。大脑的某种游戏,恰似被封闭在热锅里的稠密的蒸汽,在居住者的意识中翻滚。6 人
  2. 这是一种无限,它存在于奔忙的大街的无限之中,而奔忙的大街的无限又带有融入奔忙的、纵横交错的阴影的无限之无限。整个彼得堡就是n次幂的大街的无限。在彼得堡外面呢———什么也没有。4 人
  3. 彼得堡的马路具有确凿无疑的特点:把过往的行人变成影子,影子又把彼得堡的马路变成人。4 人
  4. 他从一个无限出来,跑进另一个无限里;然后磕磕绊绊到了滨河处,在这里,一切都停住了:悦耳的汽车喇叭声,红黄色的有轨电车及这个有各种各样可能性的人;这里既是陆地的尽头,又是无限的终极。3 人
  5. 你的“突然”靠你的大脑游戏而存在,它像一条狗,乐意吞食你的卑鄙思想;它会鼓胀起来,你则像一支蜡烛似的融化掉。如果你的思想是卑鄙的,你生活在颤抖中,而灌足了各种卑鄙思想和行为的“突然”就像一只养肥了但是无形的狗,开始到处都跑在你前头,你的目光仿佛被一层无形的乌云遮挡着:这是一种乱哄哄毛茸茸的“突然”,你的忠实的守门神(我认识一个不幸的几乎看不见乌云的人:他是个文学家……)3 人
  6. 如果叶甫盖尼威胁彼得一世,是在无力地捍卫自己该有的小小的个人幸福的权利,如果拉斯科尔尼科夫杀死放高利贷的老太婆是表现自己决心为人们的幸福作贡献,那么别雷的杜德金也同样无力地想把自己表现成无产者意志的代表。2 人
  7. 阿波罗·阿波罗诺维奇·阿勃列乌霍夫出身于一个相当受人尊敬的家庭:他最早的祖先是亚当。2 人
  8. 他死的当年该按时出版的《日记》,又多了一小页。2 人
  9. 说着———咽下一口咖啡。2 人
  10. 桌面上竖着一根冰凉的铜脚管;灯罩没有透出淡紫红色细巧图案的亮光:十九世纪已经失去了这种颜色的配方;时间过去,玻璃变暗了;灯罩上的精细图案,也随着时间的流逝变得黯淡了。2 人
  11. 客厅里没有铺地毯,也没有挂壁毯,它的富丽堂皇是冷冰冰的;镶木地板在闪闪发亮;如果太阳刹那间照射进来,一定会使人不由自主地眯起眼睛。客厅的殷勤好客,也是冷冰冰的。2 人
  12. 我只好打断自己叙述的线索2 人
  13. 。不安分的岛屿———要压制,压制!得用巨大的桥把它们固定在陆地上,用箭头似的大街从各个方向把它们穿透……2 人
  14. 阿波罗·阿波罗诺维奇生来就是个孤独封闭的人,唯有对国家平面几何学的爱,才使他担任多方面的重要职务。2 人
  15. 彼得时期那里许多平行笔直的线条,现在已经完全消失了;彼得的线条改变成了以后时期的线条:叶卡捷琳娜时期的环形线条,亚历山大时期的白色大理石柱廊建筑的线条。2 人
  16. 他想,生活在急剧恶化,工人群众很快———就没有吃的了。彼得堡正以自己笔直的大街,连同它们两侧矗立的砖砌高楼,从桥那边直逼这里。那一排排巨人般的高楼,很快将无耻和卑鄙地把全部岛上的贫民埋葬在地下室或顶屋阁楼里。2 人
  17. 周围环境的一种现象———人流;这里,人们沉默不语;像汹涌澎湃的波涛在奔腾的一股股人流———在轰鸣,在咆哮;通常的耳朵还一点儿都感觉不到,这人流的波涛是雷鸣般的波涛。2 人
  18. 因为我们作者如果像学究那样精确地注意头一个遇见的人的道路,读者就会相信我们:我们的行为将来会得到证实。在我们采取的自然侦察中,我们只能预料到参政员阿勃列乌霍夫的愿望,以便保安局的密探能坚定不移地跟踪陌生人;光荣的参政员也会亲自拿起电话筒,通过它把自己的思想传达给需要的地方。这话我们自己说说,幸好他不知道陌生人住的地方(而我们知道那住所)。我们向参政员迎面走去,趁那位轻率的密探还无所事事地待在局里,我们来充当密探。2 人
  19. 但如果你,一个丧失理智的人,敢于迎着地狱朝前走,远处那使你恐惧的鲜血般的亮光就会慢慢融化在一片不完全纯净的白兮兮的明亮之中,四周围都是熊熊燃烧的房屋———只不过,你终将倒在无数的火花之中。什么地狱也就不存在了。2 人
  20. 稍高处———一只只软绵绵的蓬松的手痛苦地在把天空中一些模糊的轮廓擦掉,它们一团团地在涅瓦河的波浪上升腾起来,向天顶飘去2 人
  21. 尼古拉·阿波罗诺维奇·阿勃列乌霍夫缩进尼古拉式的外套里,朝大桥的方向飞奔而去。2 人
  22. 我记得一个关键的时刻,九月的一个夜晚,我跨过你那潮湿的栏杆:刹那间———连我的身体仿佛也飞进了漫雾里。2 人
  23. 夫人嘛:哼!长得倒不错……什么叫夫人?手相术师不曾揭示夫人的特点,手相术师对被称作“夫人”这个问题毫无办法。既然如此,叫心理学家,或者———呸!———作家又怎么能解决这个难题呢?如果夫人———是个年轻女子,或者人家说她长得不错,难题就会更难。2 人
  24. 这种铅一样的沉重感觉同正在腾升起缕缕青烟的廉价香烟毫无关系,它首先是因为主人感到受压抑的一种精神状态。2 人
  25. 亚历山大·伊万诺维奇继续喝着白兰地。酒精慢慢地在起作用:喝了伏特加酒(葡萄酒他喝不起),出现单调的同一种效果———波浪形的思想线路变得弯弯曲曲的,弯曲互相交织起来了。要是再喝下去,思想的线路就会变成一堆割断的,对他的独立思考的人来说是天才的阿拉伯式的图案;但也只有对他来说在这一时刻是天才的;只要他稍稍清醒点,天才的意义就消失了;天才的思想原来不过是一派胡言,因为在这几分钟里,思想无疑走在了语言和大脑的前头,开始疯狂地快速旋转。2 人
  26. 从金属骑士疾驰到涅瓦河岸的那个孕育着后果的时候起,从他把马掷到芬兰灰色的花岗岩上那些日子起,俄罗斯分裂成了两半;分裂成两半的,还有祖国的命运本身;俄罗斯———受苦受难,号哭着,直到最后一刻,分裂成两半。2 人
  27. 这正是他,腐朽制度的改造者,她(快,快!)准备和他结成公民同盟,向他提议要他完成预定的使命,接着将发生全民的、世界性的爆炸。2 人
  28. 阿波罗·阿波罗诺维奇向尼古拉·阿波罗诺维奇噘起自己肥厚的嘴唇,尼古拉·阿波罗诺维奇把自己的嘴唇凑向这两片肥厚的嘴唇———四片嘴唇互相碰在了一起。一只通常汗涔涔的手摇晃了一下两个指头。2 人
  29. 可是康德不科学……”“是孔德不科学……”2 人
  30. 还有,为什么在她心上的种籽没有长出嫩芽来?长出来的尽是些乱七八糟的杂草。2 人
  31. 阿波罗·阿波罗诺维奇总是看到两个空间:一个———物质的(房间的墙和马车的四壁),另一个呢———倒不是什么精神的(也是物质的)……这么说吧,参政员阿勃列乌霍夫的眼睛看到参政员阿勃列乌霍夫的头顶上有个古怪的流体:从一个旋转的中心发出的明亮、闪烁、模糊、欣喜地蹦跳着的斑点,把物质空间的界限拉到昏暗之中。这样,在一个空间里出现一个空间,后者在把其他的一切掩盖起来的同时,自己首先奔向摇摇晃晃波动的无限前景,这前景……仿佛由圣诞树上的金银丝,由许许多多小星星、小火光组成。2 人
  32. 阿波罗·阿波罗诺维奇像一颗长着金黄色羽翼的星星穿过圆圆的缺口飞进一片蓝色,一片昏暗的地方;当飞到足够高,高出在自己脑袋(他以为是行星地球)之上的时候,带金黄色羽翼的星星像一枚火箭,无声地碎裂成了一堆星火。2 人
  33. 在一幢漆得精光锃亮的房子里,无声无息地经历着一场生活的暴风雨,可这生活的暴风雨在这里是毁灭性的。2 人
  34. 一个普通的、完全正常的人的命运,是多么可怕:他的生活决定于容易理解的词汇、行为清清楚楚的日常生活;那些行为把他带到无边无际的远方,就像一艘小船———装备有完全能表达清楚的语言、举动;如果小船偶然触到日常生活的无法弄清的暗礁,就会破裂,朴实忠厚的航行者立刻就会溺入水里……上帝啊,碰到一小点儿日常生活的撞击,普通的人们就会失去理智。不,疯子不会看到那么多损害大脑的危险,他们的大脑大概是由最轻的无形物质组成的。一个朴实忠厚的人的大脑完全无法接受这些大脑所能接受的一切,朴实忠厚的大脑只好破裂;于是,它———破裂了。2 人
  35. 然后,他把孩子也是带到这面镜子的跟前,镜子里照出一老一小,他指着镜子叫孩子看,同时引导他:“你瞧———啊,好儿子,那里有个陌生人……”2 人
  36. 一种可怕的往事像从深处发出的积聚已久的一声号哭向我们袭来,它像一种古老的歌声牢牢地印在记忆中,阿波罗·阿波罗诺维奇当时正是在这种歌声中头一次爱上安娜·彼得罗夫娜的:2 人
  37. “不是恐惧,而是一种狄奥尼索斯的真实感受:当然不是文字上的,不是书本上的……是正在死去的狄奥尼索斯的……”2 人
  38. 在这匆匆的提问中表现出内心的担忧,可能是包含着敌意;而也可能,还是一种憎恨;但是,这种担忧、敌意和憎恨都蒙上一层亲切:微笑和目光,就像出售的黏乎乎甜丝丝的糖果,裹着一层未经消毒检验的肮脏。2 人
  39. 他记得在那个时期,他只好发展那种关于必须毁灭文化的荒诞至极的理论,因为过时的人道主义阶段已被历史宣告结束,文化的历史现在已像一个优柔寡断、软弱无能的人站在我们面前:健康的兽行阶段正在到来,它正在从愚昧民众的下层(流氓行为、斗殴闹事、胡作非为),从贵族的上层(艺术上反叛既定的形式、喜爱原始文化、异域情调),还有从资产阶级本身(东方妇女的时髦、步态舞———一种黑人舞蹈,以及其他等等)冲将出来。在那个时候,亚历山大·伊万诺维奇鼓吹烧毁图书馆、大学和博物馆,他还鼓吹蒙古人的使命(后来,他害怕蒙古人了)。现代生活的所有现象,被他分为两个范畴:已经过时的文化的表现和健康的野蛮。后者暂时被迫戴着精雅细腻的假面具(尼采和易卜生的现象),并戴着这种假面具用已经从心灵中秘密发出呼唤的混乱去打动人们的心。2 人
  40. 女像柱和时间本身一样久长。2 人
  41. 作家本人在一封信中说过:“革命、日常生活、1905年等等进入情节并非有意,纯属偶然……我的整部长篇小说是借象征性的地点和时间描写残缺不全的想象形式的下意识生活。”“我的《彼得堡》实质上是对被意识割断了同它自然本性联系的瞬息间下意识生活的记录……它的真正的登场人物,则是一些想象的形式,即所谓不曾游到意识这道门槛的想象形式。”因此,“不妨可以把这部长篇称作‘大脑的游戏’”。2 人

喜欢「彼得堡」的人也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