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文学史

中国文学史

8.9292 评价豆瓣读书
免费试读
¥11.20¥5.60
今日特价截止至:2021-12-04 02:00:00了解详情

作品简介

《中国文学史》是林庚先生任教于厦门大学时撰写的,1941年,前三编《启蒙时代》、《黄金时代》和《白银时代》油印出版。1946年,第四编《黑夜时代》撰成,1947年5月全书出版,朱自清先生为之作序。作者既是诗人,又是学者,因而能以诗人的眼光来考察、研究中国文学史,以诗一般的语言写就此书,使之成为二十世纪最有个性色彩的中国文学史著作之一。

林庚先生的《中国文学史》写于解放前,此文学史不同于大陆的一般文学史,没有枯燥的概念界说,没有生硬的版块拼凑结构,有的是诗性化的语言与灵性化的叙述,每章一个个性化的标题切中文章的内核,台湾学者陈国球在其《文学史书写形态与文化政治》一书中给予高度评价,它提供了文学史的另一种写法。

林庚,字静希,著名诗人、学者。原籍福建闽侯(今福州市)。1910年2月生于北京,1933年毕业于清华大学中文系。并留校任教。1937年后历任厦门大学、燕京大学及北京大学教授。

1933年秋,林庚出版了第一本自由体诗集《夜》。1934年以后.他作为一名自由诗体的诗人尝试新的格律体,共出版了《北平情歌》、《冬眠曲及其他》等七本诗集。作为学者,其研究领域主要涉及唐诗、楚辞、文学史等方面。共出版著作十一部,其中《天问论笺》获1995年全国高校人文社会科学研究优秀成果著作一等奖。他将新诗创作和学术研究完美地统一起来,显示出诗人学者的独有特色。

作品目录

载入中

热门划线

  1. 悲剧的产生,是原始人对于宇宙的惊异与命运的反抗的表现。它是与史诗平行的产物,而在形式上结构上却比史诗更为进步。19 人
  2. 文艺是早熟的媒介,周人因为这一个时期的空虚,所以当一切文化都井井有条的时候,对于宇宙还没有过认识,对于人生还没有过怀疑,对于命运还没有过真正的喜悦悲哀,这都是留给《诗经》以朴实的作风的缘故。19 人
  3. 人生到了悲哀已极,不外两条路径:一条路是放弃了人间;一条路是放弃了自己。17 人
  4. 悲剧的来源,是建筑在原始敬神观念,与对于英雄无上的崇拜,以及参与这些节目的是一班民众上。这些都适宜于游牧的部落生活。14 人
  5. 所谓史诗时期,乃是一个民族开始进于文明的时候。这时有了闲暇而又不十分安定,有了收获而又不失其为新奇,一种生之惊异,一种命运的喜悦,于是有了种种传说。13 人
  6. 逻辑的方法,所以才一开始,便已夭亡。中国的文学是诗的,重颖悟,而不重方法。而逻辑实在是一个方法,它虽不曾给中国思想界以什么好处,但它的出现,乃是散文离开诗而欲独立的象征。虽然这高潮终于为诗所吞没。12 人
  7. 女性的歌唱既已深入了中国的文化,然而一种少年的彻底的精神,原始的辽远的情操,那单纯的思维,那自由的信念,总要求一次尽情的表现;这使得先秦的思想造成无可比拟的光辉,它同时带来了男性的一切。10 人
  8. 我以为时代的特征,应该是那思想的形式与人生的情绪。9 人
  9. 文字是保存文艺的工具,它维持着那幼小的基础,使它可以继续生长。如果我们仅仅是语言,随时创造了随时又被忘却,我们不但不能有长篇巨制,而且连语言运用的进步也必迟缓,所以我们如果要了解这史诗时期的文艺情形,便不能不知道它的文字。9 人
  10. 那能产生优秀文艺的时代,才是真正伟大的8 人
  11. 他南面而行,渐渐的学得了当时土著的文化,而雄霸中原,所以文化自南而北,民族自北而南,这一个历史上的交流,也便是中国文明最初的起源。8 人
  12. 文艺失去了它本身的意义,便不能不附属于其他的意义之下,这时所谓的意义,便是儒家正统的礼法。8 人
  13. 苦闷的感情有两种排遣的方法:一种是美化或者精致了这些感情,使得沉重的压迫得到了轻松的发泄,这更是杜甫的诗中所常见的表现。8 人
  14. 至于舜与禹,却是南方部落的代表,他们的传说所以与后来的楚辞关系最大。7 人
  15. 诗有六义焉:一曰风,二曰赋,三曰比,四曰兴,五曰雅,六曰颂。7 人
  16. 由孔子而荀卿而汉儒,生活的热力,随儒家思想的硬化而趋于枯竭,生活的内容,随形式的空洞而趋于虚伪,文艺是生命的醒觉,乃仍有待于一番的解放与打破。7 人
  17. 辞赋的专在文字上做工夫,渐渐失去了诗人的性灵。7 人
  18. 中国本土本来缺少故事的因素,也因为佛经的西来,而渐渐有了小说与戏剧。7 人
  19. 热心于社会改造的人们,以为伟大的文艺就是有助于理想社会的文艺,但爱好文艺的人们,却正以为那理想的社会,必然的须是接近于文艺的社会。6 人
  20. 中国的儒家思想一直想保证人生,于是在儒家的手里人生就愈弄愈糟。6 人
  21. 所谓夸父,他曾与日竞走,大约就是《史记》上所谓的炎帝,都是南方的象征。6 人
  22. 所以文化自南而北,民族自北而南,这一个历史上的交流,也便是中国文明最初的起源。6 人
  23. 中国的文字,使得中国的方言虽然不一,而文字却统一了这整个民族,使得语言因文字的难中取巧,而有了更灵活的运用;而方言终于因为文字的统一而日趋于相近。这未始不是这版图上的人们的幸运。但中国终于遗弃了她历史上最早的巨制,终于失去了原始民族在文艺上所表现的新鲜的血液与故事的爱好;这不仅我们在史诗时期没有了史诗,而且我们也没有伟大的悲剧和喜剧。6 人
  24. 那最早的一部思维的表现,便是老子;他是怀疑的开始,便成为蓬勃的思潮的启蒙,一切无凭藉的凭藉。6 人
  25. 这时有一个伟大的人物,他既不肯冷然的舍弃了人间,又不能残酷的牺牲了自己,他忍受着这心理上尖锐的摩擦,乃演出不可避免的惨剧,这便是诗人屈原。他一生燃烧在这两种冲突的苦闷感情之中,传说李白是入水捉月而死的,对于这飘飘欲仙的诗人的死,因其是出世的,所以觉得轻松有趣;至于屈原的死于汨水,便成为千古骚人的恨事,因为他是舍不得人间的。这是人与人生的歧路,是艺术与生活的分化,是悲哀的开始。6 人
  26. 黄帝与蚩尤之战5 人
  27. 文化自南而北,民族自北而南,这一个历史上的交流,也便是中国文明最初的起源。5 人
  28. 殷人是游牧民族,周人则更进于农业生活,周之所以能代商而兴,这以农立国,未始不是一个当时的原因。因为他氏族庞大,生产富饶,才定下强有力的封建基础;所以这农业的起源也便归功于后稷,而与民族的来源合而为一。5 人
  29. 但中国终于遗弃了她历史上最早的巨制,终于失去了原始民族在文艺上所表现的新鲜的血液与故事的爱好;这不仅我们在史诗时期没有了史诗,而且我们也没有伟大的悲剧和喜剧。5 人
  30. 因为文艺的晚成,《诗经》还是中国创造的童年,便带有童年的健康与喜悦。它是朴实的生活素描,是生趣的敏锐的爱好5 人
  31. 短短的两章凭空而来,而思想的锐利,已知其必有更大的发展了。文字是一切思路的凭藉,散文到了这个时候,才走进它黄金的时代,一切逻辑的语言,都已先在精巧的诗中培养得更美好,中国所以成为一个富有诗的气质的民族。诗的精巧的表现,原应当后起的,在中国却先自完成了,这便是这民族一切渊源的决定。5 人
  32. 孟子豪放的气质,彻底的精神,都是极端的男性的表现。与孔子的“老者安之,朋友信之,少者怀之”的母性的口吻,已是散文另一番的情调了。5 人
  33. 散文彻底精神打破了女性温柔的歌唱,人生的悲哀,从暂时的认识上,渐渐变为永恒的情操,这自春秋到战国正是它发展的时期。5 人
  34. 为人类服务最忠实的,莫过于宗教家。他的报酬,既不在今世,所以不问权利,这样墨子乃谢绝一切感情,普济众生,以求超脱苦海。他以一人之力,而解宋国之围,这都是宗教所造成的力量。5 人
  35. 在《诗经》里,我们只看见一片生活。它虽然可爱,却并没有客观的认识,而在这尖锐的冲突下,认识与生活显然的对立了,我们才自觉于自我的存在,才把生活放在一个客观的地位,而有了更深刻的认识,这便是一切思想与艺术的发现。5 人
  36. 起句何等的愤慨,结尾又何等的平静;这便是历来中国诗上所称为的冲淡的境界。在这境界上,一切忧患都藉着思想而有了无言的解说,因此才能在哀苦中领略那人生美好的一面。这是最平静的人生,便成为东方精神的特点。5 人
  37. 人生一切的忧患与悲哀既不可避免,便只有藉着更深的思想而获得解救,这人生的透视与领略,乃造成多方面人物的追求。5 人
  38. “落叶半床,狂花满屋,名为野人之家,是谓愚公之谷。5 人
  39. 秦中水黑,关上泥青。5 人
  40. 他在齐梁的地位,正如陶渊明之在魏晋,是骈文的极峰与结束,是唐诗的启示与先河。5 人
  41. 王维所代表的,是诗坛的完善与普遍,李白所代表的,直是创造本身的解放。5 人
  42. 唐宋以来的散文,重气势,讲起承转合的手法,这正与诗坛的古典,有同一重技巧而不重内容的倾向。5 人
  43. 晩唐以来成为新的文坛的曙光的有两方面:一是文艺的彩绘,打破了传统的习惯;一是口语的接近,唤起了新的语法。这二者其实是互为表里的,因为只有在口语里,才最没有传统的习惯;只有在自由表现的发展下,才能够有新的语言。这二者的合一,再加以乐府上长短句的自由,才是词的形成。5 人
  44. 周词字字结实,白石作风比较上含蓄不尽,这正是古典与晩唐的分野。5 人

喜欢「中国文学史」的人也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