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道伊斯兰

报道伊斯兰

媒体与专家如何决定我们观看世界其他

暂无评价综合评分的显示会考虑用户真实性等多项因素,每部作品出现综合评分的时间不定。
7.9545 评价豆瓣读书
免费试读

作品简介

本书从伊朗人质事件、波斯湾战争,到纽约世贸中心大楼爆炸案,西方世界一直被一个名叫“伊斯兰”的幽魂苦苦纠缠。在新闻媒体的描述,以及政府、学界与企业专家的应和下,“伊斯兰”竟沦为恐怖主义与宗教狂热的同义词。与此同时,一些国家也利用“伊斯兰”一词,来为其丧失民心的高压政权张目。在这部里程碑式的作品中,爱德华·萨义德针对伊斯兰被西方媒体塑造出的僵固形象,检视了其渊源和影响。他结合政治评议与文化批评来揭示出,即便是对伊斯兰世界最“客观”的报道,其中也潜藏着隐而不显的假设和对事实的扭曲。

爱德华·萨义德(EdwardW.Said,1935—2003),当今世界极具影响力的文学与文化批评家。生于耶路撒冷,在英国占领期间就读于埃及开罗的西方学校,接受英式和美式教育,1950年代赴美就学,获哈佛大学博士学位,从1963年起在美国哥伦比亚大学任教,教授英语文学和比较文学,是享有声誉的文学和文化批评家,同时也是乐评家、歌剧鉴赏家、钢琴家。他的乐评、文学评论和他的理论著作一样,学识渊博,兼有清晰明快的行文风格。其主要著作包括《东方学》、《巴勒斯坦问题》、《报道伊斯兰》、《文化与帝国主义》以及《流离失所的政治:巴勒斯坦自决的奋斗》等等。

作品目录

载入中

热门划线

  1. 人们的意识无法决定他们的实质存在,而他们的实质存在也无法决定他们的意识。在意识与存在之间,矗立着其他人传递过来的意义、设计与沟通——首先是借由人类的语言,然后是对符号的处理。这些接收的与受到操纵的诠释,会深刻影响人类关于自身存在等各种意识。对于人们看到的事物如何回应、有何感受,以及如何回应这些感受,诠释也提供了线索。符号聚焦经验、意义组织知识,而且对于表面片刻知觉的引导,不下于对终身的渴望向往。5 人
  2. 这种明显的过分简化、自以为是,其特色除了强烈的二分之外,还漠视了报道的对象,表现出“种族优越感或冷漠不关心或两者兼具的模式与价值”、“全然错误的讯息、重复、回避细节”、“缺乏真诚独到的见解”(p.54)。这种现象非但不利于对他者的认知,反而强化了彼此之间已经存在的藩篱,产生“一连串相当重要的后续效应”。萨义德明确地指出了五种效应:“首先是提供了伊斯兰教的明确形象。其次,伊斯兰教的意义与讯息被限定与刻板化。第三,创造出一种冲突的政治情势,让‘我们’(美国西方)与‘伊斯兰教’势不两立。第四,这种简化的伊斯兰教形象对于伊斯兰世界也有明确的影响。第五,媒体呈现的伊斯兰教与文化界对伊斯兰教的态度,彰显的不仅是‘伊斯兰教’,还有文化中的机制,以及资讯、知识与国家政策的政治运作。”(p.54)4 人
  3. 。不过“伊斯兰教”仍然有可能不再那么冥顽不灵、可怕,而是更可能成为某些诠释的结果,足以切合我们当下的政治目的、描述我们的焦虑,而不论“我们”是否有可能变成是穆斯林或非穆斯林。一旦我们终于能掌握诠释的强大力量与主观性要素;一旦我们认清,我们知道的事物中有许多都只是我们的,其涉及层面更多于我们平常承认的层面。如此一来,对于我们自身以及我们所处的世界,我们就可以开始扬弃一些天真轻信、大量的恶质信念,以及许多的迷思。因此,就算只是去理解“新闻”,在某方面也意谓着理解我们自身,理解我们置身其中的社会环节是如何运作。我们理解这些事物之后,才能够进一步掌握属于我们的“伊斯兰教”,以及为穆斯林而存在的不同形态的伊斯兰教。4 人
  4. 总是有一种倾向要把他者加以同质化,转化为单一的事物(something monolithic),部分是出于无知,而且是出于恐惧,3 人
  5. 以坦率来取代文过饰非,以真实来取代虚伪,以冒险来取代安全,以批评(含自我批评)来取代表面的和谐团结,以责任来取代逃避。3 人
  6. 但我真正忧心的是,使用“伊斯兰教”这个标签的行为本身,无论其用意是要解释抑或不分青红皂白地谴责“伊斯兰教”,到最后都会变成一种攻击行为,然后在那些自命为穆斯林与西方的代言人之间激起更强烈的敌意。3 人
  7. 对伊斯兰世界经常怀有种族主义并进行侵犯行为3 人
  8. 其次,政府政策与学术研究之间具有或者应有什么样的关系?专家应该超越政治还是要当政府的政治助理?3 人
  9. 主要的差异在于,东方学专家习惯于利用他们专家的身份来否认——有时甚至是掩饰——他们对伊斯兰教根深蒂固的感受,并运用一种权威的话语来昭示他们的“客观性”与“科学公正性”。3 人
  10. 了解人类处境开宗明义的规则就是,人生活在第二手的世界。他们觉察到的经验远多于亲身体验,他们自己的经验又总是间接的。他们生活的品质决定于他们从别人那里接收的意义。每个人都活在这种意义的世界中。没有人会单独正面遭遇千真万确的世界。这样的世界根本无法获致,人们最接近它的时候是婴儿时期或疯狂之后:人们处身于无意义事件与无感觉混乱的可怕情境中,经常会被近乎完全缺乏安全感的恐慌笼罩。但是在他们的日常生活中,他们无法经验到千真万确的世界;他们的经验本身是由刻板化的意义来选择,并由现成的诠释来塑造。他们关于世界以及自身的形象,来自众多他们从未见过也不应该见到的证人。但是对每个人而言,这些形象——由陌生人与已死之人提供——正是他身为人类的生活基础。3 人

喜欢这本书的人也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