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道伊斯兰

报道伊斯兰

媒体与专家如何决定我们观看世界其他

暂无评价综合评分的显示会考虑用户真实性等多项因素,每部作品出现综合评分的时间不定。
7.9588 评价豆瓣读书
免费试读

作品简介

本书从伊朗人质事件、波斯湾战争,到纽约世贸中心大楼爆炸案,西方世界一直被一个名叫“伊斯兰”的幽魂苦苦纠缠。在新闻媒体的描述,以及政府、学界与企业专家的应和下,“伊斯兰”竟沦为恐怖主义与宗教狂热的同义词。与此同时,一些国家也利用“伊斯兰”一词,来为其丧失民心的高压政权张目。在这部里程碑式的作品中,爱德华·萨义德针对伊斯兰被西方媒体塑造出的僵固形象,检视了其渊源和影响。他结合政治评议与文化批评来揭示出,即便是对伊斯兰世界最“客观”的报道,其中也潜藏着隐而不显的假设和对事实的扭曲。

爱德华·萨义德(EdwardW.Said,1935—2003),当今世界极具影响力的文学与文化批评家。生于耶路撒冷,在英国占领期间就读于埃及开罗的西方学校,接受英式和美式教育,1950年代赴美就学,获哈佛大学博士学位,从1963年起在美国哥伦比亚大学任教,教授英语文学和比较文学,是享有声誉的文学和文化批评家,同时也是乐评家、歌剧鉴赏家、钢琴家。他的乐评、文学评论和他的理论著作一样,学识渊博,兼有清晰明快的行文风格。其主要著作包括《东方学》、《巴勒斯坦问题》、《报道伊斯兰》、《文化与帝国主义》以及《流离失所的政治:巴勒斯坦自决的奋斗》等等。

作品目录

载入中

热门划线

  1. 人们的意识无法决定他们的实质存在,而他们的实质存在也无法决定他们的意识。在意识与存在之间,矗立着其他人传递过来的意义、设计与沟通——首先是借由人类的语言,然后是对符号的处理。这些接收的与受到操纵的诠释,会深刻影响人类关于自身存在等各种意识。对于人们看到的事物如何回应、有何感受,以及如何回应这些感受,诠释也提供了线索。符号聚焦经验、意义组织知识,而且对于表面片刻知觉的引导,不下于对终身的渴望向往。5 人
  2. 这种明显的过分简化、自以为是,其特色除了强烈的二分之外,还漠视了报道的对象,表现出“种族优越感或冷漠不关心或两者兼具的模式与价值”、“全然错误的讯息、重复、回避细节”、“缺乏真诚独到的见解”(p.54)。这种现象非但不利于对他者的认知,反而强化了彼此之间已经存在的藩篱,产生“一连串相当重要的后续效应”。萨义德明确地指出了五种效应:“首先是提供了伊斯兰教的明确形象。其次,伊斯兰教的意义与讯息被限定与刻板化。第三,创造出一种冲突的政治情势,让‘我们’(美国西方)与‘伊斯兰教’势不两立。第四,这种简化的伊斯兰教形象对于伊斯兰世界也有明确的影响。第五,媒体呈现的伊斯兰教与文化界对伊斯兰教的态度,彰显的不仅是‘伊斯兰教’,还有文化中的机制,以及资讯、知识与国家政策的政治运作。”(p.54)4 人
  3. 。不过“伊斯兰教”仍然有可能不再那么冥顽不灵、可怕,而是更可能成为某些诠释的结果,足以切合我们当下的政治目的、描述我们的焦虑,而不论“我们”是否有可能变成是穆斯林或非穆斯林。一旦我们终于能掌握诠释的强大力量与主观性要素;一旦我们认清,我们知道的事物中有许多都只是我们的,其涉及层面更多于我们平常承认的层面。如此一来,对于我们自身以及我们所处的世界,我们就可以开始扬弃一些天真轻信、大量的恶质信念,以及许多的迷思。因此,就算只是去理解“新闻”,在某方面也意谓着理解我们自身,理解我们置身其中的社会环节是如何运作。我们理解这些事物之后,才能够进一步掌握属于我们的“伊斯兰教”,以及为穆斯林而存在的不同形态的伊斯兰教。4 人
  4. 总是有一种倾向要把他者加以同质化,转化为单一的事物(something monolithic),部分是出于无知,而且是出于恐惧,3 人
  5. 以坦率来取代文过饰非,以真实来取代虚伪,以冒险来取代安全,以批评(含自我批评)来取代表面的和谐团结,以责任来取代逃避。3 人
  6. 在当时人人皆曰“对抗恐怖主义的战争”中,却无人谈及“在哪里?在哪些战线?具体目标为何?”取而代之的是模糊的二分法:“我们”(美国)对抗“他们”(中东和伊斯兰)。3 人
  7. 但我真正忧心的是,使用“伊斯兰教”这个标签的行为本身,无论其用意是要解释抑或不分青红皂白地谴责“伊斯兰教”,到最后都会变成一种攻击行为,然后在那些自命为穆斯林与西方的代言人之间激起更强烈的敌意。3 人
  8. 对伊斯兰世界经常怀有种族主义并进行侵犯行为3 人
  9. 其次,政府政策与学术研究之间具有或者应有什么样的关系?专家应该超越政治还是要当政府的政治助理?3 人
  10. 主要的差异在于,东方学专家习惯于利用他们专家的身份来否认——有时甚至是掩饰——他们对伊斯兰教根深蒂固的感受,并运用一种权威的话语来昭示他们的“客观性”与“科学公正性”。3 人
  11. 了解人类处境开宗明义的规则就是,人生活在第二手的世界。他们觉察到的经验远多于亲身体验,他们自己的经验又总是间接的。他们生活的品质决定于他们从别人那里接收的意义。每个人都活在这种意义的世界中。没有人会单独正面遭遇千真万确的世界。这样的世界根本无法获致,人们最接近它的时候是婴儿时期或疯狂之后:人们处身于无意义事件与无感觉混乱的可怕情境中,经常会被近乎完全缺乏安全感的恐慌笼罩。但是在他们的日常生活中,他们无法经验到千真万确的世界;他们的经验本身是由刻板化的意义来选择,并由现成的诠释来塑造。他们关于世界以及自身的形象,来自众多他们从未见过也不应该见到的证人。但是对每个人而言,这些形象——由陌生人与已死之人提供——正是他身为人类的生活基础。3 人
  12. 尽管媒体多样纷呈,还是有一种质和量的趋势,使得某些对于真实的观点与再现,比其他观点与再现更受青睐3 人
  13. 一个非常严重的后果是,除了简化、强制、反对之外,美国人几乎没有什么机会用别的方式来看待伊斯兰世界。3 人
  14. 伊斯兰的诠释共同体以及西方或美国主要由大众媒体构成的诠释共同体,很不幸地都将精力耗费在两者冲突的狭隘观点上,而且在过程中忽略了那些与冲突无关的事物。3 人
  15. 讽刺的是,西方对伊斯兰教整体的观点,总是偏爱将“伊斯兰教”联系到许多穆斯林面对当今现况时所反对的事物:刑罚、独裁、中世纪思考模式、神权政治。3 人
  16. 依我看来,这三股力量最重要的特质在于,知识对他们而言基本上是一种必须主动探索追求、争议质疑的事物,而不止是被动地引述事实与“公认的”看法。3 人
  17. 所有关涉人类社会而非自然世界的知识都是历史性的知识,因此也都有赖于判断与诠释。这么说并不是否定事实或资料的存在,而是要点明,事实的重要性来自对于它们的诠释。3 人
  18. 元批判2 人
  19. 若是代表再现者不但强而有力,而且具有特定的立场、利益,或者心怀误解、甚至恶意时,被代表再现者要如何自处及回应?双方要如何化解这种主客甚或主奴的关系,达到平等与互惠?2 人
  20. 本书剖析美国媒体,认为它们“怀有同样的中心共识。这种共识……塑造出新闻、决定什么是新闻以及它如何让它成为新闻”(p.64)。而且,这种新闻和舆论是逐渐形成的,“依据规则、局限于框架、运用传统做法”(p.61),然而一旦形成便很难改变,更由于不是强制性的规定,所以不易让人感觉到它的存在。萨义德直指,这种共识“不是源出于严格的法律,不是阴谋,也不是独裁。它是源出于文化,或者更恰切地说:它就是文化本身”(p.64)。因此,《报道伊斯兰》一书主要是对美国媒体文化的解析。2 人
  21. 伊斯兰世界的许多国家都表示反对恐怖主义,但对于美国所可能采取的军事行动及后果,却抱持极为戒慎的态度,因为稍一不慎便会沦为以眼还眼、以暴易暴2 人
  22. 然而在今日,对于所有其他文化团体的种族或宗教形象的扭曲,都不能像扭曲伊斯兰教形象这样肆无忌惮地进行。2 人
  23. 今日主要的伊斯兰团体都是美国的盟国与附庸,或是隶属于美国势力范围;在沙特阿拉伯、印尼、马来西亚、巴基斯坦、埃及、摩洛哥、约旦与土耳其这些国家,好战伊斯兰激进组织的崛起,部分原因就是美国公开支持其国内政权。2 人
  24. 凝聚阿拉伯穆斯林社会的力量并非宗教激进主义,而是世俗化。2 人
  25. 他说殖民主义带来了平静,就好像数百万人民的被征服不过是一首田园牧歌,被殖民的时期是这些人民最美好的岁月;他们遭凌辱的情感、遭扭曲的历史与悲惨的命运都无关痛痒2 人
  26. 。所有民族与国家的关系都涉及两边,没有任何事物能命令“我们”去喜爱或赞同“他们”,但是我们至少要认同:(a)“他们”存在于那个地方;(b)对“他们”而言,“我们”是指我们的实际状况,再加上他们对于我们的经验与认知2 人
  27. 对伊斯兰而言,政教是不分离的。它是个完整体系,不仅涵盖信仰,也涵盖行动,为日常生活订出清规戒律,还有一种以救世主自居的冲动要去打击或转化异教徒。对于信仰虔诚的人来说,特别是对学者与教士,同时也包括群众(换言之,无人能够幸免),马克思主义及其本身对人类全然世俗化的观点,不仅来自异域,更属异端。2 人
  28. 伊斯兰教之所以会进入大部分美国人——甚至是非常熟悉欧洲与拉丁美洲的学院和一般知识分子——的意识,最主要甚或唯一的原因就是:伊斯兰教被联结至有新闻价值的议题,诸如石油、伊朗、阿富汗或恐怖主义。2 人
  29. 专家自身远离了伊斯兰世界发生的事件,这个世界在20世纪70年代中期首度变成“新闻”。令2 人
  30. 伊斯兰教是任何一个西方人的头号大敌,就好像每个穆斯林与西方人都是密不透风的文化认同容器,且注定要永无休止地进行自我复制2 人
  31. 这种对伊斯兰教的再现总是一再地显示:将世界截然划分为亲美与反美(或是亲共与反共)的强烈倾向;不愿意报道政治发展;种族优越感或冷漠不关心或两者兼具的模式与价值;全然错误的讯息、重复与回避细节;缺乏真诚独到的见解。2 人
  32. 对穆斯林与非穆斯林而言,伊斯兰教是个既客观又主观的事实,因为人们是在自身的信仰、社会、历史与传统之中创造事实;或者就非穆斯林的局外人而言,是因为在某种意义上,他们对于集体或个别冲撞他们的事物,必须确定、人格化、铭刻其特质。2 人
  33. 其结果是一种对于共识的幻觉甚至真实,而媒体作为其服务社会的代言人,认定自身就是要发挥这种国家主义色彩十分浓厚的共识。2 人
  34. 伊斯兰世界许多地区如今正充斥着美国制作的电视节目。就像其他第三世界人民一样,穆斯林倾向于仰赖少数几家新闻通讯社,将新闻传回第三世界,虽然这些新闻中有一大部分就是关于这个世界。一般而言,第三世界——尤其是伊斯兰国家——已经从新闻的来源转变成新闻的消费者,有史以来第一次(第一次以这般规模),伊斯兰世界要藉由西方制造的形象、历史与资讯来了解自身。最显著的例证就是在波斯湾战争期间,大部分阿拉伯人〔谣传连萨达姆·侯赛因(Saddam Hussein)也不例外〕都观看CNN来得知战况。伊斯兰世界的学生与学者目前仍倚赖美国与欧洲的图书馆与学术机构,才能够获知今日所谓的中东研究(整个伊斯兰世界没有一座真正完整且核心的阿拉伯资料图书馆);英语是一种世界性语言,而阿拉伯语、波斯语、土耳其语不是;许多经济奠基于石油的伊斯兰地区将本地经营阶层转化为精英分子,这些人的经济、国防以及政治机会都仰赖西方主宰的全球消费者市场;考量上述这些事实,人们就会得到一幅明确但令人极为沮丧的景象,显示出这场媒体革命——只为产生它的社会中的一小撮人而服务——对于“伊斯兰教”的影响。2 人
  35. 没有《古兰经》就没有伊斯兰教;相对地,没有穆斯林的诵读、诠释、试图转化为体制与社会现实,也就没有《古兰经》。2 人
  36. 而在我们对“伊斯兰刑罚”病态着迷中,我们又吊诡地强化了它作为维持权威工具的力量2 人
  37. 公共电视台与影片制作人一定能够觉察到——如同任何穆斯林或第三世界人士——无论影片内容为何,它的制作以及藉由影像再现场景的行为本身都是一种特权,衍生于我在其他地方所说的“文化权力”,在这个案例中就是指西方的文化权力。这与沙特阿拉伯的富裕毫不相干:新闻以及影像的制作传播比金钱更有力,因为西方真正重要的体系是新闻与影像,而不单单只是资本。2 人
  38. 新闻以及影像的制作传播比金钱更有力,因为西方真正重要的体系是新闻与影像,而不单单只是资本。2 人
  39. 公共电视台掌控了讨论过程,名不见经传的“代表性”人物含糊表达出各种不同的“平衡”观点,确保任何强烈或冗长的分析都会被消融,仅只是讨论会的出现即可代替详尽的分析。2 人
  40. 《纽约书评》在创刊之后的16年中,很少注意波斯湾地区:但是在戴维营和平协议之后的一年里,它就刊载了数篇关于波斯湾地区的专文,清一色强调当今沙特阿拉伯统治形态的脆弱。在此同时,各家日报也发现了伊斯兰教的兴盛;其刑罚、宗教律法与对女性观念的中世纪特质。没有人会同时提及,以色列的拉比对于女性、非犹太人、个人卫生与刑罚的观点,其实也相当类似;2 人
  41. 它很便捷地沦为“伊斯兰”世界所有相关事物的象征。2 人
  42. 艾默生最后留给观众的印象就是,伊斯兰教等于圣战等于恐怖主义,这种印象进而强化了对伊斯兰教与穆斯林在文化上的恐惧与憎恨。2 人
  43. 艾默生影片的力量及其策略巧妙之处当然就是,伊斯兰教在媒体缺乏具影响力的制衡观点,很少人会意识到绝大多数的穆斯林不应该与那一小撮边缘团体混为一谈,后者被艾默生膨胀到无以复加的地步。2 人
  44. 当意见变形为现实时,新闻也就摇身一变化为自我实现的预言。2 人
  45. 以当今的情况来看,无论“伊斯兰教”抑或“西方”都无法平心静气对待彼此或看待自身,因此探讨这个问题可能会格外地徒劳无功:一种文化的成员是否能够真正获取关于其他文化的知识?2 人
  46. ,但是就当代伊斯兰教的人性面向,或就任何一种诠释活动遭遇的困境而言,当代中东研究的“学术训练”都无法提供充分的说明或协助。2 人
  47. 正因为伊斯兰研究这种边缘性以及刻意与整体文化保持距离,让相关学者得以继续我行我素,让媒体负责散播对伊斯兰民众的种族歧视与丑化。2 人
  48. 诠释极为依赖诠释者的身份、他或她发言的对象、他或她的诠释目的、诠释行为在什么样的历史时刻进行。在这方面,所有诠释都可以称之为“情境的”(situational):它们总是发生在某个情境之中,情境与诠释的关系是“从属的”(affiliative)。诠释活动与其他诠释者的话语相关,或肯定、或反驳、或推演他们的观点。每一项诠释均有其先例,也都会与其他诠释产生某种关联。2 人
  49. 康拉德在1907年出版的《秘密情报员》(The Secret Agent)一书中,也写出恐怖主义与“纯粹科学”(延伸开来就是“伊斯兰”或“西方”)之类抽象观念之间的关联性,以及恐怖分子最终极的道德堕落。2 人

喜欢「报道伊斯兰」的人也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