沃普萧纪事(约翰·契弗作品)

沃普萧纪事(约翰·契弗作品)

《纽约客》御用作家20年短篇写作后的处女作长篇,美国国家图书奖得奖作品;写应对波涛汹涌的日常,比卡佛温情,比耶茨幽默

7.6126 评价豆瓣读书
免费试读
¥34.99¥14.99
今日特价截止至:2019-05-20 02:00:00了解详情

作品简介

来认识一下圣博托尔夫斯的沃普萧家族:船长利安德•沃普萧,值得尊敬的老水手,葬礼上唯一的心愿是有人念上一段莎士比亚;妻子萨拉,对于未来产生的幻想都会变成现实,操办着小镇上一切大小事项;大儿子摩西,热爱女性,一次意外后竟在事业上也绝处逢生;二儿子科弗利,娶了一位美娇妻,有一天回到家她却没了踪影……

这部写于六十年前的小说,那些经历在今天读来,似乎也发生在我们身上。

约翰·契弗,出生于美国马萨诸塞州的昆西,以描写中上层阶级的郊外生活为人所知。十七岁发表第一篇短篇小说。长篇小说处女作《沃普萧纪事》摘得1958年美国国家图书奖。《约翰·契弗短篇小说集》获得1979年普利策小说奖和美国国家书评人协会奖,第一个平装版再度获得1981年美国国家图书奖。1982年4月27日,就在契弗逝世六个星期前,美国国家艺术与文学学会授予契弗国家文学奖章,以表彰其一生的文学成就。

作品目录

载入中
载入中

热门划线

  1. 对于事物的规模,我们也许每每感到失望,这兴许因为我们的心灵本身是这么一个巨大的、迷宫般的空间,连伟人祠和希腊卫城也比我们原来想象的要渺小得多。6 人
  2. 蜂鸟号似乎成了他的生命,似乎是他浪漫和闲适情趣的化身,表达了他对海边的泳女以及那漫长的、无所事事的、充满盐味的夏日的爱。4 人
  3. 如今,我们已经习惯于诗意的程式性夸张,把兰花和套鞋混为一谈,说什么旧羽毛污浊的臭气夹杂着大海的清香。4 人
  4. 圣博托尔夫斯3 人
  5. 这老掉牙的轮船船板仿佛是由夏季的灿烂光辉和昙花一现黏合在一起似的,散发出一种夏日遗弃物——软底鞋,毛巾,游泳衣,老式洗澡间廉价的、发出香气的镶花板——的味道3 人
  6. 思虑的遗恨3 人
  7. 在阁楼存放这些文字倒是挺合适的:那是这幢房子谷仓般的顶层——和草饲料棚差不多大小——那里的箱子、桨、舵柄、破帆、旧家具、弯烟囱、黄蜂窝、马蜂窝和过时的灯堆得没处放脚,犹如一个业已消失的文明的废墟,空气中浮泛着一种异乎寻常的香气,好像一个十八世纪的沃普萧,在阳光明媚的沙滩上呷着马德拉酒,嚼着胡桃,念及季节的倏忽即逝,妄想将炎热和阳光一股脑装进热水瓶或者有盖的大篮里,然后回到阁楼又把这些法宝放出来——因为这里充溢着毫无生气的夏日味道,这里荡漾着被保存下来的夏日的光彩和喧嚣。3 人
  8. 青春与享乐相伴,倏忽白了少年头。3 人
  9. 我们的狂欢已经终止了,”他吟诵道,“我们这一些演员们,我曾经告诉过你,原是一群精灵;他们都已化成淡烟而消散了。构成我们的料子也就是那梦幻的料子;我们短暂的一生,前后都环绕在酣睡之中。”3 人
  10. 海勒姆先生的辕马2 人

喜欢这本书的人也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