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被狐狸骗一次

再被狐狸骗一次

8.2571 评价豆瓣读书
免费试读
¥5.00¥0.99
今日特价截止至:2019-11-16 02:00:00了解详情

作品简介

本书是著名儿童文学作家沈石溪的作品集,包括《再被狐狸骗一次》《猎狐》《火圈》《拯救雌虎蓝蓝》《情豹布哈依》等短中篇小说。在这些故事里,沈石溪分别以狐狸、老虎和豹子为主角,将动物人性化,“情感”化,强调每一个生灵在各自世界中的千姿百态,以及它们与人类世界的冲突。同时,每一组故事后面都附有该动物的简介,与读者共飨。

沈石溪的动物小说之所以比其他类型的小说更有吸引力,是因为这个题材最容易刺破人类文化的外壳和文明社会种种虚伪的表象,可以毫无遮掩地直接表现出丑陋与美丽融于一体的原生态的生命。人类文化和社会文明会随着时代的变迁而不断更新,但生命中残酷竞争、顽强生存和追求辉煌精神内核是永远不会改变的。

沈石溪,原名沈一鸣,1952年生于上海,祖籍浙江慈溪。1969年初中毕业赴西双版纳插队,在云南边疆生活了十八年。现为中国作家协会儿童文学委员会委员、上海作家协会理事。创作以动物小说为主,已出版作品五百多万字。

作品目录

载入中

热门划线

  1. 红狐有清窝的习惯。所谓清窝,就是成年狐将满一岁半的小狐用暴力从窝巢驱赶出去,强迫它们离开家。4 人
  2. 对已被清窝的小狐来说,生活就是一场灾难,生活就是一场竞争,你必须独自去闯、去拼、去抢、去夺属于你自己的窝巢和领地。你没有退路,没有避风港,没有安乐窝。你是强者,你便拥抱生活;你是弱者,只能被生活无情地淘汰。3 人
  3. 这就是说,作为一只小狐,如果你在幼年跨向成年的转折关头没被清过窝,也就没经历过被驱逐出家的苦痛,也就没有浪迹天涯的冒险,也就不会有用生命作抵押的开拓,也就不具备独立生活的生存能力。没被清过窝的狐,就像没淬过火的刀、没开过口的剑,永远也长不大,永远是个废物。3 人
  4. 我将手中的大阉鸡搁在身旁一棵野芭蕉树下,阉鸡用细麻绳绑着腿和翅膀,跑不动飞不掉的。然后,我解下裤带绾成圈,朝那只还在苟延残喘的狐狸走去。捉一只奄奄一息的狐狸,等于瓮中捉鳖,太容易了,我想。3 人
  5. 他轻轻钻出蚊帐,蹑手蹑脚地取下阿爸挂在墙上的长刀、竹弩、箭囊和那副古老的捕兽铁夹,然后悄悄拨开门栓,像猫一样悄然无声地溜下竹楼,溜出寨子,连狗都没有惊动。3 人
  6. 无依无靠2 人
  7. 巨蜥是蜥蜴王国的“巨人”,足有三米多长,一口就咬住了走在最前面的雄狐灰背。那条和鳄鱼尾巴可以相媲美的大尾巴一个横扫,将走在雄狐灰背后面的小雌狐黄胸毛扫出一丈多远,直挺挺地躺在地上不会动弹了。走在最后面的母狐蝴蝶斑嚎叫一声,不顾一切地朝巨蜥那张丑陋的脸扑去,想救出已落入巨蜥嘴里的雄狐灰背。巨蜥举起利爪,迎面在蝴蝶斑的脸上狠狠抓了一把。蝴蝶斑惨嚎一声,跌倒在地,双爪护住脸,在地上打滚……2 人
  8. 顶多一分钟的时间,一个美满的红狐家庭,便两死一伤。更不幸的是,母狐蝴蝶斑两只眼窝血汪汪的,眼睛被抓瞎了。2 人
  9. 一只完全要依赖儿子生活的母狐,怎么可能清窝呢?那天,我到水磨坊去舂糯米粑粑。天快擦黑了,突然,听见水磨坊下传来狐凶猛的嚎叫声。我朝喇叭形的石槽望去,看见母狐蝴蝶斑脑门顶着小公狐黑鼻头的胸脯,冲到石槽口,猛地一推,将黑鼻头从石槽推了出来。黑鼻头尖叫一声,抗议母亲的粗暴,爬起来抖抖身上的泥屑和树叶,拼命朝石槽里挤,想回温馨的窝。蝴蝶斑用身体堵住小小的石槽口,用牙和爪阻挡着不让黑鼻头回家。一个非要进,一个非不让进,在石槽口你推我撞,你撕我咬。2 人
  10. 它卧在石槽口,两天没进食,蓬头垢面,愈发憔悴了。2 人

喜欢这本书的人也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