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辑部的鸡毛

编辑部的鸡毛

一个中国新闻民工的经历与思考

免费试读

作品简介

做记者是我小时候的梦想,在我的想象中,记者是在战火中出生入死、在重大历史事件中前排就座、在名人面前谈笑风生的角色,是又光鲜、又刺激的职业,媲美间谍;同时,它还能满足“铁肩担道义”、“为民请命”的中式情怀,是个又有鱼又有熊掌的好职业。

因此长大后,我费尽心机、含辛茹苦,以一个给水排水专业的身份最终混入报社。记者、编辑都做了,至今已经十几年。十几年里,光环渐渐褪尽,理想慢慢消磨。现实的灯光照到处,谁的袍子底下都是虱子。

天朝都市报的编辑部是个神奇的所在,而热线新闻编辑部则是这神奇中的战斗机。在这里你可以遭遇到各种各样的事情、见识各种各样的奇葩。如果你被美剧《新闻编辑室》激发起了什么新闻理想的话,那么看看这个,你会有另一番理解。

宋燕,从事新闻行业十几年,编辑、记者、中层管理者;热线版、产经版、深度版都曾涉足。

作品目录

载入中

热门划线

  1. 现实的灯光照到处,谁的袍子底下都是虱子6 人
  2. 每种职业都有很多琐碎与无奈,很多欢笑与悲哀。4 人
  3. 真实的生活和想象有着太多太大的不同,它一点也不闪亮,它简直……就是一地鸡毛。4 人
  4. 新闻很多,大多数都是些商品和产品,完成任务即可。只有一部分我是作为艺术品去制作的,那些是我最感乐趣的东西。要说他们也真是慧眼识珠,总是能挑出这样的拿下。4 人
  5. 当你对一件事情太用心,你就很容易受伤害,如果你只当它是个工作,像糊纸盒一样,是个糊口的差事,也就没什么了。人就是这样老去的。3 人
  6. 我越来越喜欢沉浸于不出声的东西,比如读书、拍照、还有网络。技术的东西都有规则可循,而和人打交道,你永远不知道你的付出收回来什么。2 人
  7. 在强大的一个体制面前,人是多么的渺小而无力。前者无关痛痒的一个拨动,就让后者改变一生。2 人
  8. 回来的路上我也在追念我的青春,也只有在那时,我会这样报道这个事件,换成现在的我,我会轻易地放弃掉——我早已不相信我能改变世界了,甚至已经不愿做尝试。我可能不会再“惹事”了,但我也,失去了我的锋芒。2 人
  9. 每一个值班的晚上,已经都成了一场折磨。几十上百篇稿件,其中很多我都毫无关心的兴趣,但我却会逐字逐句地把他们读完,挑拣着任何可能惹来麻烦的词句,回忆着近期所有的“宣传要求”,评估着每一个稿件发出去和不发的后果——有些东西发了会惹事,有些东西不发会被追责,而一条与另一条的差别,常常只在毫厘之间。2 人
  10. 睡得熟的孩子,都是对这个世界有百分之百的安全感和信任度的孩子,但这个世界没那么可信。2 人
  11. 一开始,每次被毙掉稿子,尤其是大稿,我都会哭或会发脾气,现在已经不了。当你对一件事情太用心,你就很容易受伤害,如果你只当它是个工作,像糊纸盒一样,是个糊口的差事,也就没什么了。人就是这样老去的。2 人
  12. 版面献给这样的东西,就当做是交税吧,2 人
  13. 我对此一直感觉很奇妙:在同一个时空中,竟然能有两个完全不同、也不需要发生关系的世界并存,互不影响。好像是有一群人生活在了一个时空胶囊里面,那里面有独立的规则、独立的价值。我们看他们简直没在说人话,但这不影响他们在这个世界中获得怡然自得,而且能彼此理解。我们和他们用不同的眼光解释同样这个世界,竟然,都觉得是可解释的。2 人
  14. 办报的宗旨是“二老满意”,所谓二老,就是老同志和老百姓。2 人
  15. 我们需要做的,就是在不违规、不惹大事的基础上,处心积虑地考虑什么样的新闻是读者需要的,同时是我自己想做的。我是在这样接近真空的环境当中一点一点形成我的新闻价值观,锻炼自己的新闻判断的。2 人

喜欢「编辑部的鸡毛」的人也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