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关注
    221
  • 被关注
    1137
曾骞
曾骞
2006-05-16 加入
豆瓣阅读作者:曾骞

2013-07-01 发表第一篇作品。

曾骞 男 退的爱好者。

关注的作者

  • 刀豆的豆
    绘画 · 绘本
    10504 人关注
  • 光哲
    摄影 · 画册
    1614 人关注
  • 树懒爸爸
    童话 · 脑洞故事
    7716 人关注
  • 周鱼
    情感 · 诗歌
    2520 人关注
  • 乙左左
    小说 · 文艺新潮
    1188 人关注
  • 猫司令
    第五届征文大赛 · 征文大赛入围作品
    40462 人关注
  • 张躲躲
    青春 · 小说
    36504 人关注
  • 图图构
    同一屋檐下
    1075 人关注
  • 阿碧
    第五届征文大赛 · 征文大赛入围作品
    3744 人关注
  • nolix
    古典音乐 · 随笔
    4351 人关注
查看全部

评论3

在售作品3

  • 故事集Ⅱ
    小说 · 幻想 · 故事 · 荒诞
    暂无评价综合评分的显示会考虑用户真实性等多项因素,每部作品出现综合评分的时间不定。
    作者自述:『等秋天丰收了,我便去城里』 几十年的光阴飞逝之后,是脸上的皱褶和碟子上一颗风干的心。我从没有觉得自己,可以冲破一个时代的约束,金钟罩一样的墙壁。在这个我早早醒来的雨后的早晨,裸露的身体之外,是沉默的红叶,潮湿的山土。是金属枝条和无形之物的围合。窗口通向更广阔的天空。通向房屋,汽车,密闭的铁盒和渐渐熄灭的火焰。人生就是一个牢笼,树木清丽的时刻到了。等秋天丰收了,我便去城里。 曾 字
  • 故事集Ⅰ
    小说 · 荒诞 · 怪力乱神 · 短篇作品集 · 脑洞故事
    暂无评价综合评分的显示会考虑用户真实性等多项因素,每部作品出现综合评分的时间不定。
    作者自述:十多年里,我在一家出版社做编辑,在唱片公司和剧组为人录音,在酒吧卖洋酒,在服装市场里卖皮包,也曾躲进山里寺院中。而十年后,我在自己的门诊给人看病。细胞在不断死不断生,往事像鸽子飞过天空。一身尘埃,眼前都是火星,丢掉了画笔,放下了风琴,穿上白衣,冒冒失失闯到大城市,又在小县城流窜,替人看病,换得故事,无亲无血,难过吗,难过的时候也只能如此,想想静寂的夜晚破碎街道,美丽,却充满孤独。想想一个人的自由,无力,却充满孤独。想想无数个星辰,闪耀,却充满孤独。我们孤独的时候,也拥有很多。当写作时,一切…展开
    作者自述:

    十多年里,我在一家出版社做编辑,在唱片公司和剧组为人录音,在酒吧卖洋酒,在服装市场里卖皮包,也曾躲进山里寺院中。而十年后,我在自己的门诊给人看病。细胞在不断死不断生,往事像鸽子飞过天空。一身尘埃,眼前都是火星,丢掉了画笔,放下了风琴,穿上白衣,冒冒失失闯到大城市,又在小县城流窜,替人看病,换得故事,无亲无血,难过吗,难过的时候也只能如此,想想静寂的夜晚破碎街道,美丽,却充满孤独。想想一个人的自由,无力,却充满孤独。想想无数个星辰,闪耀,却充满孤独。我们孤独的时候,也拥有很多。当写作时,一切都会回来。从最远的地方再回到自己的身边,再仔细地看看自己。

    日影飞去,字入水中。在四处的漂泊生活以及行医经历里,不断能听到人们口中讲出来的故事,从我的客户中,从我的病人里,从我自己的经历里,从我的朋友们那里。一个逐渐失落却又四处寻找自我的人,带着诊箱,相机,在旅馆和短租房里,不断地写着很多的短句子,故事也很短也很多。每一行都要表现出自己的性格。所以,每一篇都是情的总量。它是失落者的造化,是悲伤者的触须,是沮丧蜈蚣的爬脚,也是快乐面孔的眼睛,是我们对世界和宇宙最心底的爱。在积累了可观的残酷和荒谬之后,很多时候,写作已经成为一个对自我的访问和理解的过程。写到哪里,就是走到哪里。如人在旷野沼泽,无处判断,只能捡起自己的脚走路,深浅自知。也许不知道什么是好,无处挥霍,只能观看自己的笔迹,写下一句。这不是叙事的艺术,是劳动的意境,也并非不堪一击。小说小说,小声地说,商量着说,我觉得是这样,你觉得呢?

    曾骞

  • 野马的歌集
    诗歌 · 散文诗 · 后现代
    暂无评价综合评分的显示会考虑用户真实性等多项因素,每部作品出现综合评分的时间不定。
    作者自述:诗和文学是对立的,或许只是充当了文学记忆的挂钩。

喜欢的短篇0

他还没有喜欢的短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