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关注
    31
  • 被关注
    360
六苦
六苦
2009-10-30 加入
豆瓣阅读作者:六苦

2015-01-16 发表第一篇作品。

我所有的表达,都是对心灵的探索与回应。新书《超限思维》已上市。

如果以后有人给我的生命来一段解读,我希望是这样:一段普通的生命在认真地思考生命、践行生命、表达生命。

关注的作者

查看全部

评论9

在售作品14

  • 论恶
    心理 · 成长 · 恶 · 经验 · 现象
    暂无评价综合评分的显示会考虑用户真实性等多项因素,每部作品出现综合评分的时间不定。
  • 染尘湖边的父子
    · 心理悬疑 · 社会事件 · 生活悬疑 · 复仇计划 · 素人侦探
    20 人加入书架
    作者自述:这部小说我写了三年。三年,说短不短,相当于一个孩子入读高中至毕业。期间发生了很多事,唯一没有变的大概就是文字在不断地积累、翻新,甚至推倒重来。一天又一天,如蜘蛛织网,蜜蜂筑巢。这其实是一件挺没有情趣的事。我不是作家,也不想成为作家。我不认为自己能够写出大众愿读的作品,至今对“大众”这样的词眼仍然保持警惕的心态。写作对我来说只是一个普通男人的一种普通的生活方式,没有什么高大上的理由,只于我自身有意义。倒也不是没有做过一些翩翩的梦,岁月积淀,年龄渐长,梦大都成了灰色,唯有“我只能普通也必然普通…展开
    作者自述:

    这部小说我写了三年。三年,说短不短,相当于一个孩子入读高中至毕业。期间发生了很多事,唯一没有变的大概就是文字在不断地积累、翻新,甚至推倒重来。一天又一天,如蜘蛛织网,蜜蜂筑巢。这其实是一件挺没有情趣的事。我不是作家,也不想成为作家。我不认为自己能够写出大众愿读的作品,至今对“大众”这样的词眼仍然保持警惕的心态。写作对我来说只是一个普通男人的一种普通的生活方式,没有什么高大上的理由,只于我自身有意义。倒也不是没有做过一些翩翩的梦,岁月积淀,年龄渐长,梦大都成了灰色,唯有“我只能普通也必然普通”这样的真理逐渐明晰。如果真有小部分读者能在茫茫书海中找到并且愿意阅读我的文字(这近乎是奇迹),大概是很凑巧地对我的文字世界产生了共鸣所致。所以哪位编辑愿接受我的文字,我是感激涕零的,毕竟我总觉得有人捧着我的书去阅读,这是一件很奇怪的事。

    正确的来说,我大概只能算一名写作匠,不管自身技艺如何,外界境遇如何,总是很认真的在一笔一笔地写,琢磨琢磨,修整修整,看看是不是会有一些类似于虚荣心的杂质掺杂其中。最终,所有的文字构建了一个不存在于这个世界的世界。

    这世界于我有大意义。我爱这样的世界。写小说就是这样的体验:有构建虚拟世界的能力,那些虚拟世界中存活的生命似乎比现实中的更为可亲。要做的仅仅是把这个世界描绘出来,笔和文字只是工具,它们的背后存在许多鲜活的试图用尽一切方法表达的本质体验。小说和其他文体不同,既不像戏剧一样需要舞台作为媒介,亦不像随笔一样需要作者站上前台。它没有理念,不需态度,但又并非纯粹的故事。故事并不主观,谁讲都一样,区别无非是刻板或活灵活现。然而小说不同,它仅属于我,在这个世界上,我是唯一能够讲述并且能用王建平式的语态讲述的人。无可替代。任何一部合格的小说都是如此,哪怕它成为商品在书架上被贩卖,私人化的语态仍然无人能够剥夺。

    正因如此,我才能坚持用三年的时间去写一部不足二十万字的小说。这不是自律,不是毅力,更和努力扯不上关系。比起普鲁斯特等伟大的作家,三年自然不算什么,但你或许能够想象一下,这部小说就像一条线,串起了一千多个日子。把这条线去掉,这些日子就会成为轰然坍塌的散沙。我并不希望自己的人生如散沙一盘。哪怕每天只有一个小时的时间去写作(事实亦是如此),日子也会因为这一个小时而变得不同,它不再是一个男人蹉跎岁月的流水账,更不是一个男人喜怒哀乐最终归于虚无的幻灭史,它于自身最大的意义就是:这个叫作王建平的男人每天都在试图探寻现实生活以外的世界,那里他只负责思考与表达,他没有任何标签,甚至是不是叫王建平也无所谓。你可以用心灵、精神甚至灵魂这样的词眼去形容那个世界,但这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写作是一种本质的状态,是极为纯粹的内在工作。佛家所说的“无我”,就是褪除标签(最大的标签就是王建平本人)的过程。王建平做了一件在这个世界上只有他才能做的事。做这件事的时候,他忘了自己姓甚名谁。无非如此。

    写作,就是想把延口残喘的生存变成生活本身。非得捡出一条意义的话,这大概算。

    构设这部小说的时间更为久远。当年构想有三部关于白鸦这个人物的小说,后来写出了第一部,叫作《众生之死》,是一部短篇作品。机缘凑巧,写成后刚好网络有了征文比赛,于是平生第一生参加了比赛(也许也是最后一次)。理所当然,它没有获奖,但也是我首次把自己的小说放在较为公开的平台上供人评阅,换言之,有较多读者来读我的文字,那是第一次。我是个无可救药地比较在意别人评价的人,有人阅读有人评价这个事实反倒让我非常不适应。基于写作本身的特殊性,阅读有时候会成为一种无法言说的误会。后来我又得知了比赛之外的一些规则,原本是个厌恶竞争厌恶营销的人,觉得还是安安静静写作,孤独的写作,才是最适合自己的本质行为。所以,后面虽有几部小说,然而几乎无人阅读。

    《染尘湖边的父子》即是白鸦第二部。动笔之前,我完全没有预料到它会让我如此煎熬。在一段时间内,我甚至疑心无法完成它。这几乎是一个和文字战斗的过程,到处是陷阱,一不小心就会陷入“编织情节”的窠臼。头脑当中存活的人物并没有随着写作而愈加亲近,相反,他们越来越陌生,似乎为了表明他们不是我的傀儡,有时候不得不整章重写,直到讨得他们的欢心。我发现自己在写作中似乎是个很有野心的人,绝不允许自己的真诚低于心中的那一道坎。很难给这道坎一个正确的定名,我只能感受,用直觉去揣摸文字,直到认为自己已经尽力,在相同的框架内再写不出比眼前更好的作品。

    认真地去写一部也许无人阅读的作品,这不是一件很可笑的事。尤其是对我这样才华并不横溢的人而言。这么多年来,我一直不断地质问自己,为什么要写作。这个问题有个前提,假使无人阅读,一片寂寥,既无赞美亦无批评,写作的意义何在!这个孤独而苍凉的问题从来没有被顺利消解。但仔细一想,写作本身不就是孤独而苍凉的吗?且不说那些死后作品才会世人认可的作家,即便生前已名声斐然,写作带给他的和他所真正需要的是否真正对称?

    这又回到了本源的问题。

    之所以如此计较,纠结,正因为我所有的文字都是而且必须是紧紧围绕着“人”而展开的。用一种情境去质问去探索,构成了这部小说的主要元素。人物虽然是虚拟的,但毫无疑问他们就是人本身,他们和我一样迷惘,一样质疑,一样探索。在这个意义上,哪种类型,是悬疑还是都市情感,实在不重要。在我眼里,小说根本没有类别之分,所谓传统小说和类型小说的区别仅仅是一种商业化的操作,市场和写作者本身没有关系,如果有关系,那写作就不再是内在工作,不再和心灵有关,它只是文字商品。所以,哪怕是顶着悬疑的名头去写《染尘湖边的父子》,哪怕整个框架基于某些原因是完全架空的,哪怕人物本身的属性和特征也并不现实,文字本身却是真诚的。

    悬疑是询问的最好方式。它和我们探寻本质问题的方式是一样的:最初我们只能看到某些现象,随后像洋葱一样剥开,最后才能瞥见其中藏着的内核。正因如此,白鸦这个人物深得我的喜爱,他不像其他侦探小说那样,是一名侦探或推理大师,不,他是个缺乏社会属性的角色,是一名“绝望症”患者。正因如此,他能够站在另外的角度看待人本身,去解构那些在思维和情感的漩涡中挣扎的人们,一次又一次地去追问人真正存在的状态,一次又一次地通过追问“人为什么会死”去查明人的社会属性究竟藏有多大的陷阱。他并不是在探案,他是在探寻人本身存在的意义,用小说中的话来说,是通过建立人物的精神内核去查明他们为什么活着,为什么死去。

    但他并非主角。这是一部几乎没有主角的小说。我用横跨了数十年,以两条线索相互贯穿的描述手法,不止是为了刻画一个所谓主角的形象。要做的仅仅是展示,关于人在环境中的挣扎与屈服,反抗与毁灭,都在展示中由读者自己去解读,其中并不包含我的任何态度。这些要素全部蕴藏在我心中,你可以说它们就是我的思考和观察所得,也可以说它们是我隐而不发的情感的落脚点,但事实绝非如此单纯,非常坦诚地讲,小说写作者是掌控不了全部要素的,这正是写作吸引人之处:我在表达,然而我并不知道表达的最终指归是什么。人们有替一切事物定名的野心,然而从来没有达到过。一旦达到,艺术就没有存在的必要。

    所以,如果真的有读者(但愿如此),希望你们不要抱着某种目的去阅读这本书,不要把它当成一部流行的悬疑作品,一部为了设定而设定的小说。唯有去除自身的标签,阅读才是一件纯粹的事。仅仅是希望而已。然而鲁迅先生说:“希望之于虚妄,正与绝望相同。”

    是为记!

    2019.11.29于云和

  • 孩子,我们去哪儿
    · 情感 · 心理 · 成长 · 教育 · 孩子
    13 人加入书架
    作者自述:版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作者:写作者王建平(来自豆瓣) 来源:https://www.douban.com/note/743743720/ 这部小说我写了三年。三年,说短不短,相当于一个孩子入读高中至毕业。期间发生了很多事,唯一没有变的大概就是文字在不断地积累、翻新,甚至推倒重来。一天又一天,如蜘蛛织网,蜜蜂筑巢。这其实是一件挺没有情趣的事。我不是作家,也不想成为作家。我不认为自己能够写出大众愿读的作品,至今对“大众”这样的词眼仍然保持警惕的心态。写作对我来说只…展开
    作者自述:

    版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作者:写作者王建平(来自豆瓣)

    来源:https://www.douban.com/note/743743720/

    这部小说我写了三年。三年,说短不短,相当于一个孩子入读高中至毕业。期间发生了很多事,唯一没有变的大概就是文字在不断地积累、翻新,甚至推倒重来。一天又一天,如蜘蛛织网,蜜蜂筑巢。这其实是一件挺没有情趣的事。我不是作家,也不想成为作家。我不认为自己能够写出大众愿读的作品,至今对“大众”这样的词眼仍然保持警惕的心态。写作对我来说只是一个普通男人的一种普通的生活方式,没有什么高大上的理由,只于我自身有意义。倒也不是没有做过一些翩翩的梦,岁月积淀,年龄渐长,梦大都成了灰色,唯有“我只能普通也必然普通”这样的真理逐渐明晰。如果真有小部分读者能在茫茫书海中找到并且愿意阅读我的文字(这近乎是奇迹),大概是很凑巧地对我的文字世界产生了共鸣所致。所以哪位编辑愿接受我的文字,我是感激涕零的,毕竟我总觉得有人捧着我的书去阅读,这是一件很奇怪的事。

    正确的来说,我大概只能算一名写作匠,不管自身技艺如何,外界境遇如何,总是很认真的在一笔一笔地写,琢磨琢磨,修整修整,看看是不是会有一些类似于虚荣心的杂质掺杂其中。最终,所有的文字构建了一个不存在于这个世界的世界。

    这世界于我有大意义。我爱这样的世界。写小说就是这样的体验:有构建虚拟世界的能力,那些虚拟世界中存活的生命似乎比现实中的更为可亲。要做的仅仅是把这个世界描绘出来,笔和文字只是工具,它们的背后存在许多鲜活的试图用尽一切方法表达的本质体验。小说和其他文体不同,既不像戏剧一样需要舞台作为媒介,亦不像随笔一样需要作者站上前台。它没有理念,不需态度,但又并非纯粹的故事。故事并不主观,谁讲都一样,区别无非是刻板或活灵活现。然而小说不同,它仅属于我,在这个世界上,我是唯一能够讲述并且能用王建平式的语态讲述的人。无可替代。任何一部合格的小说都是如此,哪怕它成为商品在书架上被贩卖,私人化的语态仍然无人能够剥夺。

    正因如此,我才能坚持用三年的时间去写一部不足二十万字的小说。这不是自律,不是毅力,更和努力扯不上关系。比起普鲁斯特等伟大的作家,三年自然不算什么,但你或许能够想象一下,这部小说就像一条线,串起了一千多个日子。把这条线去掉,这些日子就会成为轰然坍塌的散沙。我并不希望自己的人生如散沙一盘。哪怕每天只有一个小时的时间去写作(事实亦是如此),日子也会因为这一个小时而变得不同,它不再是一个男人蹉跎岁月的流水账,更不是一个男人喜怒哀乐最终归于虚无的幻灭史,它于自身最大的意义就是:这个叫作王建平的男人每天都在试图探寻现实生活以外的世界,那里他只负责思考与表达,他没有任何标签,甚至是不是叫王建平也无所谓。你可以用心灵、精神甚至灵魂这样的词眼去形容那个世界,但这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写作是一种本质的状态,是极为纯粹的内在工作。佛家所说的“无我”,就是褪除标签(最大的标签就是王建平本人)的过程。王建平做了一件在这个世界上只有他才能做的事。做这件事的时候,他忘了自己姓甚名谁。无非如此。

    写作,就是想把延口残喘的生存变成生活本身。非得捡出一条意义的话,这大概算。

    构设这部小说的时间更为久远。当年构想有三部关于白鸦这个人物的小说,后来写出了第一部,叫作《众生之死》,是一部短篇作品。机缘凑巧,写成后刚好网络有了征文比赛,于是平生第一生参加了比赛(也许也是最后一次)。理所当然,它没有获奖,但也是我首次把自己的小说放在较为公开的平台上供人评阅,换言之,有较多读者来读我的文字,那是第一次。我是个无可救药地比较在意别人评价的人,有人阅读有人评价这个事实反倒让我非常不适应。基于写作本身的特殊性,阅读有时候会成为一种无法言说的误会。后来我又得知了比赛之外的一些规则,原本是个厌恶竞争厌恶营销的人,觉得还是安安静静写作,孤独的写作,才是最适合自己的本质行为。所以,后面虽有几部小说,然而几乎无人阅读。

    《染尘湖边的父子》即是白鸦第二部。动笔之前,我完全没有预料到它会让我如此煎熬。在一段时间内,我甚至疑心无法完成它。这几乎是一个和文字战斗的过程,到处是陷阱,一不小心就会陷入“编织情节”的窠臼。头脑当中存活的人物并没有随着写作而愈加亲近,相反,他们越来越陌生,似乎为了表明他们不是我的傀儡,有时候不得不整章重写,直到讨得他们的欢心。我发现自己在写作中似乎是个很有野心的人,绝不允许自己的真诚低于心中的那一道坎。很难给这道坎一个正确的定名,我只能感受,用直觉去揣摸文字,直到认为自己已经尽力,在相同的框架内再写不出比眼前更好的作品。

    认真地去写一部也许无人阅读的作品,这不是一件很可笑的事。尤其是对我这样才华并不横溢的人而言。这么多年来,我一直不断地质问自己,为什么要写作。这个问题有个前提,假使无人阅读,一片寂寥,既无赞美亦无批评,写作的意义何在!这个孤独而苍凉的问题从来没有被顺利消解。但仔细一想,写作本身不就是孤独而苍凉的吗?且不说那些死后作品才会世人认可的作家,即便生前已名声斐然,写作带给他的和他所真正需要的是否真正对称?

    这又回到了本源的问题。

    之所以如此计较,纠结,正因为我所有的文字都是而且必须是紧紧围绕着“人”而展开的。用一种情境去质问去探索,构成了这部小说的主要元素。人物虽然是虚拟的,但毫无疑问他们就是人本身,他们和我一样迷惘,一样质疑,一样探索。在这个意义上,哪种类型,是悬疑还是都市情感,实在不重要。在我眼里,小说根本没有类别之分,所谓传统小说和类型小说的区别仅仅是一种商业化的操作,市场和写作者本身没有关系,如果有关系,那写作就不再是内在工作,不再和心灵有关,它只是文字商品。所以,哪怕是顶着悬疑的名头去写《染尘湖边的父子》,哪怕整个框架基于某些原因是完全架空的,哪怕人物本身的属性和特征也并不现实,文字本身却是真诚的。

    悬疑是询问的最好方式。它和我们探寻本质问题的方式是一样的:最初我们只能看到某些现象,随后像洋葱一样剥开,最后才能瞥见其中藏着的内核。正因如此,白鸦这个人物深得我的喜爱,他不像其他侦探小说那样,是一名侦探或推理大师,不,他是个缺乏社会属性的角色,是一名“绝望症”患者。正因如此,他能够站在另外的角度看待人本身,去解构那些在思维和情感的漩涡中挣扎的人们,一次又一次地去追问人真正存在的状态,一次又一次地通过追问“人为什么会死”去查明人的社会属性究竟藏有多大的陷阱。他并不是在探案,他是在探寻人本身存在的意义,用小说中的话来说,是通过建立人物的精神内核去查明他们为什么活着,为什么死去。

    但他并非主角。这是一部几乎没有主角的小说。我用横跨了数十年,以两条线索相互贯穿的描述手法,不止是为了刻画一个所谓主角的形象。要做的仅仅是展示,关于人在环境中的挣扎与屈服,反抗与毁灭,都在展示中由读者自己去解读,其中并不包含我的任何态度。这些要素全部蕴藏在我心中,你可以说它们就是我的思考和观察所得,也可以说它们是我隐而不发的情感的落脚点,但事实绝非如此单纯,非常坦诚地讲,小说写作者是掌控不了全部要素的,这正是写作吸引人之处:我在表达,然而我并不知道表达的最终指归是什么。人们有替一切事物定名的野心,然而从来没有达到过。一旦达到,艺术就没有存在的必要。

    所以,如果真的有读者(但愿如此),希望你们不要抱着某种目的去阅读这本书,不要把它当成一部流行的悬疑作品,一部为了设定而设定的小说。唯有去除自身的标签,阅读才是一件纯粹的事。仅仅是希望而已。然而鲁迅先生说:“希望之于虚妄,正与绝望相同。”

    是为记!

    2019.11.29于云和

喜欢的短篇0

他还没有喜欢的短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