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关注
    11
  • 被关注
    411
鹿迢迢
鹿迢迢
2017-02-07 加入
豆瓣阅读作者:鹿迢迢

2017-06-19 发表第一篇作品。

前悬疑杂志编辑,现儿童图书编辑:)

长星照耀十三个州府

鹿迢迢关注的作者

  • 申子辰
    生活悬疑 · 罪案故事
    1185 人关注
  • 雲隱
    小说 · 脑洞
    4041 人关注
  • 单迦暮
    成长逆袭 · 生活悬疑
    67 人关注
  • 妮寇
    生活悬疑 · 罪案故事
    8 人关注
查看全部

鹿迢迢的在售作品9

  • 枕头人
    枕头人连载
    · 治愈 · 黑色幽默 · 暗黑 · 高智商犯罪 · 多重人格 · 生活悬疑
    515 人加入书架
    作者自述:有一年去上海参加书展,在地铁站,我遇到了一对很奇怪的父子:父亲年纪不小了,大概60左右,松松垮垮的身材,肩膀上斜背着一个水壶,牵着儿子的手;而儿子也有30岁左右,很清瘦,穿格子衫,背着电脑包,是程序员的打扮。 等地铁时,儿子的嘴里一直发出狗叫、咳嗽声、脏话混合在一起的声音。 “咳咳,艹,汪呜——” 所有人都在回头看他,他垂着头,看着地面;他的父亲挺着腰杆,迎视那些好奇和憎恶并存的目光,握紧了他的手。 父亲把他送上地铁,然后自己站在车窗外,一直向他挥手,仿佛是第一次送孩子去幼儿园的慈父;…展开
    作者自述:

    有一年去上海参加书展,在地铁站,我遇到了一对很奇怪的父子:父亲年纪不小了,大概60左右,松松垮垮的身材,肩膀上斜背着一个水壶,牵着儿子的手;而儿子也有30岁左右,很清瘦,穿格子衫,背着电脑包,是程序员的打扮。

    等地铁时,儿子的嘴里一直发出狗叫、咳嗽声、脏话混合在一起的声音。

    “咳咳,艹,汪呜——”

    所有人都在回头看他,他垂着头,看着地面;他的父亲挺着腰杆,迎视那些好奇和憎恶并存的目光,握紧了他的手。

    父亲把他送上地铁,然后自己站在车窗外,一直向他挥手,仿佛是第一次送孩子去幼儿园的慈父;而他连头也不曾回一次,一直埋在膝盖间。

    他嘴里奇怪的声音持续了一路。

    地铁上很拥挤,他周围却一直有三四个空座,谁也不敢坐到他身边。

    后来,我才知道,这是一种病,“秽语综合征”。发病原因不详,治疗方法不明。

    只是这对父子住进了我的心里。

    看完周一围主演的话剧《枕头人》后,我终于知道,这对住在我心里的父子,可以走到读者的眼前了。

    我希望把这个故事献给那些“住在星星上的家庭”,献给很少被人看到的角落,献给一直不肯松开孩子手的那位父亲。

  • 人鱼不是法外狂徒
    · 搞笑 · 冒险 · 架空 · 架空世界 · 都市幻想 · 脑洞 · 脑洞故事
    1157 人加入书架
    作者自述:这个故事的灵感来自一条新闻:日本方决定将福岛核电产生的废水排向大海。看到这条新闻,我眼前突然出现一幅画面,在海底很深很深的地方,住着一群原始、单纯、快乐的人鱼。他们有自己的文明,有自己的歌谣,千万年来和人类社会相安无事地生存着。当核废水排进去后,他们的生活会受到怎样的冲击呢?
  • 虞美人不开的夏天
    · 青春 · 人性 · 犯罪 · 高智商犯罪 · 复仇计划 · 罪案故事
    5086 人加入书架
    作者自述:我生活里真实案件改编,已经进入二审流程。(不是我干的)
  • 当后妈这件小事
    · 治愈 · 喜剧 · 轻松 · 亲子 · 职业女性 · 家庭故事
    920 人加入书架
    作者自述:故事的内核依旧是“幸福的人,一生都在被童年治愈;不幸的人,一生都在治愈童年”。当你和一个人交往时,你面对的不仅仅是眼前这个成年人,更是他背负的童年记忆和家庭。这很有趣,实际上,任何让你感到无法理解、感到讨厌的人,你都能在他们的童年回忆里找出和“他为何是这样的人”有关的蛛丝马迹。当然,你莫名其妙感到喜欢的人,你也能在他的人生经历找到与你雷同、被你认可的人生路径。
  • 监控下消失的他
    警察 · 社会事件 · 生活悬疑 · 都市犯罪 · 警察故事 · 复仇计划 · 罪案故事
    作者自述:故事的灵感,来自新闻“杭州监控下失踪的妻子”。 看到那个新闻时,我在想,如果是这个家的丈夫失踪呢? 如果是丈夫凌晨5点在监控下离奇失踪,谁是最大的嫌疑人?她为什么要这么干? 表面上看,写的是仇恨。实际上,写的是童年。 好的童年,治愈人的一生;不好的童年,人要花一生来治愈。 两个人交往时,实际上是在与对方的整个童年经历交往。 故事里这对夫妻的童年,是我唯一没有写的。 在心里,我想了很多关于他们的人物小传,我知道他为什么会那么暴戾,她又为什么会做出那样的选择。 但是此处,我选择…展开
    作者自述:

    故事的灵感,来自新闻“杭州监控下失踪的妻子”。

    看到那个新闻时,我在想,如果是这个家的丈夫失踪呢?

    如果是丈夫凌晨5点在监控下离奇失踪,谁是最大的嫌疑人?她为什么要这么干?

    表面上看,写的是仇恨。实际上,写的是童年。

    好的童年,治愈人的一生;不好的童年,人要花一生来治愈。

    两个人交往时,实际上是在与对方的整个童年经历交往。

    故事里这对夫妻的童年,是我唯一没有写的。

    在心里,我想了很多关于他们的人物小传,我知道他为什么会那么暴戾,她又为什么会做出那样的选择。

    但是此处,我选择留白。

    希望给看到故事的你一些思考。

鹿迢迢的评论2

鹿迢迢喜欢的短篇0

他还没有喜欢的短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