犀读:好文笔是读出来的

专栏连载
向鲁迅、张爱玲、沈从文等大家索要文章秘技
作者舒明月
类别
期数共 30 篇, 正在更新
阅读
创作中,已发表 30 / 35 篇 21389 人订阅

谁没有行云流水妙笔生花的梦?然而写来写去,多数人还是文笔枯涩了无意趣。原因常常不在写得不够多,而在读得不够多,并且读得不对路。遇到好作品,倘若囫囵吞咽下肚,最后只能落得个二师兄“白着眼胡赖”的结局。明月我开设这个专栏,是要把真正的中文经典一匹匹牵到你面前,捆绑、放血、剥皮、大卸八块——总之,残忍地宰杀——事毕,再挑剔出最上等的精肉铮骨,浓浓地炖成一锅好汤,款款地举案齐眉,候你享用。当然,筒子们要做的不只是喝汤,还包括复制这一犀利的阅读过程。瞪大眼支楞起耳吧,我向你保证,好文笔是读得出来的,而且无需经年累月。高效率地吸收经典写作的营养,妥妥地化为己有,这是本书的要义。

  • 仔细研究一下会发现,在色彩之外,鲁迅对景和物的“形”并没有着笔太多,不过是“单瓣”、“磬口”几个词而已。之所以给人以难以抹灭的印象,设色之妙占据了七八成。他在这一段中使用的全都是饱和度相当高的色彩。……与鲁迅的清冷凄艳不同,张爱玲笔下是一片彩绣辉煌,流光溢彩,像撒了金粉一样,有人民群众喜闻乐见的富贵气象。

    2014年8月12日 ・ 99112 阅读
  • 鲁迅擅点绘,张爱玲惯撒金,这个刘鹗呢?大概就是以大块的晕染出色了。两个奇崛恢弘的比喻让瑰丽的色彩充塞宇宙,人被罩入其中,有一种陶醉的感觉。王国维说:“有造境,有写境,此理想与写实二派之所由分。然二者颇难分别。因大诗人所造之境,必合乎自然,所写之境,亦必邻于理想故也。”刘鹗这一段是在描写济南千佛山的实景,可是王国维说得太对了,它美到不真实,美到令我联想至一篇日本童话,安房直子的《狐狸的窗户》。

    2014年8月16日 ・ 82812 阅读
  • 台湾的简媜是个将散文写得如诗一般惊心动魄的作家。她将女作家惯有的清丽婉约与一种瑰伟卓荦、磅礴丰沛的张扬生命力结合在一起,形成自己独具魅力的风格。……我是她胸襟上的丝绣帕,髻上的红彩花,岁月碾过的茅茨土屋里忽然照见的一只乳燕。……有了出乎意料的第三个譬喻,整个句子就如完睛之龙凌空而来,任谁都会被它的鳞鳞金光击中性灵,引发情思摇曳。我大概是在大学时读到此句,如今十年过去了,仍念念不忘,不时缱绻唇齿间。

    2014年8月23日 ・ 84454 阅读
  • 虽然钱钟书和张爱玲一样欠仁厚,但张爱玲的讽笔一般只指向男性,关于女性的心理则有许多熨帖的佳作,灌注了极大的同情。钱钟书却是两性通杀,全然一副冷硬心肠。

    2014年8月30日 ・ 81826 阅读
  • 明清世情小说中的情色或色情场面描写,总有挥之不去的猥琐气息。这大概是缘于作者的三观不正,或者干脆说缘于他们的精分。明明是导淫之作,靠色情来打开销路,偏偏还要在明面上讽刺一番,在开头或是结尾处教诲几段。更有甚者,小说里的男女方在紧妙处,他突然又来几句画外音,感慨一回世风日下。如此精分,压抑不下又宣泄不得,写出来的文字自然难舒展,挤眉弄眼地面貌可恶。

    2014年9月6日 ・ 81573 阅读
  • 作家的创造力是靠具体的词与句来承载,每一词都有其明暗色泽,每一句都讲究快慢节律,且句与句之间还有彼此的应和反复。如果在这些具体的地方存在许多难以沟通处,无法亦步亦趋地传递其妙趣,作品也就失去了很大一部分文学上的光彩;也许它还建制宏伟且主题深邃,但要宏伟不如去读历史,慕深邃可以去看哲学,向文学当中寻觅,终有些缘木求鱼的赶脚。

    2014年9月13日 ・ 81144 阅读
  • 我们可见的古代文学,绵延有数千年之久,每个时代都有丰富的创作,鲜明的特色,写作者可汲取的营养可效仿的技巧太多太多了。正如知名评论家李静所言:“汉语曾经是一种多么优美繁丽的语言!它无所不能至,无所不能形,只要你足够贪婪强壮,想要得到的美都能满足。”

    2014年9月20日 ・ 80111 阅读
  • 村上春树说他在国外时由于浪迹漂泊无法养猫,便只好逗一逗附近的猫以缓解强烈的“猫饥饿”状态;爱狗的童鞋们要是无法养狗,附近又无可逗之狗,强烈推荐读一读《边城》,绝对有缓解“狗饥饿”的功效。

    2014年9月27日 ・ 79642 阅读
  • 所谓“文艺范”,也就是文艺不足范来凑,没有真挚而灼热的贯注,多属一种叶公好龙式的标榜。和龙一样,文艺也被赋予了某种不切实的想象,脱离了生命的沉痛和琐屑,成为轻盈的,透明的,与烟火俗世迥异的存在。从小有个音乐梦,辞职开间咖啡馆,改变世界要创业,放下一切去旅行。都市小资们的生活,仿佛是从这片土地上沧海横流的浊水中升腾而起的一股芬芳之气,无比清新洁净。

    2014年10月4日 ・ 80164 阅读
  • 历来女人腮边两颗坠子,因其特具女性气质且晶亮着摇摇晃晃,最能撩拨男人心弦。(妹子们还不速速无痛穿耳去……)读现代诗时,常常会发现诗人们的目光流连于此,遐想联翩。而美人的脚,相比于手,也同样更具想象空间,因此也被男性赋予了较多的情色意味。想想西门大官人与金莲小娘子的惊世恋情,正是始于足下的呢。曹雪芹果然深谙情色要义,一写就在点上。

    2014年10月11日 ・ 81228 阅读

喜欢这个专栏连载的人也喜欢

评论1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