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今春去也

专栏连载
民国虐恋,强人罗曼史
作者玛莎
期数共 61 篇, 正在更新
阅读
创作中,已发表 61 / 70 篇 3312 人订阅
¥6.99

孟向恒认得郁碧孙的时候,她十二岁,他十四岁。

一个离乡背井、孤身为质,一个世家贵女、娇养深闺。

那时候辰光正好,春来簪花,长街走马。整段少年时光里,她对他惕惕然如对天地。

孟向恒看清郁碧孙的时候,他二十八岁,她二十六岁。

他已是镇守一方的巡阅使,她却是容颜半老的阶下囚。

弑父之恨,妻女之死让他对郁家的恨足以刻骨。

她曾亲手向他开枪,却又凭借着他对她最后一点怜惜在他枕侧苟且偷生。

两个已无真心的人,心机算尽、反复纠缠。孽情在断壁残垣、连天炮火中疯涨。

天意拨弄,一错再错。

一个关于成长毁灭爱情的故事。

  • 着什么日子,六公子怎么也在这。” 孟向恒听他话里的意思,倒是还有别的客人。便问“葛小姐在这里请客,你不进去打点,这样慌张跑着做什么?” “可别提了,郁家的二先生在兰汀厅正等庆春班冯老板呐,已经迟了半个多小时了,正在火头上!我们一群底下人,是个个跳脚。” 郁二除了消夏,素来是不出常州的。眼下竟来了宽城,却无人知会他,也真正是一件奇事。

    2014年8月15日 ・ 6892 阅读
  • 习柔双手从他胁下穿过去,触到他制服上冰凉的肩章。她低声哀恳“放我走吧。” “你这样好,叫我怎么能放开手。” 孟向恒哄着她,吻纷乱的落下来,一点一点的、又凉又热。 “我想着过些时候换套带园子的房子,等开了春,带你去看西山住一阵。阿柔,咱们还有一辈子呢。”

    2014年8月16日 ・ 5494 阅读
  • 郁碧孙想了想,才问“莫不成母亲要宗姨替清微和孟向恒说项?” “你母亲正是这样想。” “我和你父亲商量过,孟家是知根底的人家。向恒虽然不是长子,但却也是嫡出,没有比他配清微更合适的,碧孙你看如何?” “父母亲必然思虑周全,我看也很好。”郁碧孙微微笑道,伸手转了转桌上的甜藕盏子。藕块在金黄的糖水里沉沉浮浮,瞧着悦目动人的紧。

    2014年8月22日 ・ 5222 阅读
  • 葛芸婕冷嗤了一声“如何能怪你,只怕这件事孟向恒也不能脱开关系。何师长从前出身孟帅的侍从室,算起来简直是孟府上的家生奴才。他太太做这样的事,若是孟向恒不知道,那也真是吞了熊心豹子胆了。” 施怜云听了这话,心里浇了一盆冷水一般,抚着膝盖呆了一会才说“不会的,向恒最是直肠子,一个忠厚人。我苦些难些,是不后悔的。”说完呆在那里,眼中簌簌落泪,流不完一样。 葛芸婕知道她是个聪明人,内中的利害早就想明白了。只是想不到她待孟向恒用心之深,如此遮着眼睛哄鼻子。一时葛云婕也无话可说了。

    2014年8月23日 ・ 5109 阅读
  • 医生是个德国人,只简单懂一两句中文,两个人在客厅里用英文交谈。习柔娓娓说着症候,病情似乎并不严重,聊了一阵,药也没开就走了。

    2014年8月29日 ・ 4994 阅读
  • 她已经三个月都没有行经,常常觉得困,食欲亦不振。那天德国人说怀孕的可能性很大,因为前一阵整日奔波,营养又跟不上去,才不大显怀。这些日子她吃得不多,肚子却疯长起来。习柔其实心里隐隐也猜到了,如果是临去前孟向恒那一次闹酒怀上的,算来快要四个月了。她同德国人说打算给丈夫一个惊喜,请他不要同其他人说。 孩子日渐要长,她打定主意,不能再等了。

    2014年8月31日 ・ 4988 阅读
  • 那晚之后,碧孙就像是特地躲着他。孟向恒忙着找人打点付英成的事,有时候也疑心是他自己想多,见不着面的原因是因为他和碧孙都很忙。然而他很快的否定了这个想法,因为有一天他和清微打网球时,他看见碧孙远远的看着他们。 她就是在躲着他,这个想法他回忆起少年时代的许多事。而当他再想要想得深一些的时候,却胆怯了。 在搅得他心神不宁这件事上,她还是像从前一样有本事。

    2014年9月5日 ・ 4965 阅读
  • 这样的景况下,孟向恒自然不方便再待。不等他们请了郁为颋和郁俊升来,他便坐车回默园去了。过了一夜,清微偷偷打电话来,他才听清微说昨夜里碧孙被捉回来,郁为颋把一家老小叫拢到书房,当着众人的面将碧孙一顿痛打。碧孙不肯服软,又阴阳怪气的说了许多话,郁为颋一气之下把书桌上的一面银盾迎着她的脸掷出去,幸而她抬手挡了一挡,仍然击伤了额头。碧孙流了一脸的血,犟起来不肯去医院,车也丢了不要,跑到外头叫了一辆汽车回陈家巷的寓所去了。

    2014年9月7日 ・ 4963 阅读
  • “你让他住在你家?” “倒不至于,昨天碰巧他打电话来,听说我挨了打,就赶过来照顾一阵。” “早知道你这里有人眼巴巴的要侍疾,我也不来了,”孟向恒这下冷笑了一声,拧灭了烟头“那样的人,捧是捧,总不好再让他登堂入室,难道要对一个戏子动真感情?” 碧孙听他这样说,一扁嘴“张嘴戏子,闭嘴戏子。他也是父生母养,也凭本事吃饭。只因为是个唱戏的,就该受人轻贱受人指摘?你怎么也和他们一样,说起人分三六九等的话来了?”

    2014年9月12日 ・ 4939 阅读
  • 因为习柔不见了。 这个时候天刚黑,天黑后雪越来越大,路上结冰,少有车行。常季荪已经让警备司令部的人秘密的在全城搜找,然而阵仗不能太大,务必不能让老帅和大爷察觉。

    2014年9月13日 ・ 4898 阅读

喜欢这个专栏连载的人也喜欢

评论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