豆瓣阅读

    安世的挽歌

    连载
    这是一首琴鸣与枪声的安魂曲
    作者张洲逸
    期数共 8 篇, 正在更新
    阅读
    创作中,已发表 8 / 16 篇 704 人订阅
    作者尚未对全本定价,暂时不能购买全本

    本书献给为了和平而牺牲的人们。

    故事舞台是在二战前期战火风飞的欧洲大陆。国际科学联合限制机关“ISHMAEL”旗下的“德意志复兴报社”表面上是为德国纳粹服务的党卫军媒体,但实际上听从总部“ISHMAEL”将收容的少女投入药物加以强化战斗力,使其成为对抗战争的尖兵。然而,随着主角们执行各项暗杀任务,他们渐渐发现这个组织的目的远不是简单对抗纳粹这么简单……

    这个故事讲述了两个时代的两种人面对科学的态度。1939年的女主公Emilka因为战争的爆发而与父母失散,加入了一个名叫德意志复兴报社的组织,这个组织受到当时国际科学限制联合会的指示不断暗杀制造杀人机器的科学家,以图遏制战争蔓延的势头。

    而另一个时代,1997年的一天,一个中国留学生Robin在一次偶遇中,遇到了一个自称为Mint的女孩,一场关于战后国际科学限制联合会的惊人计划就将被解开……

    • 离1941.8.22已经过去了两个月整,我孤自一人走在昏暗的街上,这里没有令人坐如针毡的玻璃打磨声。显而易现,寂静的街上不存在生命的气息,而且四周漆黑一片,但对我而言,这是最能让人放下一切防备的气氛。 手中的琴匣,在此刻变得异常沉重。 “嗒嗒嗒”我似乎被什么绊倒了,整个身体毫不挣扎地便裹入了皑皑白雪之中。空气冰冷,这是我从没感受到的彻骨的寒冷。被冻僵的四肢让我觉得自己已经不存在于这个真实的世界中。 “沙沙沙”我就这样安详的躺在雪地上,内心显得安适异常,夜色中的雪开始抓住了静止的自己,没错,这一刻,我似乎已经置身于这个世界之外。

      2014年8月26日 ・ 432 阅读
    • 苏黎世的秋意渐渐变浓了。 我来到这儿已经一个多月了,也已经适应了这儿的生活。每天在报纸上看到如今战火蔓延的世界,这里却是一片闲适与和平,这让我非常感谢他和他们,能把我领到这儿,并让我和他们一起生活。这里恐怕是如今欧洲唯一一个在战火中独善其身的国家,瑞士。 我的新家在一个名叫“绯色故事会”的庭院里。如果没记错的话,英语叫做:Red Legends,是一个非常不起眼的公寓楼,然而在我和Alice姐姐的房间里,却能惊喜地能看到和晴空一般湛蓝的苏黎世湖。并且,它那赏心悦目的红色屋瓦正符合它优美而具有诗意的名字。大家都在这个公寓里一起工作,办公地点在这栋楼的底楼,是一个名叫“德意志复兴报”的报社。

      2014年8月31日 ・ 325 阅读
    • 当自己还在梦境中的时候,女孩听到了门把轻声旋开,又轻声合上的声响。 隔着眼帘,能感受到日光灯闪烁了两下,照亮了整个屋子。 “已经睡了?” “恩。”自己呢喃着话语。 虽然被迫搬到这个公寓有一段时日,但说实话,仍然无法适应夜晚如此的光芒。那人似乎在屋子中收拾被自己散乱一地的东西,发出了悉悉索索的声响。 然而这个声响在此刻停了下来,躺在沙发上的女孩吃力地把眼睛眯成一条缝,开始接受这样的人造光。于是她看见面前这个男人正弯下腰,捡起了一张散落在地上的照片。 “Mint (明特,薄荷) 照片上这人是谁?”

      2014年9月14日 ・ 272 阅读
    • 乌云已经在城市的上空集结多时,终于在黄昏时刻随着几声轰隆隆的雷声下起了大雨。班霍夫大街上的行人纷纷都打起了雨伞,行人匆匆而过组成了单一的色调,就如同此刻天空中缓慢挪移的乌云。 人们在这样毫无生气的寒冷天气下,似乎都不愿意停下半步。日益动荡的欧洲让这座城市,即使是在元旦之夜,也笼罩于一片不安中,人们并不能因为即将跨入新的一年而高兴。 大街尽头的布尔克利广场站立着一位身穿格子衬衫与淡紫色棉衣的小女孩,在此刻显得优雅而美丽。她为了躲雨,站在了一旁店铺所张开的蓝色布檐下,从她身旁走过的匆匆人群完全无法吸引她的注意,似乎在此地等着某个人。 这个时候,从大街的另一头匆匆走来一个人影。

      2014年9月28日 ・ 268 阅读
    • 这是一个陌生的城市,自己从上海来到这里也才短短的一周,一切都还处于一种小心翼翼的好奇中。 前两天一直在置办住宿和暂居的各种手续,一直没有来看看实习的地方,直到今天。 “这个点打电话联系研究所也应该无济于事吧。”Robin挠了挠头,准备转身离开。 这个时候,不远处传来罐头掉落地面所发出的"咣当"声,Robin顺着声响向前看去,只见一位穿着蓝色外套的女孩的背影站立在雪天无人的街心,手上没有打伞,任由皑皑白雪落在自己的身上。她金色的长发上如同雪夜盛开的花,随风飘然。

      2014年10月12日 ・ 313 阅读
    • 报社下午茶的时间是女孩们最喜欢的时光,地点大都会在公寓的四楼住宿区的Charlotte和Franziska房间,因为这个房间有着Charlotte那一整排的书柜和一张英式茶几,于是这里似乎从很久以前开始就成了下午茶的首选地点。

      2015年1月15日 ・ 289 阅读
    • 1940年开春,街市上流传着一些好消息,德意志第三帝国在去年占领波兰后就没有了动静,政治家的聚会都似乎达成了一种妥协。就此,欧陆上的战争硝烟已经开始消散,不同的报纸开始说着不同的故事,“假战”这个新词渐渐成了大部分人共同的观点,似乎和平又将回到欧洲。 然而,此刻的报社异常繁忙起来,大人们就连瑞士的“送冬节”都没理睬,整日都是情报科人员忙碌的身影。相对于情报科,执行科的先生们和姑娘们却没有感到什么。 Lucis带领着我们来到报社别馆的二楼会议室,我疑惑地问道:“Lucis姐姐,报纸上不是说战争很快就要结束了吗?”

      2015年3月13日 ・ 296 阅读
    • 残阳被晓月代替了,黄昏消失在无言中。逐步暗淡的天空恍若是是自己唯一的救命稻草,此刻一已经不复存在。 赞美诗已经停止吟诵,而自己四肢此时此刻已经变得失去知觉,过了好久才能再次感受到双手的存在,我渐渐挣扎着从地上坐了起来,自己起了整理了一下凌乱的白色长袍,以及凌乱的黑发。 古老如同城堡一般装饰的屋内昏暗潮湿,身边散乱地摆放着一些不可名状的道具,而即将燃尽的白烛下,我看到了许多人影在外踱步。 “唔……好痛……”这个时候自己感受到一阵刺痛从双眼传来。 刚想离开这里的我,不小心踩到一块玻璃。碎裂的声音从脚下传来。

      2015年7月24日 ・ 223 阅读

    喜欢这个连载的人也喜欢

    评论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