床笫之间

床笫之间

7.53012 评价豆瓣读书
免费试读

作品简介

《床笫之间》是作家最著名的一本短篇小说集,共收入《两个碎片》、《来来回回》、《精神病之城》、《床笫之间》等著名短篇小说。《两个碎片》叙述的是人类的情爱是永恒的主题,探索人类恋爱的心理活动和复杂的精神活动。《床笫之间》描写爱情在人类生活中的重要地位和维持家庭关系的意义。

《床笫之间》是麦克尤恩继《最初的爱情,最后的仪式》之后的第二部短篇小说集,是作家重要的成名作。本书共收七个短篇,与《最初的爱情》一脉相承,却有更加成熟,更加大胆,更加尖锐,更加阴郁与绝望,更加现实又更加魔幻,也愈发逼近你拒绝观看的真相,挖掘你隐藏最深的意识深处的欲望与幻想。

伊恩·麦克尤恩(1948—),本科毕业于布莱顿的苏塞克斯大学,于东英吉利大学取得硕士学位。从一九七四年开始,麦克尤恩在伦敦定居,次年发表的第一部中短篇集就得到了毛姆文学奖。此后他的创作生涯便与各类奖项的入围名单互相交织,其中《阿姆斯特丹》获布克奖,《时间中的孩子》获惠特布莱德奖,《赎罪》获全美书评人协会奖。近年来,随着麦克尤恩在主流文学圈获得越来越高的评价,在图书市场上创造越来越可观的销售记录,他已经被公认为英国的“国民作家”,他的名字已经成为当今英语文坛上“奇迹”的同义词。

作品目录

载入中

热门划线

  1. 在她仰着的苍白喉颈上,他仿佛看见了童年时代某个明亮早晨里那片耀目的白色雪野,他,一个八岁的小男孩,不敢在上面留下自己的脚印。7 人
  2. 我们很早就认识了,现在仍偶尔一聚,与其说是激情使然,不如说只是出于激情的记忆。6 人
  3. 我偏好的是未被灵魂的尖叫和哀鸣减损过的快乐。6 人
  4. 有时我记得看见她显出疲倦、沮丧而顺从的样子,傻瓜们将那误作女人味。5 人
  5. 和别的客人在一起时,我总是感觉谈话就像一个超越障碍训练场,矛盾、竞争和误解等等构成了重重沟壑和围栏。我理想中的谈话应该能让参与双方都能畅所欲言,将自己的想法表达完满,而不是无休止地设定和重设条件,为结论辩护。它甚至可以不需要得出什么结论。5 人
  6. “我一直梦想着某一天我的父母没有任何痛苦地融化掉,不是说发生了什么可怕的事,我不是希望他们死,我只是希望打扫干净场地,你知道,那样我才可以单独面对这个世界。”5 人
  7. 你眼中所见的图景。全是我们的繁殖行为。4 人
  8. 难道艺术不过是一种想要表现得很忙的愿望?不过是一种对于沉默、无聊的恐惧,用打字机重复的击键声就可以缓解?4 人
  9. 我们取悦不了对方,但仍在说话。我们是多愁善感的人。4 人
  10. 我像是一块烤肉,被海伦缓慢而随意地翻动。4 人
  11. 天空唯余一片苍黄,运河的臭气远远传来,减弱成一种甜熟的樱桃的气息,一种等待着陆时盘旋机群的忧郁。4 人
  12. 自由的机会终于到来,在他11岁的时候,父母将他从北非驻地送回英国,进了萨福克一间名叫伍尔弗斯顿·霍尔(Woolverstone Hall School)的寄宿学校。该学校的大多数学生都是工人子弟,都超过11岁,都来自破碎的家庭,粗鲁而残暴。害羞而敏感的麦克尤恩经过了一个心理震荡期,追忆这段时光时有意无意地使用过一个词“性地狱”(sexual hell)。研究者指出,这种“震惊”在他的早期作品中有着冗长的余波。4 人
  13. 奥博恩3 人
  14. 萨莉·克里3 人
  15. 为什么我要拖着她去伦敦富人阶层乏味的社交圈里打一转呢?3 人
  16. 侍应是个意大利女孩,约摸九岁或十岁的样子。眼光因成人化的思虑而沉重灰暗。3 人
  17. 女内衣楼层一派柔靡而撩人欲望的恬静,在他心中唤起一种禁忌感,他好想在某处躺下来3 人
  18. 你难道不想在床笫之间,有自己一番天地?3 人
  19. 他在写作里的试验,生活中却付之阙如。3 人
  20. 他坐下来,被自己的勃起吓坏了,很兴奋。3 人
  21. 清醒是一种细小而有耐性的英雄主义,那比周围的冰层还大的北极之洞在扩张,太大而难以名状,包含了视觉的无限可能。3 人
  22. 有时我看着她,想着我们谁会先死……面对面,在百衲被和乱糟糟的绒毛中度过冬天。她两手分别捏住我两个耳朵,把我的头捧在双掌之中,用迷蒙的黑色的眼睛注视着我,抿嘴而笑,笑不露齿……于是我想,是我,是我应该先死,而你会永远活下去。3 人
  23. 沃尔特·司各特3 人
  24. “这里的人,”我们离开狗狗餐厅时,特伦斯说,“彼此住得相隔这么远。你要开上四十分钟车才能见到邻居,而当你们最终到一起时,又用孤单导致的狂热把对方折磨得筋疲力尽。”3 人
  25. 他们喜欢上帝的概念,还有天堂和地狱,天使和魔鬼。他们经常谈论这些东西,我从来不能肯定那对他们意味着什么。我想那就有点像圣诞老人吧,他们既相信又不相信。3 人
  26. 重要的是,像每一个心高气傲的文学青年一样,“寻找自己的声音和题材”,乃是刻不容缓之事。年轻的麦克尤恩既不熟悉中产阶级的主流世界,也不熟悉工人阶级的底层社会,他熟悉的只是他自己,以及青春期的欲望、孤独与叛逆。3 人
  27. 他入迷于弗洛伊德和无意识理论,妻子彭妮所崇拜的神秘主义先验论给了他很大影响,或许还有毒品的“帮助”,使得介于意识和无意识深处的魍魉魅影,以种种复杂的变体在文字中获得了生命。3 人
  28. 3 人
  29. 怀3 人
  30. 奥博恩比他哥哥小十岁,他厌恶他和他的成功,但现在却奇怪地想得到他的嘉许。2 人
  31. 露西2 人
  32. 奥博恩闷闷地应道,并用手指揉眼睛,直到那种无法忍受的痒变成一种可以忍受的痛。2 人
  33. 萨莉·克里离我远去,她一点不关心我,一点也不,我也不关心她,我要大步跑向橘色的黎明,开始新的一天、新的一晚,过河穿林,寻找新爱情、新位置、新职能、新生活。2 人
  34. 我赚钱,我做爱,我说话,海伦听。2 人
  35. 物体之间的空间翘了起来,他靠着浴缸的边缘等着它过去。2 人
  36. “你说过我生日时候摸半小时的,你许诺的。”2 人
  37. 她们乐不可支时,抓住对方不停地咯咯傻笑。2 人
  38. 特伦斯的脸因为爱情和爱情最狂野的幻想而涨红2 人
  39. 在那些漫长而茫然的日子里,我认为地球上每个地方都是一样的。洛杉矶、加利福尼亚,甚至整个美国,于我就像一层薄脆的壳,覆在我内心无边的厌倦之上。我可以在任何地方,我本可以不那么费劲还能省钱。事实上我希望我哪儿都不在,不必在某个地方。2 人
  40. 我的话回旋在我们上方,似乎被说了一遍又一遍。2 人
  41. 的确,麦克尤恩的早期创作,一直被称为“震惊文学”(Literature of Shock),但震惊的并不是色情,在许多地方,恰恰是色情的反面。麦克尤恩的好友、同为作家的詹姆斯·芬顿(James Fenton)曾说,“如果你年轻,读一本书,爱上书中女孩,但是一点也感觉不到快乐,估计你所读的就是麦克尤恩。”2 人
  42. 在伦敦闲了一年的时光,有时充当临时的垃圾搬运工,1967年,麦克尤恩终于进入苏塞克斯大学(The University of Sussex),主修英语和法语。这所新兴大学是英国六七十年代面向平民子弟的“平板玻璃大学”(plate-glass universities)的代表。此时的麦克尤恩成绩中下,少言寡语,瘦而矮,穿有增高垫的皮鞋,戴厚厚的眼镜。但是在大学的最后一年,他发展了两项爱好:读弗洛伊德,写小说。2 人
  43. 著名批评家马尔科姆·布雷德伯里(Malcolm Bradbury)开设了首期“创造性写作课程”(creative writing course),学生无需提交毕业论文,只要交上一定数量的文学作品,合格者即可戴上硕士帽。这简直是量身度造的绝佳机会,麦克尤恩即刻报名,并于1971年获得文学创作硕士学位。迄今为止,东英吉利大学创造性写作班最成功的毕业生,依然是麦克尤恩,紧随其后的是日裔英国作家石黑一雄(Kazuo Ishiguru)。2 人
  44. 在1976年的一页日记里,他如此记述沸腾的生活:“我们吃致幻蘑菇,服可卡因,在电击一样冷的水里裸泳,洗桑拿,玩排球,喝红酒,并且谈论吉米·卡特和埃兹拉·庞德。”不过,麦克尤恩依然置身于主流社会之外,不想被任何团体、任何流派、任何风格贴上标签。2 人
  45. 这个“恐怖”,不是妖夜幽魂的心理恐怖,不是尖声惊叫的感官恐怖,是揭开石头、发现下面有虫子,并发现虫子活泼泼地蠕动着,那种形而下无法转换为形而上的、生命本身的恐怖。2 人
  46. 《既仙即死》(Dead As They Come)讲述的是一个多疑的“恋物狂”的故事。叙述者“我”是一名亿万富翁,四十五岁,经历了三次婚姻,因为业务繁忙,无暇发展亲密的社会关系。他渴望“安静的女人”——“不想和做完爱后还有交谈欲望的女人在一起”。某一天,他无可救药地爱上了橱窗里的没有生命的模特,将它买回家,叫它海伦,视之为“完美的伴侣”。“海伦和我在一起生活得十分和谐,没有任何事情能扰乱我们。我赚钱,我做爱,我说话,海伦听。”孰料好景不长,“我”误以为海伦与司机有染,因猜忌而逐渐走向疯狂,最后主人公“强奸并杀死了海伦”,自己哀哭至深夜。这个故事既疯狂又哀伤,主人公在理性方面是欠缺的、在性方面是变态的,但是由第一人称的叙述娓娓道来,不难发现主人公在性事和婚姻方面受到严重2 人
  47. 女性—黑夜那静谧的、饱满的世界,与男性—白天那沉闷、多疑的世界,形成鲜明的对照。2 人

喜欢「床笫之间」的人也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