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丹药到枪炮

从丹药到枪炮

世界史上的中国军事格局

暂无评价综合评分的显示会考虑用户真实性等多项因素,每部作品出现综合评分的时间不定。
7.9140 评价豆瓣读书
免费试读
¥40.80¥24.99
夏日阅缤纷截止至:2019-06-24 00:00:00了解详情
进击的智人满200减120、满100减60、满50减25活动详情

作品简介

用火|药烧出来的一本奇书。打通中国枪炮进化史,颠覆“鞭炮帝国”刻板印象。从皇权到共和,“玩火”是重点。刷新中国火|药历史,讲透火|药政治,说清火|药经济、重现火|药战争、细看火|药技术。从丹药到枪炮,复盘当代中国要看懂的历史K线图。

为什么中国黑科技造就西方霸权?宋元明火枪战争为何被彻底遗忘?中国大炮如何力挽狂澜,在1661年中荷战争中大展神威?欧洲如何实现弯道超车,在1840年鸦片战争中击败中国?从唐朝炼丹炉到北洋旗舰定远号,中国从辉煌坠落到屈辱深渊。从君士坦丁堡沦陷到滑膛枪诞生,欧洲在战火洗礼中极速崛起。中国,西方,在军事格局上分道扬镳,大分流颠覆了经济、社会、政治与文明,散落在历史聚光镜下的火枪粉末,引燃思想火光,照亮技术变革。从丹药到枪炮出乎意料的命运,呼应世界史上的中国军事格局。从火器锻造到文明的冲突,重构军事史上真实的中国。

显而易见,中国一度是世界上富有、技术先进、国力强盛的国家。然而,中国是怎么在18、19世纪丢掉优势,让位于西方的?世界史上的西方崛起和中国衰落不仅仅是中国人的心结,也是一个全球热议的话题。欧阳泰之前的作品《1661,决战热兰遮》,就是以具体战役为原点,探索中国军事与发展模式的真实状况。《从丹药到枪炮:世界史上的中国军事格局》则通过聚焦于火器战争,试图解释中西大分流这一问题。

黑火|药的源头可追溯到中国炼丹术。中国炼丹师在炼制丹药的过程中意外发明黑火|药。自公元900多年第一次用于战争,黑火|药时代开始,到公元1900年左右被无烟火|药取代,黑火|药时代结束,前后长达千年。考察黑火|药时代1000多年的历史,能够重新让我们思考西方是如何崛起的,中国又是如何“停滞”的问题。

很多著作中一直广泛流传一种说法:中国人发明了火|药,但没有把它用于战争,也没有多少技术创新,所以火|药技术裹足不前。黑火|药传到西方后才被欧洲人开发应用,改变了世界军事格局。欧阳泰认为这是一个“文化迷信”,实际上,早在火|药技术传入西方几个世纪之前,中国就研究了火|药的多种用途,有军用的,也有民用的,技术创新也未曾中断,明朝甚至被称为世界上第一个“火|药帝国”。1550-1700年,东西方在军事技术上实力相当,直到18世纪中叶和19世纪初,中国处在一个战争数量下降的“平靖时期”,而欧洲经历了一连串激烈的战争,中国和西方的军事模式才分道扬镳,出现“军事大分流”(Great Military Divergence)。

欧阳泰试图从中国的历史中找到一种军事模式,考察中国和西方的“大分流”(Great Divergence),也帮助我们理解中国周期性的兴衰。他不仅着眼于中国,而且有意把亚洲、欧洲的军事史也纳入讨论,不单追问为何中国被西方越落越远,还要追问为何西方和东亚分流改道。欧洲的军事发展并非一条简单的轨道,中西两方都互有影响。在任何情况下,军事现代化的动力都不该被狭隘地理解为西方化。世界史上的这一进程为火器时代的所有国家都留下了痕迹。

《从丹药到枪炮:世界史上的中国军事格局》作为美国汉学家欧阳泰(Tonio Andrade)以火器演变视角,讲述中国历史的重量级作品,获美国军事史学会2017年杰出图书奖。

欧阳泰(Tonio Andrade),埃默里大学东亚系主任、教授。耶鲁大学博士,师承汉学宗师史景迁(Jonathan D. Spence)、欧洲史宗师帕克(Geoffrey Parker),海外中国研究权威。主要研究领域为中国史、全球史以及殖民主义比较研究。对中国军事,尤其是热兵器(火铳、火炮、火枪等)有深入研究。著有《1661,决战热兰遮:中国对西方的第一次胜利》。

作品目录

载入中

热门划线

  1. 从军事的角度来看,只有两个阶段发生了停滞:1450年到1550年是轻微的停滞,1760年到1839年是显著4 人
  2. 宋朝的军事技术也很先进。不提火器,宋朝及其邻国的发明者还制造并改进了远距离弓弩、新型的速射弩盒、巨大有力的炮弩(artillery crossbows)、双活塞压力火焰喷射器,还改进了锻造剑、矛和盔甲的技术。3 人
  3. 相比于原版的战国时代,宋朝的“战国时代”呈现了一种紧张的稳定,尽管参与国更少。宋朝的大部分时间里,大致都有三个主要对手同时存在,形成紧张的均势,由此我们可以把宋朝的“战国”体系划分为三个独立阶段。3 人
  4. 将来的考古发现将给我们以更确切的知识,但现在,我们的结论是最早的金属原型铳是在西夏晚期制造的,也就是在13世纪初。3 人
  5. 我们不妨把1450—1550年这一时期叫作第一次分流,或者“小分流”。2 人
  6. 这种观点出自保守派的学者,他们多数信奉“多元文化主义会摧毁西方各国的独特性”,实际上类似看法在军事史著作中大为流行2 人
  7. 。中国19世纪的自强运动总体上是被看作失败了的,但是实际上,19世纪下半叶的中国和日本是亚洲实行现代化改革最成功的两个国家。人们很容易把亚洲的现代化看作是“追赶”,虽然他们正在缩小差距,但是欧洲人自己也处在现代化的进程中。所有国家都在追赶英国,并且随着变化愈烈,每个国家都拼命保持着和对手的实力对比。就是19世纪科技领域独步世界的大英帝国,也同样经历着革命性的变化。2 人
  8. 。日本的巨大成功显著地体现于1894—1895年的甲午战争当中。它击败了中国,但它的胜利与其说得益于超卓地掌握了蒸汽动力、熟稔了枪炮和战舰的制造(中国人首先造出了蒸汽轮机,19世纪80年代造的战舰都比日本更加精良),倒不如说是归功于中国的政治瘫痪。晚清的中国古旧老朽,而日本活力高效。打败中国十年后,日本又击败了另一个生锈的帝国——沙皇俄国。日本舰队中还有十年前缴获的中国舰船。2 人
  9. 扬州武库辞退了最有经验的一批火药技师,而初出茅庐的新人研磨硫黄时常常马虎大意。火星不慎溅落,点燃了一些火枪,火枪如“受惊毒蛇”一样喷吐火舌,场面煞是好看,直到火焰引燃了火药。整个武库发生了爆炸。一百名卫兵身亡,尸骨无存。弹坑超过了10英尺深。爆炸发生时,欧洲人大多还不知火药为何物。西方人对火药的第一条记述是学者罗吉尔·培根(1214—1292)所录,为爆炸发生的十多年前,而这种物质在欧洲战争中发挥重要用途就要到五十年之后了。然而,在1280年,中国的那些居民,已经在火药时代生活了几个世纪。2 人
  10. “火禽”——一包火药绑在一只鸟的身上。这种武器制作起来非常简单,如果不考虑它的精确性的话。你点火,放鸟,把它赶到敌人的阵地,企图让它点着什么木质的东西。火牛也是一个道理。那场面自是惊心动魄,四蹄踏地如雷,烟火四射。还有“飞鼠”,一种在地上翻滚蹦跳的喷火装置。(在一次表演中,一个娱乐用的飞鼠跳上了皇后的大腿。)还有火箭驱动的滚木,在接触到敌军时放出飞鼠。“火砖”可以投掷到敌船,然后放出“飞燕”喷火,点燃船帆。火葫芦可以发射火焰和毒气到40英尺的空中,或射向敌军。还有一些名字很有杂耍意味的装置:“伏魔飞火棍”“火蒺藜”“万火飞沙魔弹”“大蜂巢”“烧天烈火弹2 人

喜欢这本书的人也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