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奴

房奴

译文纪实

暂无评价综合评分的显示会考虑用户真实性等多项因素,每部作品出现综合评分的时间不定。
7.5279 评价豆瓣读书
免费试读

作品简介

很少有人从数百万普通美国民众的角度来讲述2008年的金融危机,然而正是这些人,最大程度地承受着经济崩盘带来的苦痛。因为在这样的体系下,人们所得到的对待,取决于他们的财富和权力。

自2009年起,三个普通的美国人,决定揭开这个谜团,厘清华尔街的罪行,并探究个中原因。他们分别是癌症护理护士、汽车销售员和保险欺诈方面的专家。他们都是止赎受害者,他们通常被称为“老赖”或房奴。

他们发现,整个抵押贷款行业从根本上破坏了有着几百年历史的美国不动产法律体系;那些使人们失去房屋赎回权的几百万份文件,统统都是假的;所有办理了抵押贷款的美国人,都在进行一场豪赌,他们极有可能被一无所有地赶出家门,即使他们遵规守法,每次都如期还款。

这是公共政策的重大失败。我们不知道有多少家庭在止赎危机中失去了住房,估计最少接近600万。大量研究表明,居住在止赎地区的人们遭受了更多的身体和心理疾病。2014年《美国公共卫生杂志》的一份报告认为,止赎率与自杀人数相关。止赎危机是近一个世纪来对美国中产家庭财富伤害最大的一次危机。

戴维·戴恩(David Dayen),戴维·戴恩是Salon和The Intercept的撰稿人,亦是Fiscal Times和New Republic的专栏作家,同时也为American Prospect,The Guardian,Vice和Huffington Post等媒体供稿。《房奴》是他的第一本专著,入选为特克尔写作基金和《科克斯书评》的年度好书。

作品目录

载入中

热门划线

  1. 一个令人不得安宁的待解谜团,正在不断腐蚀着我们民主的本质。它令人魂牵梦萦、耿耿于怀,在寒夜里苦苦寻觅答案。美国人迫切想知道,为什么从来没有一位华尔街高管,因其促成金融危机的行为而锒铛入狱。这个问题是普遍的,最为古怪的一点,是所有人早已对答案心知肚明。他们认为,太多的政客、监管机构和执法官员都已被竞选献金或未来职位的承诺所收买——他们允许卑劣的银行家唯利是图,无视法律。然而,对于这个解释,他们想必并不那么中意;因为,他们一直在追问个中原因,似乎希望有人证明他们是错的,希望有人能给出另一种解释。2 人
  2. 这些细节的确存在,但却不在大部分金融危机记录者关注之处。他们往往会从一万英尺的高空俯视,重现银行CEO们的狂妄自大和神气活现,却从未深入挖掘那些承担止血使命的人的故事。很少有人从数百万普通美国民众的角度讲述这件事——这些人从未走进华尔街的写字楼或是华盛顿的会议室,然而正是这些人,最大程度地承受着经济崩盘带来的苦痛。在底层,这场灾难并不是一个有关贪婪或冒险的警世寓言,而是一场悲剧,一场隐藏于公众视野之外的悲剧。2 人
  3. 。华尔街从未隐藏自己的诡计,而是将其清清楚楚地展示在几百万份证明文件中,要做一个揭秘者,你只要付出耐心。2 人
  4. 然而,尽管本·伯南克并没有预见到危机,佛罗里达的房地产商们却知道,那架维持了几十年高额利润的机器,开始运转失灵了。他们必须在市场崩溃前将剩下的房子倾销掉。尚未建好的住宅小区突然将所有房屋列入出售清单。开发商们聘请设计师,迅速为街道铺上沥青。他们降低价格,吸引购买者,飞快地清空库存。那些购房者自以为机智地低价买进,殊不知他们其实是最后一批毫无戒心地被诱骗进房地产泡沫的人。2 人
  5. 没有资产净值的房子,只是一处负债的租房。2 人
  6. 财务危机和情绪压力,压垮了这对年轻的夫妇,夫妻关系也因堆积如山的债务饱受摧残。更可怕的是,丽莎和艾伦羞于告诉亲朋好友他们的财务困境。2007年的佛罗里达,只要稍加注意,谁都会发现一场止赎危机的来临——卡车行驶在车道上,路边堆满了打包好的箱子,上面贴着粗体的标志“免费”——但是几乎没人公开谈论。失去房屋的邻居令房屋价格下跌,带来更多的止赎和房价更严重的下跌。于是人们有足够的理由保守秘密,尝试自己解决问题,免得被认为是社区房价下跌的罪魁祸首。结果是,止赎浪潮无声无息地席卷了佛罗里达州。2 人
  7. 这台证券化机器,就像一颗烫手山芋。所有人都不再关心借款人能否归还贷款,因为每个人都把逾期的风险,顺着那根链条传递给了别人。贷款方不会关心,因为他们已经把贷款卖给了华尔街的银行;银行不会关心,因为他们把它传递给了投资者;投资者们也不会关心,因为华尔街的金融巫师们欺骗了他们。金融巫师们向投资者保证,这些贷款十分优质,即便其中有一小部分贷款逾期,债券包中的其他贷款,也会弥补逾期造成的损失并消除风险,毕竟这些贷款品种多样,来源于全国各地。债券的地理多样性能确保投资者不受区域市场崩溃的影响,所有人都知道抵押贷款市场具有区域性,你从未见过大范围的房价下跌。信用评级机构拿人钱财替人消灾,他们从银行收钱然后给证券化产品评级,要么是心理上无视了风险,要么是昧着良心谋求业务发展,从而庇佑了整个体系。2 人
  8. 银行知道,身陷困境的房屋所有人没有抗争止赎的资源;这就是大部分案件没有人抗辩的原因。2 人
  9. 在1930年代的经济大萧条时期,各个社区特别是乡村地区的人们联合起来抗争止赎。T·H·沃特金在纪实作品《大萧条》中描述了农民们破坏邻居的止赎拍卖会的情景。他们会给出很低的竞标价格——最多也就几个美元。最强壮的农夫们,会去劝阻任何想要给出更高竞价的人,直到他把竞价撤回。胜出的竞标人,则会把农场以极低的价格返售给原主人。沃特金写道:“1932年秋天,沃尔特·克洛泽位于艾奥瓦州哈斯金斯城外的农场,800美元的抵押贷款,成交价仅仅为1.9美元。特瑞莎·冯·巴姆位于内布拉斯加州埃尔金附近农场上的牛、马、鸡最后都返售给了她,每只价格几美分,总共花了5.35美元。”流拍现象导致中西部地区出现了几起银行延期收回抵押贷款赎回权的现象。农民们只是不愿看到他们的邻居,被肆虐的投机活动所引发的副作用逼得流离失所。但2006年年末止赎危机开始出现时,公众却没有表现出同样的凝聚力和有组织的对抗能力。近几十年来,对于市民公共生活的忽视,导致传统的政治行动主义力量大为削弱。社会上把逾期的房屋所有人,称为不负责任的老赖,这也迫使很多人保持沉默,内心深感羞耻并不断质问自己到底错在哪里,以至于沦落到被止赎的下场。因此发起援助活动,也就变得非常艰难。1930年代,银行还打着与社区友好联盟的招牌;而现在房屋所有人要抗争的,不再是贝德福德的储贷银行,而是贷款服务商、存托人和受托人,后者全都依附于不讲人情、权势滔天的华尔街巨头。有极少数群体进行了夺回房屋2 人

喜欢这本书的人也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