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日巨塔

基地组织与“9·11”之路

8.7470 评价豆瓣读书
阅读

作品简介

1996年3月,美国联邦调查局特工谢尔曼驱车前往亚力克站报到。

亚力克站是中央情报局的第一个“虚拟”情报站,在组织结构图上,这个站点被标为“恐怖分子资金链”,隶属于中情局反恐中心。实际上,它的工作就是追踪一个人的活动——奥萨玛•本•拉登。

亚力克情报站已经搜集了35卷有关本•拉登的资料,这35份卷宗描绘了一个以救世者自居的亿万富翁。他出身的家族规模庞大且极具影响力,与沙特王国的统治者关系密切。他自己也因为在阿富汗发动反对苏联入侵的“圣战”而名声大噪。

1996年8月,本•拉登在阿富汗的一个山洞里向美国宣战。之后的时间里,谢尔曼独自一人继续对他进行调查。谢尔曼绘出了基地组织的网络分布图,他发现组织的很多同伙都和美国有关,他断定这是一个以摧毁美国为宗旨的国际恐怖组织。可是,当谢尔曼想与上级讨论此事时,上头却连个电话都不回。

无人理睬的谢尔曼,只能独自思索那些日后每个人都会去想的问题:这个组织从何而来?它为什么单单选择攻击美国?怎样才能阻止它?

他就像是一个观察着载玻片的实验室技术员,那上面是一种前所未见的病毒。在显微镜下,基地组织的致命特性开始显露出来。这个组织很小(当时只有93名成员),但它是更大规模的激进运动的一部分;这种运动遍及伊斯兰世界,尤其是阿拉伯国家。

最可怕的一点是,几乎没有人重视它。它太怪异、太原始,也太遥远。然而,基地组织绝非只是来自7世纪阿拉伯的古董,它已经学会了如何利用现代工具和现代思维。这并不奇怪,因为基地组织的故事,其实是不久前从美国开始的。

劳伦斯•赖特(Lawrence Wright),毕业于杜兰大学,曾在埃及开罗的美国大学执教两年。他是《纽约客》杂志的正式撰稿人,也是纽约大学法学院法律与安全中心的会员。著有5部非虚构作品——《城市孩子,乡村夏天》、《在新世界》、《圣人与罪人》、《回忆撒旦》,《双胞胎》;还写有小说《上帝的宠儿》,并与人合著了电影《全面围攻》的剧本。他与妻子长年居住在得克萨斯州奥斯汀。2007年,他因《末日巨塔》一书获普利策奖。

作品目录

评论

载入中

热门划线

  1. 自第一次石油大发展以来,国内发生的剧变让许多沙特人猝不及防12 人
  2. 面对怒涛一般席卷而来的现代洪流,瓦哈比派的教义在沙特竖起了一座防御的堤坝。不仅是极端分子,沙特有许多人都认为发展的潮流正在侵蚀阿拉伯民族的根本品质——这是它最为神圣的东西。7 人
  3. 以辉煌而有意义的方式死去,这对人们来说有着强大的吸引力,尤其是当生活中的乐趣与回报在政府压迫和经济剥夺之下所剩无几的时候。7 人
  4. 阿扎姆在全世界穆斯林面前把殉教描绘得如此引人入胜,从而创造出一种对死亡的崇拜,它将在后来成为基地组织的核心。7 人
  5. 基地组织的孕育源于几种认识的结合:信仰比武器或国家都要强大,而要想进入发生此类奇迹的神圣领域,就必须具备赴死之心。7 人
  6. 基地组织的新理念从此诞生。阿布·哈耶尔的两条圣令——第一条允许对美国军队发起袭击,第二条则允许杀害无辜者——让基地组织变成了一个全球性的恐怖主义组织。7 人
  7. 尽管博学多识,他却把西方世界看作一个单一的文化实体。资本主义之于马克思主义,基督教之于犹太教,法西斯之于民主,这些区别与库特卜心目中惟一最大的分野相比都无关紧要;在这个分野的两端,一边是伊斯兰教与东方世界,一边是信仰基督教的西方世界。5 人
  8. 在他的一生中,似乎从来都不曾屈从于肉欲的罪恶、腐化或下流的行为,以及烟酒和赌博的诱惑。食物引不起他多大的兴趣。除了冒险、诗歌等少数几样爱好,他的爱全都给了真主。5 人
  9. 阿卜杜拉·阿扎姆5 人
  10. 直到二战结束,伊斯兰世界中的反犹主义都还很少见,可如今这种态度正在扭曲这个地区的政治与社会。犹太人在穆斯林的统治下安然地——不过也是恭顺地——生活了1200年,享受着充分的宗教信仰自由。但到了30年代,纳粹在阿拉伯语短波无线电上的宣传,以及基督教传道士的诽谤,把反犹主义这种古老的西方偏见传染到了伊斯兰世界。二战之后,开罗成为纳粹分子的避难所,他们还在开罗的军队和政府中担任顾问。伊斯兰激进运动的兴起恰逢法西斯主义的衰落,但是这两者却在埃及重合在一起;于是,法西斯的病菌被传给了一个新的载体。4 人

喜欢这本书的人也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