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的故事

阅读的故事

读书人唐诺的阅读进化史,直面悦读的本质困境与迷思

暂无评价综合评分的显示会考虑用户真实性等多项因素,每部作品出现综合评分的时间不定。
8.6384 评价豆瓣读书
免费试读
¥43.50¥12.99
今日特价截止至:2020-07-09 02:00:00了解详情

作品简介

★专业读书人唐诺的阅读进化史,诚恳实用的阅读指南。关于读书,你所有的疑问都可以在这本书里找到答案,打开这份唐诺问卷,找到你的阅读DNA。

书读不懂怎么办?下一本书在哪里?太忙了没空读书怎么办?为什么也要读二流的书?四十岁以后的阅读是什么样子?何为一个好的阅读者?马尔克斯推荐的书,和百万人网络投票选出的书,你会买哪一本?……

★一部阅读的辞海,现代理想读者之书,直面阅读的本质困境与迷思。

“生命如此鬼使神差,阅读也一样。”构筑一种理性清明的现代阅读观,每一个读书人都会深有共鸣的书。阅读作为纯粹消遣的日子已忽焉不存在,现代的阅读者,在歧路和困惑之中阅读,在不满和绝望之间阅读。然而,在书籍铺成的永恒困惑之路上,你必会遇见做同一种梦的人。

★一本可以树状延伸至无限的书,跟随专业读书人唐诺的阅读路径,构建拓展自己的阅读谱系。

“书街里没有王,人人任意而行。”旁征博引的博议风格,大量经典文学历史社科著作散落其中。阅读这本书的体验宛如寻宝游戏,爱丽丝梦游仙境般,动辄撞上一个个迷人的书之洞窟。

★《亚洲周刊》年度十大中文好书,阿城、孙甘露、梁文道、蔡康永、陈绮贞诚挚推荐。

入选2018世界读书日“高中生必读书目推荐”。

书街里没有王,人人任意而行。

《阅读的故事》是专业读书人唐诺谈阅读的经典散文作品,一部诚恳实用的阅读辞海。以马尔克斯《迷宫中的将军》的片段开启每一章的话题,探讨书籍和阅读的本质困境与种种迷思。十四篇文章涉及阅读的各种面向——阅读的时间、开始、代价、方式、记忆、限制、意义、困惑,等等。唐诺诚实地去正视,去描述,把自己的思考和因应解决之道提供给读者,帮助读者解决阅读途中遭遇的各种难题,并与博尔赫斯、卡尔维诺、本雅明、格雷厄姆·格林等大家共同分享探讨阅读的欣悦与困惑,以及阅读所能唤起的千般感触。唐诺以专业读书人的深度体验、博学者的广阔视野、诗性而绵密的思维路径,为读者打开阅读这个寻常行为下所未曾见的极其宽广而深邃的世界,一个充满可能性的意义之海。

阅读,让我们成为移民。在书籍铺成的永恒困惑之路上,你必会遇见做同一种梦的人。

唐诺,本名谢材俊,一九五八年生于台湾宜兰,毕业于台湾大学历史系。

曾与朱天文、朱天心等创办著名文学杂志《三三集刊》,后任职出版公司数年。

近年专事写作,曾获多种文学奖项,朱天文誉之为“一个谦逊的博学者、聆听者和发想者”。《十三邀》第三季嘉宾,许知远称其为“天下第一读书人”。

著有《文字的故事》《阅读的故事》《读者时代》《世间的名字》《尽头》《重读:在咖啡馆遇见14个作家》《眼前:漫游在<左传>的世界》等。

作品目录

载入中

热门划线

  1. 可能性,而不是答案,我个人坚信,这才是阅读所能带给我们真正的、最美好的礼物。6 人
  2. 一般而言,我们的书房总在整理与不整理、秩序与随机性凌乱的光谱中间,就像我们人的本性,总有寻求秩序的渴望,却同时对秩序的不耐和不舒适,也想挣脱和超越。4 人
  3. 不进行世界革命,我们于是就得分割自己,牺牲一定比例的自己,去安抚那个秩序大神。4 人
  4. 曼古埃尔的结语是(很明显他那一刻心里一定想着本雅明),所有的分类都是割裂的、排他的,专横对待完整的书和完整的阅读活动,强迫好奇的读者、机警的读者去把书给拯救出来。3 人
  5. 我们每天得打交道的大世界,是个以分类分工有效组织起来的社会,基本上它是目的性的,甚或功利性的,它只认可它要的我们某一部分,要求我们扮演“有用”的人(就像我们小时候写作文的制式结尾:“我们要用功读书,将来做个社会上有用的人。”),因此我们朝九晚五,为有用而辛苦劳动,其余时候,如果我们够聪明不就应该让自己复原成无用(非工具化)而舒适、自由、完完整整的人吗?人世间,大概并不存在一种无穷尽、可无限提领的绝对自由,我们的有效自由,通常相对于限制,因着我们对限制的领会而得以掌握,因着我们对限制的料理而争得,这里限制,限制之外就是自由。3 人
  6. 然而,这本书和下本书,今天的书和明天的书,其实并不尽然只是跨领域的随机性、断裂性纵跳而已,其间仍存在着或松或紧、或死生攸关或漫涣联想的联系,这联系可以只属于阅读者一个人,几乎是全然自由的。3 人
  7. “下本书在哪里?下本书就藏在此时此刻你正阅读的这本书里。”3 人
  8. 列维-斯特劳斯认为这样的摔落,是人躲开外面那个无个性、让所有人趋于一致的无趣世界的有效自救之道。3 人
  9. 阅读,是生命的活动,走的当然也是这样子的生命之路。3 人
  10. 有些国家的本国人,认为他们自己是一种外来移民,毫不关心住在地的命运。一些最大的变化都未经他的赞同,不为他们所知道(除非机会偶尔通知他),而在该地发生;不,有甚于此,他村中的状况,他街上的警察,他村教堂或牧师住宅的修缮,都与他无关,因为他把这一切都看成与他不相干的东西,看成一个他称之为政府的有势力陌生人的财产。他对这些东西,只有一种终身所有权,却没有物主身份或对之有任何改良的念头。这种对本身事务的缺乏兴趣,竟然发展到如此之远,如果他本人或他子女的安全最后真的遭到了危险,他非但不去躲避危难,反而抄起双手,等全国的人来帮助他。这个完完全全牺牲了他自身自由意志的人,将不会比任何其他的人爱好服从;不错,他在最不足道的官吏面前也畏缩,但他带着战败的精神,只要比他强的敌人力量后撤了,他立刻会不把法律放在眼里;他永远都在奴性和放纵之间摇摆。3 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