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这样的机器

我这样的机器

麦克尤恩作品

暂无评价综合评分的显示会考虑用户真实性等多项因素,每部作品出现综合评分的时间不定。
8.1962 评价豆瓣读书
免费试读
¥56.99¥19.99
今日特价截止至:2021-12-01 02:00:00了解详情

作品简介

1982年,平行世界的英国伦敦,彼时人工智能研究已经远远超过了我们当前的发展水平。在撒切尔夫人的领导下,英国在马岛战争中落败,举国哗然之际托尼·本恩当选为英国首相。“人工智能之父”图灵也没有自杀,麦克尤恩给了图灵他应得的生命,而非受到审判、监禁、自杀。图灵得享高寿,活在世人的尊崇之中,他的作品创造了技术奇迹。

与此同时,32岁的伦敦人查理开始了两段新的关系:一,他爱上了楼上的邻居米兰达;二,他用继承的遗产购买了一款新型人形机器人“亚当”。“亚当”拥有以假乱真的智能和外观,能够完成逼真又不失自然的动作和表情变化。在米兰达的帮助下,查理重塑了“亚当”的性格,于是一组奇怪的三角关系渐渐形成……事情也慢慢开始失控。

麦克尤恩在小说中探讨了人类与人工智能的区别,究竟是什么使我们成为人类——我们外在的行为还是内在的生命?机器人能够明白人类的心吗?对于那些人类无法掌控的技术,这部小说将带给读者深入的思考。

伊恩·麦克尤恩(Ian McEwan,1948—),本科毕业于布莱顿的苏塞克斯大学,于东英吉利大学取得硕士学位。从一九七四年开始,麦克尤恩在伦敦定居,次年发表的第一部中短篇集就得到了毛姆文学奖。此后他的创作生涯便与各类奖项的入围名单互相交织,其中《阿姆斯特丹》获布克奖,《时间中的孩子》获惠特布莱德奖,《赎罪》获全美书评人协会奖。近年来,随着麦克尤恩在主流文学圈获得越来越高的评价,在图书市场上创造越来越可观的销售纪录,他已经被公认为英国的“国民作家”,他的名字已经成为当今英语文坛上“奇迹”的同义词。

作品目录

载入中

热门划线

  1. 我们有可能成为无聊时光的奴隶。然后呢?全面的文艺复兴,我们获得新的自由,投入爱情、友谊和哲学,投入艺术和科学,投入自然崇拜、运动爱好、发明创造和对意义的追寻?但是,不是每个人都会喜欢高雅的娱乐。暴力犯罪也有人喜欢,还有铁笼里的生死肉搏、虚拟现实色情、赌博、酒精和毒品,甚至还有无聊和抑郁。我们将无法控制我们的选择。这一点我就是证据。5 人
  2. 我的情感越强烈,米兰达似乎就越遥远、越难以企及——这虽是浪漫爱情中的陈词滥调,但并不因此而减少其痛苦。4 人
  3. 不気味の谷3 人
  4. 新的东西令人应接不暇。我们鲜亮的新玩具还没拿回家,就已经开始生锈,而生活仍和以前一样继续。3 人
  5. 一个刚刚坠入爱河的人知道生命是什么。3 人
  6. 电子学和人类学——这一对远房的兄妹,被晚期现代主义拉到一起,缔结婚约。这婚配生出的孩子,便是亚当。3 人
  7. 现在,我迈入了永无止境的相对主义之中,自由了。3 人
  8. 道德判断是切实存在的,是真实的,是非好坏,都内生于事物的本质之中。我们的行为必须接受道德标准的评判。在接触人类学之前,我就是这么认为的。3 人
  9. “我被造的是什么样子,就是什么样子。我必须做出如下结论:我有个非常强大的自我意识,我肯定那是真的,有一天神经科学能够完整地进行描述。不过,就算能描述出来,我也未必比此时此刻更了解这个自我。但是,我的确有怀疑的时刻,有时候我想我是不是犯了某种笛卡儿式的错误。”3 人
  10. 人类在伦理上是有缺陷的——行动前后不一,情感变化无常,常常抱有偏见,容易犯认知上的错误,而且多是因为自私自利。3 人
  11. “有一天,托马斯提到维吉尔《埃涅阿斯纪》里那个著名的拉丁文句子:Sunt lacrimae rerum,意思是‘万物皆堪垂泪’。如何将这种感受编码,我们谁也不知道。我怀疑不太可能。我们存在的本质是悲伤和痛苦,我们希望这些新朋友们接受这一点吗?如果我们让他们帮忙与不公正做斗争,那会发生什么事呢?3 人
  12. 和严肃的年轻爱人们一样,我们谈论父母,以此解释我们的性格及其根源,解释我们的喜好和恐惧。3 人
  13. 在日常生活中,尽管我能够和一个人造人过一天,尽管这个人造人能洗碗、能和其他人一样交谈,我却不再为之感到惊讶。他急切地追求观点和事实,渴望获得我无法企及的思想,有时候令我感到厌烦。亚当这样的技术奇迹,如同第一台蒸汽机一样,已经成为寻常之物。3 人
  14. 他不做梦,他“游荡”。他重新整理他的文件,将记忆从短期到长期进行重新分类,以隐秘的形式将内部冲突上演一遍,虽然往往并不能解决冲突,重新激活旧材料进行刷新,并且用他有一次的话来说,在思想的花园里恍惚地游荡。在那种状态下,他速度相对较慢地进行研究,形成初步的决定,甚至还会撰写新的俳句,抛弃或者重新构建旧的俳句。他还练习他所谓的感受的艺术,让自己奢侈地把情感光谱上的所有感受,从悲伤到快乐,统统经历一遍,这样等充满电后他可以进入任何情感。他坚持认为,这首先是个修复和巩固的过程,每天他从这种状态中走出来,都很高兴地发现自己仍然具备自我意识,活在荣光之中——他自己这么说的——仍然拥有物质的核心本质所赋予的意识。3 人
  15. Robot这个词,来自捷克作家卡雷尔·恰佩克(Karel Čapek)的那部戏剧,《罗素姆的万能机器人》。作者在剧中借用了捷克语“Robota”(劳工),变造了机器人一词。这部戏于1922年在纽约上演时,适逢大萧条,戏剧故事迎合了自动机器会加剧工人失业的恐慌心理。机器人话题的每一次真正热门,都跟失业潮、跟担心机器人在所有工作岗位上取代人类有关。2 人
  16. 真正推动技术产品进步的,要么是战争,要么就是性。2 人
  17. 我一个都不想选,不想给他选,也不想给我自己选。2 人
  18. 如果我表白,那就是对一个我尚不了解的人说话,而她就不得不从屏风后面走出来,或者说摘下面具,用一种全新的方式来跟我讲话2 人
  19. 。我的无线电,基板上布满了不规则的焊点,看起来是个奇迹,就像用物质造出人的意识那么神奇。2 人
  20. 父母疼爱、保护子女的本能冲动哪里去了?文化的声音更响亮。普遍的价值哪里去了?颠倒了。2 人
  21. 心里觉得自己很正直,也算是为战争做出贡献。2 人
  22. 这个工作日的下午多么混乱啊。餐桌旁坐着一个全新的生命形式,我新近爱上的女人在我头顶六英尺的地方,国家正在打一场旧式的战争2 人
  23. 他的声音变了。更加坚定,语调抑扬顿挫,更富表现力。可是,那态度——我还需要一段时间。我不可靠的第一印象仍旧完好无损。2 人
  24. 但我看见了。在那一瞬间,他应该筛选了几千种可能性,每种都有赋值、实用功能和道德权重。2 人
  25. 除了政府不受欢迎的程度之外,别的东西也在增长:失业率、通货膨胀、罢工、交通堵塞、自杀率、青少年怀孕率、种族主义事件、吸毒、无家可归、强奸、抢劫以及患抑郁症的儿童人数。好的东西也在增长:有室内卫生间、中央供暖、电话及宽带的家庭;接受教育直到十八岁的学生;大学里工人阶级家庭的学生数量;经典音乐会的观众;汽车及住房拥有者;出国度假人数;博物馆和动物园的参观人数;宾果赌场的营业额;泰晤士河中的三文鱼;电视频道数量;议会中女议员的人数;慈善捐款;本地树木种植;平装书销量;各年龄段不同乐器和音乐风格的音乐课程数量。2 人
  26. 存在的意义上说,这不是你的领域。无论从哪个可能的角度看,你这都是非法侵入。”2 人
  27. 亚当也听到了碎裂声,立即流露出歉意。他放开了我。“查理,我相信我捏碎了什么东西。我真不是故意的。我诚心道歉。你现在很痛吗?不过,拜托啦,我不想你和米兰达以后再碰那个地方了。”2 人
  28. 然而,我盯着他的眼睛,开始觉得不淡定、不安全了。尽管有生命与无生命之间有着清晰的界限,但事实是,我和他都受制于相同的物理法则。也许生物机制终究不能给予我特殊的地位,说站在我面前的这个人并不是完全“活着”,也没什么意义。极度疲惫之中,我感到无所依托,随波漂入那蓝色和黑色的海洋,同时在朝两个方向运动:一边是我们正为自己创造的、无法掌控的未来,也许届时我们的生物身份终将消融;另一边却是遥远的过去,朝向我们的宇宙初生之时,从那儿我们继承了共同的东西,依次排列是岩石、气体、化合物、基本元素、力、能量场——对我们俩来说,这些都是意识得以萌生的土壤,尽管其形式可能不同。2 人
  29. 诗歌2 人
  30. 我们将生活在意识组成的社群中,人人都能立即进入他人意识。相互之间的联系毫无障碍,以至于单个主体的节点将融入思想的海洋,我们的因特网就是这海洋的一个并不完备的先导。一旦我们生活在对方的意识之中,我们就不可能欺诈。我们的叙事再也不会去记录那无穷无尽的误解。我们的文学将摆脱不健康的养分。俳句如金石之语,平静、清晰地感知事物的本质并予以歌颂,因此将成为唯一必要的文学样式。我敢肯定,我们将珍惜过去的文学,哪怕它让我们惊骇。我们将回首历史,佩服人们很久以前如此出色地描写了他们自己的不足,佩服他们用无尽的冲突、可怕的无能和相互的隔绝为材料,编织出了如此美妙甚至乐观的故事。”2 人
  31. 甚至还举杯庆祝“未来”,尽管他对未来的设想——精神上的隐私空间因为新科技而被淹没在集体思想的海洋之中——我们俩都反感。2 人
  32. 我们谈到了运气,说一个孩子的一生全凭运气——他生在什么样的家庭,有没有人爱他,爱的方式是否明智等等。停顿了一会儿,米兰达说:“如果这些方面都没有好运气,那还要看有没有人去救他。”2 人
  33. 没有自我,爱是不可能的,思考也不可能。2 人
  34. 尼古拉·特斯拉的2 人
  35. 并没有蓬勃成长。我们可能面临着一个边界的情形,我们加在自己身上的某种局限。我们创造了一种有智能、有自我意识的机器,并将其推入我们这个不完美的世界。这种智能总体上是根据理性的原则来设计的,对他人温和友善,所以很快就会置身于纷至沓来的矛盾之中。我们自己与矛盾相伴,那清单长得都列不完2 人
  36. 卧室——我平时的避难所——就成了他的。他图表上的曲线慢慢变直,与此同时我则在慢慢权衡这新的形势。米兰达坚决反对把电脑挪到厨房的餐桌上。她说,这是我们相处的地方,挪过来太突兀了。2 人
  37. 他提高了声音,“你和我见面,我们握了手,我说我听说过关于你的很多情况,很期待与你交谈。”“对啊?”“你回答了类似的话,形式上有点儿不同。”“抱歉。那时候我有点儿紧张。”“我立即就看穿你了。你知道吗?我知道那就在你的……随便你叫什么吧……就在你的程序里。”2 人
  38. 然后目光又越过他,望着我完全无法理解的一个巨大空间,翻翻滚滚、无边无际。叫人捧腹。或是令人汗颜。或是蕴含着重大的意义。或是什么都不是。不过是一个老头犯傻。搞错了。可以当作晚餐桌上的笑谈。或是我自己身上令人深感惋惜的某个地方,终于被揭示出来了2 人
  39. 我怎么能犹豫呢?摆在我面前的,有的人会说这已经是成年生活中最好的东西了。爱情,加上个孩子。我感觉自己无助地被事情裹挟着,如同身处洪流顺水而下。可怕,甜美。这儿,我终于到了自己的河流。还有马克。那个跳舞的小男孩,来摧毁我原本就不存在的抱负。我尝试着把他安置到埃尔金新月街。我知道那个房间,就在主卧的隔壁。他肯定会把那地方弄得乱糟糟的,这是必需的,把现在这位郁郁寡欢的房主的鬼魂赶走。但是,我自己的鬼魂呢,自私、懒惰、不负责任——他能够完成父亲必须承担的无数任务吗?2 人
  40. 拥有自我意识的存在。有这个我就算幸运,但有时候我想,该拿这存在来干什么呢2 人
  41. 鼓动,或者胁迫,或者带着爱意的勒索2 人
  42. 我没有什么可以继续推进的。我只需要勇气拒绝米兰达的提议。赞同提议就是懦弱,就是忽略我对某个更大目标的义务,假设我能找到那个目标的话2 人
  43. 政府将着手准备退出现在所谓的欧洲联盟2 人
  44. 的家庭生活出现危机2 人
  45. 公共行政管理是地狱某个特别的角落,对一些人来说无法拒绝。一旦进入那个领域,慢慢爬上高层,无论他们做什么,总会有某些人、某个行业憎恨他们。我们这些人站在边上看热闹,总是可以舒舒服服地痛骂整个政府运作体系。每天阅读一点儿关于那个公共炼狱的消息,对我这种类型的人来说是必需的,这是一种比较温和的心理疾病。2 人
  46. 托尼·本恩一死,爱尔兰革命军消灭了一位对他们的事业最包容、至少是最不含敌意的政治家;丹尼斯·希利是现在给国家掌舵的最佳人选;丹尼斯·希利将会是国家的灾难;将所有军队派往北爱尔兰,将爱尔兰解放军彻底铲除;警察,不要匆忙之间抓错了人;“战争状态!”一份线上小报的标题这样写道。2 人
  47. 不是硬塑料的碎裂声,也不是金属,而是沉闷的“砰”的一声,像是骨头2 人
  48. ,直到他不再抱有希望。2 人
  49. 现在回头看,那是我做过的最正确的决定之一,尽管当时不那么觉得。2 人
  50. 我想到的是,尽管他伤害了马克,还是应该原谅他,这样他或他记忆的继承者,就有希望原谅我和米兰达所做的那件可怕的事情。我犹豫了几秒钟,然后低下头,吻了吻他那和人类几乎一样的柔软的嘴唇。我想象着那肉体还有温度,他的手伸上来摸摸我的胳膊,好像是要让我留在那儿一样。2 人

喜欢「我这样的机器」的人也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