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莱因壶

克莱因壶

8.948115 评价豆瓣读书
¥16.00¥9.98
今日特价截止至:2022-11-28 02:00:00了解详情

作品简介

不朽的传奇之作,最顶级的娱乐作品,将“娱乐”的解释发挥到极致,定义“超越时代”的标准。无人能拒绝它的流畅度吸引力,可谓畅游于梦幻边境的阅读体验。1989年的VR题材科幻推理,完全可用“不可一世”来形容它的前瞻性。极多人知道《盗梦空间》,很多人知道《红辣椒》(《梦侦探》),而《克莱因壶》的诞生比他们更早,同时具备后来者只能仰望致敬的设定。崩坏到令人窒息纠结议论未果的结局是整个主题升华,彻底将世界观玩得团团转,犹如盘古开天地又绞为一团,握紧,然后使劲撒落绽放烟火,留给读者在合上书本之后冒险于脑海中自行浮游探秘,在绝望拷问的边缘华丽邂逅。故事是真实的吗?创作于80年代是真实的吗!30年后才读,绝不因为“倚老卖老”才给五星。比台版多了猪神总导读+上杉彰彦解说。它,能引进大陆,不能更好了……

冈岛二人,日本推理文坛罕见的传奇组合,为井上泉、德山谆一共同的笔名,取自日语“两个怪人”的谐音。1982年,冈岛二人以《宝马血痕》摘得江户川乱步奖出道,之后又于1985年凭《巧克力游戏》荣获第39届日本推理作家协会奖、1989年凭《99%的诱拐》荣获第10届吉川英治文学新人奖。短短8年内他们创作了27部风格独特的高水准推理杰作,至今仍影响深远。1989年,这对搭档突然宣布解散,《克莱因壶》成为其最后的绝唱,从此冈岛二人不复存在。

作品目录

载入中

热门划线

  1. 等待者是被动的一方。闲得无聊,心浮气躁,即使干点杂事,做出一副“我又没在等”的姿态,但脑子里也仍然只有“等待”二字,不管做什么都无法集中精神。48 人
  2. 人啊,不得不等待的时候会生气,可为了显示自己比对方更优越,有时又会故意让别人等。32 人
  3. 焚膏继晷24 人
  4. 现在的我,就像一条咬住了自己尾巴的蛇,一条不断吞食自己身体的大蟒蛇。吞食到最后会剩下什么?皮肤和胃囊翻转过来的自己吗?还是只剩下意识——所有的一切都已被吃光,却依然觉得没吃够的意识?现在的我,大概只能希望吃到最后自己还能剩下一点残渣。21 人
  5. 然而,人们为什么能断言自己在镜外、映出的影像在镜内呢?谁也无法直接看见自己的眼睛。想知道自己的瞳孔颜色,就只能窥视镜子。既然如此,或许双瞳仅存在于镜中,不是吗?21 人
  6. 游戏可是人类身为高级智慧生物的一项证据。把现实中的事物转换成游戏再进行模拟体验,别的动物可没有这么强的思维能力。”20 人
  7. 梶谷孝行15 人
  8. “从开始的地方开始,在结束的地方结束。这样就行。”15 人
  9. 这世上没有什么能比干等的模样更傻。14 人
  10. 我的大脑一片模糊。这感觉就像原以为倚靠的是墙,抬头一看,却发现是巨型怪物的腿。14 人
  11. 敷岛映一13 人
  12. 抛出飞吻的梨纱与平时判若两人。这是她第一次这么做,也是最后一次。12 人
  13. 现在的我,就像一条咬住了自己尾巴的蛇,一条不断吞食自己身体的大蟒蛇。10 人
  14. 站在忠犬八公像前盯着表看的男子;随手翻阅柜台旁的宣传册、直到订购货品送来为止的女人;散步途中等狗撒尿时拎着狗链看天的老人......个个都是一副无可救药的傻相。在这段时间里,他们的一切都被恋人、店员或狗掌握着。等待者除了等待什么也做不了。10 人
  15. 然而,我却找不到本该在兜里的耳环。梨纱的耳边闪耀着一副玻璃材质的蓝色耳环。10 人
  16. 克莱因壶,Kleinbottle。在数学领域中,Kleinbottle是指一种无定向性的平面,国内通常译为克莱因瓶。由于原作者使用了“壶”这一汉字,因此本书采用了“克莱因壶”的译法。9 人
  17. 现在的我,就像一条咬住了自己尾巴的蛇,一条不断吞食自己身体的大蟒蛇。吞食到最后会剩下什么?皮肤和胃囊翻转过来的自己吗?还是只剩下意识——所有的一切都已被吃光,却依然觉得没吃够的意识?9 人
  18. 基本单位的千倍称作“Kilo”。1公里(Kilometer)是1米(meter)的一千倍。Kilo的千倍——千Kilo则用“Mega”这个单位表示。Mega的千倍叫“Giga”,而Tera又是这个Giga的一千倍。9 人
  19. 吞食到最后会剩下什么?皮肤和胃囊翻转过来的自己吗?还是只剩下意识——所有的一切都已被吃光,却依然觉得没吃够的意识?8 人
  20. 这世上没有什么能比干等的模样更傻。站在忠犬八公像前盯着表看的男子;随手翻阅柜台旁的宣传册、直到订购货品送来为止的女人;散步途中等狗撒尿时拎着狗链看天的老人......个个都是一副无可救药的傻相。在这段时间里,他们的一切都被恋人、店员或狗掌握着。等待者除了等待什么也做不了。等待者是被动的一方。闲得无聊,心浮气躁,即使干点杂事,做出一副“我又没在等”的姿态,但脑子里也仍然只有“等待”二字,不管做什么都无法集中精神。我很清楚自己的样子有多傻。正因如此,我才格外焦虑不安。人啊,不得不等待的时候会生气,可为了显示自己比对方更优越,有时又会故意让别人等。8 人
  21. “我记性不好。而且,不管遇见谁,我都会在分别时选择遗忘。这是保命之道。要想活得长久,除了生存所必需的东西外都得忘掉。因为这世上几乎没有记在心里会有好处的事。”8 人
  22. 然而,我却找不到本该在兜里的耳环。8 人
  23. “从开始的地方开始,在结束的地方结束。这样就行。”8 人
  24. “在内壁行走的人,会不知不觉地来到外壁......?”8 人
  25. 感其况而述其心,发乎情而施乎艺7 人
  26. 不管结局如何,对当前的我来说,唯一能做的就是如此这般把自己的经历以某种形式记录下来。我不知道这有什么意义或价值。对意义和真相的探索已经让我疲惫不堪,再深究下去,想必也只会再次在原地打转罢了。7 人
  27. 百濑伸夫7 人
  28. 之后,我等待了好久好久。梶谷孝行说的“会花很多时间”果然毫不夸张。这世上没有什么能比干等的模样更傻。站在忠犬八公像前盯着表看的男子;随手翻阅柜台旁的宣传册、直到订购货品送来为止的女人;散步途中等狗撒尿时拎着狗链看天的老人......个个都是一副无可救药的傻相。在这段时间里,他们的一切都被恋人、店员或狗掌握着。等待者除了等待什么也做不了。等待者是被动的一方。闲得无聊,心浮气躁,即使干点杂事,做出一副“我又没在等”的姿态,但脑子里也仍然只有“等待”二字,不管做什么都无法集中精神。我很清楚自己的样子有多傻。正因如此,我才格外焦虑不安。人啊,不得不等待的时候会生气,可为了显示自己比对方更优越,有时又会故意让别人等。7 人
  29. 等待者除了等待什么也做不了。7 人
  30. 高石梨纱7 人
  31. “K1和K2是一种直接针对人体进行输入和输出的装置。”6 人
  32. 这世上没有什么能比干等的模样更傻。站在忠犬八公像前盯着表看的男子;随手翻阅柜台旁的宣传册、直到订购货品送来为止的女人;散步途中等狗撒尿时拎着狗链看天的老人......个个都是一副无可救药的傻相。在这段时间里,他们的一切都被恋人、店员或狗掌握着。等待者除了等待什么也做不了。等待者是被动的一方。闲得无聊,心浮气躁,即使干点杂事,做出一副“我又没在等”的姿态,但脑子里也仍然只有“等待”二字,不管做什么都无法集中精神。6 人
  33. 等待者是被动的一方。闲得无聊,心浮气躁,即使干点杂事,做出一副“我又没在等”的姿态,但脑子里也仍然只有“等待”二字,不管做什么都无法集中精神。我很清楚自己的样子有多傻。正因如此,我才格外焦虑不安。人啊,不得不等待的时候会生气,可为了显示自己比对方更优越,有时又会故意让别人等。6 人
  34. 然而,我却企图消解梨纱的恐惧。换言之,当时的我完全成了贵美子的共犯。6 人
  35. 贵美子的手搭上了梨纱的肩。那一瞬间,梨纱的肩头颤了一下。6 人
  36. 梨纱的耳边闪耀着一副玻璃材质的蓝色耳环。6 人
  37. 喝酒的事,上床睡觉的事,我都不记得了。6 人
  38. 这里的街区不分昼夜。我忽然想到了“克莱因壶”——那个没有内外之分的空间。6 人
  39. “我在壶里。虽然分辨不出内外,但我一直就在那个壶里!”6 人
  40. “嗨,你好吗?”“很好。”“幸福吗?”“幸福。”“是吗,这么说不幸的只有我了。”6 人
  41. 6 人
  42. 至少是在第五天来临前——5 人
  43. 百濑伸夫5 人
  44. 如果上杉先生讲的都是实话,那我俩就是并肩坐在长凳上,却一直没瞧见对方。”5 人
  45. “我看到的是电脑制作出来的虚假世界。没能见到你也是理所当然的。真正的我在伊普西隆研究所的‘克莱因壶’里,而你的个人信息还没有输入进电脑。”5 人
  46. 我在这阁楼上差不多已居住了一个月。如今,用圆珠笔在笔记本上奋笔疾书已成为我生活的全部。幸好直到今天,把我拖出阁楼、塞回壶的人仍没出现。我也不知道是否有人在找我。5 人

喜欢「克莱因壶」的人也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