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联的心灵

苏联的心灵

共产主义时代的俄国文化

暂无评价综合评分的显示会考虑用户真实性等多项因素,每部作品出现综合评分的时间不定。
8.51321 评价豆瓣读书
免费试读

作品简介

本书收录了以赛亚·伯林关于苏联的一些从未发表过的文章。既有对二战后他与帕斯捷尔纳克和阿赫玛托娃等苏联作家的几次著名会晤的记叙,也有他呈交给英国外交部的关于斯大林统治下苏联艺术状况的公文;既有对曼德尔施塔姆和帕斯捷尔纳克的肖像描绘,也有他访问苏联后对苏俄文化的印象速写等等。以赛亚·伯林从身世与文化上都与俄国有着直接的渊源,对俄国知识阶层有深刻的同情与了解,本书为我们了解苏联时期俄罗斯的文化生活一般状况,以及知识分子的遭遇与命运,提供了非常珍贵的材料。

以赛亚·伯林(1909—1997),英国哲学家和政治思想史家,20世纪最著名的自由主义知识分子之一。出生于俄国里加的一个犹太人家庭,1920年随父母前往英国。1928年进入牛津大学攻读文学和哲学,1932年获选全灵学院研究员,并在新学院任哲学讲师,其间与艾耶尔、奥斯丁等参与了日常语言哲学的运动。二战期间,先后在纽约、华盛顿和莫斯科担任外交职务。1946年重新回牛津教授哲学课程,并把研究方向转向思想史。1957年成为牛津大学社会与政治理论教授,并获封爵士。1966年至1975年担任牛津大学沃尔夫森学院院长。

主要著作有《卡尔·马克思》(1939)、《自由四论》(1969,后扩充为《自由论》)、《维柯与赫尔德》(1976)、《俄国思想家》(1978)、《概念与范畴》(1978)、《反潮流》(1979)、《个人印象》(1980)、《扭曲的人性之材》(1990)、《现实感》(19997)等。

作品目录

载入中

热门划线

  1. 好奇心本身、个人独立探索精神、创造和思考美好事物的愿望、寻求真理本身的愿望、追求某些目的的愿望(这些目的本身确是人类的目的,能够满足我们天性中某些深层欲望),都是有害的,因为它们会扩大人们之间的差异,而不利于一个整体性社会的和谐发展。11 人
  2. ,诗人叶赛宁和马雅可夫斯基已经自杀。官方至今否认这是因为他们对现政权已经不抱任何幻想。同样的事情还在继续。8 人
  3. 作家一般被看作是需要严密监视的人群,因为他们打交道的是观念这种危险品,因而要比对其他思想性不那么强的职业更加小心,杜绝他们与外国人进行私下的个人联系6 人
  4. 此外我们还应该记住:绝不要让人民整体痛苦到彻底的绝望,感到生不如死,无论自杀或者被杀都比活着要好,操控“总路线”的艺术恰在于此。6 人
  5. 全神贯注且不厌其烦地沉浸于对社会和道德问题的思考,或许是整个俄罗斯艺术和思想的一个最为引人注目的特征;这一特征极大地影响了十月革命,而且在革命胜利后还引发了一场旷日持久的激烈论战。论战的一方主要是那些艺术上的叛逆者,他们指望革命能够实现他们最激进的“反资产阶级”的主张(并形成一种普遍的态度);另一方主要是那些务实的政治家,他们希望所有的艺术和知识活动都能够直接服从于革命的社会和经济目标。5 人
  6. 1920年代中前期的主要交锋,是在那些自由的、带着些无政府主义色彩的文学实验者与布尔什维克的狂热分子之间展开的5 人
  7. 苏联社会中最深刻的裂痕是统治者与被统治者之间的差异。5 人
  8. 他们快活、健谈,对别人私生活的细节特别热衷,见到外国人格外兴奋,但所有人的心智似乎都只停留在十六七岁的水平。他们最大的愿望就是不要在激烈竞争的体制中被埋没,吊诡的是苏联政府偏偏就制造出这样的一种体制。5 人
  9. 就目前而言,苏联对新鲜事物的极端渴求和不加批判地接受现有的低劣精神产品之间的巨大反差,是当前苏联文化最显著的一个现象。4 人
  10. 斯大林对知识分子有一句著名的且非常耐人寻味的描述,称他们为“人类灵魂的工程师”。这个说法完全出自马克思主义的假设。知识分子的使命就是在对历史和社会进行“科学”分析的基础上阐明正确的社会目标;然“”后,通过各种教育或熏陶的手段,使他们的同胞协调思想,像一台调试准确、运转高效的机器的各个协调部件一样,把握已揭示出的真理并按要求行动。4 人

喜欢这本书的人也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