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姬

舞姬

译自日本岩波书店版《鸥外全集》 森鸥外诞辰155周年纪念版

8.5896 评价豆瓣读书
免费试读
¥12.00¥5.99
今日特价截止至:2021-11-28 02:00:00了解详情

作品简介

《舞姬》是森鸥外小说精选集,收录了“《舞姬》三部曲”、《沉默之塔》、中篇小说《雁》、心灵自传色彩《妄想》、《鱼玄机》、历史小说压卷名篇《高濑舟》《寒山拾得》等十三部中短篇小说代表作,佐以万字导读,立体呈现一代文豪的创作生涯。

《舞姬》《泡沫记》《信使》并称为“《舞姬》三部曲”。三部小说均源于森鸥外的留德经历,是数年西洋生活带给他的一个意想不到的礼物,开启了日本浪漫主义文学之先河。

作者

森鸥外(もりおうがい,1862.2.17—1922.7.9):出生于石见国津和野(今岛根县津和野町),本名森林太郎,号鸥外,又别号观潮楼主人、鸥外渔史。日本文豪、翻译家。1881年毕业于东京大学医学部;1890年,发表处女作《舞姬》,一举成名。后发表《泡沫记》和《信使》,统称“《舞姬》三部曲”,开创日本浪漫主义文学之先河。1909年,重启创作之途,不到四年间,创作了《修葺中》《沉默之塔》等四十余部现代小说。从1912年至1921年的十年间,创作了《高濑舟》《寒山拾得》等13部历史小说和11部史传,名篇迭出。1922年7月9日,60岁的森鸥外病逝于观潮楼。弥留之际,鸥外谢绝了一切政府赠予的荣衔。

译者

赵玉皎:北京日本学研究中心14期生,北京大学日本文学博士。现执教于天津商业大学外国语学院,日本文学研究者、翻译者。

作品目录

载入中

热门划线

  1. 我所依赖着的胸中的明镜,每当映照我与别人的关系时,就会变得模糊不清。6 人
  2. 无论置身何地,我的心决不为虚妄的美景所动。”我总是用这一誓言来抵御外物的诱惑。5 人
  3. 我本来终日端坐读书,右手叔本华,左手席勒,此时我的书窗下,竟绽开了一朵名花。5 人
  4. 所谓死亡,就是各个角度的牵引线辐辏聚合而成的“自我”的消逝。5 人
  5. 我并未察觉到,自己只是个被动的、机械般的人物。4 人
  6. 我的心就像合欢树的叶子,稍一触碰便会退缩躲避。4 人
  7. 我的心志能够不为外界扰乱,并非我有勇气置外物于不顾,只不过是我害怕外物,自己束缚了手脚罢了。4 人
  8. 模糊的功名心和惯于自律的勤勉精神3 人
  9. 人的秉性就是如此,一旦时机到来,终究难以压抑。3 人
  10. 即便母亲打发独生爱子出门,也不会像爱丽丝这般细心周到。她大约想着我或许要谒见大臣,遂扶病起来,为我挑选了一件雪白的衬衫,又取出仔细收着的双排扣大礼服。就连领结,都是她亲手为我系好的。3 人
  11. 至于与那位少女的情缘,纵然她一片挚诚,纵然你们情深意浓,但这并非因她知晓你的才华抱负而心生爱慕,只是由于“习惯”这种惰性使然罢了。你还是痛下决心,断绝这段情缘为宜。3 人
  12. 若面对敌人,为了守住自己要保护的东西,倒还能抵挡一番,可是对于朋友,我却常常无法说“不”。3 人
  13. 爱丽丝指着这堆小山,微笑道:“你看,我准备得怎样?”她取过一块棉布,原来是婴儿的襁褓。“你想一想,我有多快活!生下来的孩子准会像你,有一双黑眼睛。这样的眼睛。啊,我梦里见到的,就是你的黑眼睛。孩子出生后,你这正直的人,绝不会不准他随你的姓吧?”她垂下头,“你会笑我幼稚吧?可是,去教堂领洗礼那天,该有多欢喜啊。”她抬起眼眸,已是泪水盈眶。3 人
  14. 那是狂欢节的最后一天,我从美术馆出来时,刚刚雪后放晴,华灯初上,中央街道上的树木包裹着薄冰,与街灯交相辉映。3 人
  15. 夕阳的光辉从树梢间漏下,艳丽如同朱砂,照在蹲踞石阶两侧的狮身人面像“斯芬克斯”身上。3 人
  16. 放眼望去,萨克森平原风景如画,可是无论多美的风景,又怎能比得上这颗少女之心?在她胸中,必是既藏着茂密的森林,也有着深邃的渊薮。3 人
  17. 艺术的价值在于打破因袭,在因袭圈子里徘徊的皆是平庸之作。以因袭的眼光去看艺术,则一切艺术都是危险的。3 人
  18. 学问打破因袭而前进。若是被一个国家、一个时代的风尚所掣肘,学问就会死亡。3 人
  19. 人生中除了合理的有用性,还存在其他无形的价值,不能用利害得失去衡量,甚至无法用逻辑去判断,却是人之所以为人的独有的、宝贵的东西。2 人
  20. 我暗暗思忖:母亲希望我成为活字典,长官想要我成为活法律,成为字典尚可忍耐,成为律条则实在不堪。2 人
  21. 当我看到涂脂抹粉、衣饰华艳的女人坐在酒吧招徕客人,我没有勇气过去搭讪;2 人
  22. 我没有诗人的妙笔,描摹不出她的面容,可是她那缀着泪珠的长睫毛下,半掩着一双清澈的碧眼,眼中满含哀愁,又似惶惑无解。2 人
  23. 我不想成为不知羞耻的人。母亲嫌我不顺从,打了我。2 人
  24. 房间中央的桌上铺着漂亮的毛织桌布,桌上放着一两本书和相册,瓷瓶里插着昂贵的鲜花,与房间颇不相称。2 人
  25. 少女眼中含泪,身体颤抖。抬眼看我时,她眼中的妩媚之态,令人无法拒绝。这眼神的韵致,不知是有意为之,还是天然如此而她并不自知?2 人
  26. 与我相识后,我借书给她,她2 人
  27. 将近一点钟,爱丽丝排练归来,顺路经过这里,与我一道回家。对这位身姿异常轻盈,简直可作掌上飞舞的少女,想必有人诧异地目送吧。2 人
  28. 我和母亲曾经激烈争吵,她见我一反常态、心意坚决,便屈服了。2 人
  29. 可是此种决断却只存在于顺境中,身处逆境时,我便无此能力。2 人
  30. 后来我听说,爱丽丝见到相泽,得知我与相泽的约定,以及那晚我对大臣的承诺。她霍然站起身,面色如土,叫道:“我的丰太郎,你骗得我好苦!”当场晕厥过去。相泽叫过她母亲,把她扶到床上躺下。过了半晌,爱丽丝苏醒过来,眼睛却直瞪瞪的,已经不认得身边的人了。她叫着我的名字痛骂,撕扯自己的头发,抓咬被子。时而,她忽地清醒起来,四下找寻什么。母亲递过去的物件,被她一样一样抛开,可是给她桌上的襁褓时,她却摩挲着把脸贴上去,泪水涟涟。那之后,爱丽丝没有再闹,但她的精神几乎全毁,痴痴的如同婴儿一般。医生说,她的病叫作偏执症,盖因心神受到巨大刺激而骤然发病,没有治愈的希望。本想送去达尔道夫精神病院,但她哭喊着不肯去。后来,爱丽丝一直随身带着那幅襁褓,不时取出来看看,唏嘘落2 人
  31. 中,少女坐在莱茵河畔的大岩石上,手持一张竖琴,奏出呜咽之声。下游水面上,我泛起一叶孤舟,向她高举双臂,脸上流露无限爱意。小舟2 人
  32. 内阁秘书官齐格勒得知此事后向国王进谏,差点被关进新天鹅堡,幸亏有人相助,才得以赦免。当晚我在家里等着父母,女仆告诉我回来了,我高兴地迎出去,父亲却是被抬回来的,母亲则抱住我哭泣。”2 人
  33. 木村只希望人们不理会自己。“不理会”,就是让自己能写作,不要没来由地谩骂。此外,他内心深处还想,如果再能有几个人在某处看到了文章,与自己产生共鸣,那就幸福了。2 人
  34. 它消极地否定一切因袭,却没有积极地进行任何建设。2 人
  35. 当破除一切迷妄后,只有自我尚存。世界上可以依赖的事物,除了自我之外,再无其他。2 人
  36. 顺应每一日的要求,尽自己所能。要做到这一点,则必须知足。知足这件事,他却无法做到。他是个永远无法满足的人。无论如何,自己也不该在此处,却偏偏置身其中;无论如何,自己也无法将灰鸟看作青鸟。他身处迷途,正在梦境之中。他正在梦境中,在梦中寻找青鸟。这是为什么?他无法回答。这只是单纯的事实,自己意识到的事实。2 人
  37. 古时为世人推崇的人,如今世人赞誉的人,他们都在言说什么?他望着那些人,仿佛站立在十字路口,冷淡地望着过往的行人。2 人
  38. 他望着那些人,仿佛站立在十字路口,冷淡地望着过往的行人。2 人
  39. 他并不是每学期斤斤计较分数、以成为特优生为目标的刻苦学生,他只是将该做的事做好,保持成绩不落到中等以下。游玩的时间一定要玩,晚饭后必出门散步,十点前准会回来。星期天,他要么划船,要么出门远足。2 人
  40. 那之后,小玉待末造越来越殷勤,她的心却离末造越来越远。2 人
  41. 干掉一条蛇2 人
  42. 那些假作购物、顺手牵羊的女人,也并非什么怪木头刻出来的,她们不过是混淆了“想要”和“想买”的区别罢了。2 人
  43. 租书铺推荐传奇小说,老爷子说那都是瞎编的,不屑一顾。2 人
  44. 因为这不堪的遭遇,竟渐渐懂得如何才能讨男人喜欢,可谓不幸中的幸事。2 人
  45. 外务省2 人
  46. 台鉴2 人
  47. 高濑舟2 人

喜欢「舞姬」的人也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