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石

奇石

来自东西方的报道

7.65056 评价豆瓣读书
免费试读
¥25.00¥12.99
译文好书特价截止至:2022-10-08 00:00:00了解详情

作品简介

如果你不认识何伟,就请从这本《奇石》开始。

如果你已经读过《江城》、《寻路中国》,甚至是《甲骨文》,那么,更不应该错过何伟的这颗“奇石”。

一个作家的笔,要如何赶上一个瞬息万变的时代?

从2000到2012,3个国家,12个家,24个故事。

终于,在何伟的笔下,你不仅能读到奇形怪状的中国。

徒步长城,甲骨冰冷。从江城到新城,当年的艾米莉,已然成了大姑娘。

美国的西部,日本的黑道,尼泊尔的和平队,埃及的清真寺。

十二年来,何伟用心记录的,不止是中国。

彼得•海斯勒(Peter Hessler),中文名何伟,曾任《纽约客》驻北京记者,以及《国家地理》杂志等媒体的撰稿人。

他成长于美国密苏里州的哥伦比亚市,在普林斯顿主修英文和写作,并取得牛津大学英语文学硕士学位。海斯勒曾自助旅游欧洲三十国,毕业后更从布拉格出发,由水陆两路横越俄国、中国到泰国,跑完半个地球,也由此开启了他的旅游文学写作之路。

海斯勒散见于各大杂志的旅游文学作品,数度获得美国最佳旅游写作奖。他的中国纪实三部曲中,《江城》一经推出即获得“Kiriyama环太平洋图书奖”,《甲骨文》则荣获《时代周刊》年度最佳亚洲图书等殊荣。海斯勒本人亦被《华尔街日报》赞为“关注现代中国的最具思想性的西方作家之一”。

作品目录

载入中

热门划线

  1. 政策缺乏稳定性教会了人们尽量避免长远规划。25 人
  2. 非虚构写作的乐趣正在于探寻叙事和报道之间的平衡,找到办法,既爱说话又爱观察。18 人
  3. 胡同的要义在于精神而非结构:砖块、木头和瓦片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人们和周围环境的往来互动。17 人
  4. 新闻报道的根本——好奇、耐心、与不同的人交往的意愿11 人
  5. 在我的童年时期,只要父亲和我在什么地方坐下来无事可做,比如车站、旅馆大堂,他就会随机选中某个人,问我在这个人身上有没有观察到什么。他的穿着有趣吗?走路的姿势如何?你觉得他是做什么的?为什么他会出现在这个地方?9 人
  6. 写作是一只锚9 人
  7. 洪峰把他的这一发现写成文章,发表在www.thegreatwall.com.cn上,如今这个网站已成为最活跃的长城爱好者们的家园。9 人
  8. 人们所说的未来,其实就是明天。8 人
  9. 在中国,这是个令人悲哀的事实:即便一顿可口的老鼠佳肴也会被政治搅得乱七八糟。7 人
  10. 除了喜欢观察人,他还发明了一种所谓的“创造性口吃”。只要牛康民感到需要完成什么东西时,比如搞定交通警察、在拥挤的餐馆找座位,他就会立马变成人生地不熟的外国人,而人们无一例外会尽量安抚这位满脸惶惑、词不达意的中国人,以免节外生枝。6 人
  11. 中国人大都对陌生人心怀戒备,社会学和人类学在这里的根基并不深厚,对不同于自身的群体往往缺乏兴趣。以我的经验来看,中国人生性不适合讲故事,他们常常过于谦逊,不愿意成为关注的焦点。6 人
  12. 我意识到,写作有可能良莠并存,一个好作家不必天资过人,而在于认识到自己的不足,并努力加以提高。6 人
  13. 在地球的另一边,广岛和长崎兴旺发达,而帮着制造原子弹的小镇已经从地球上彻底被抹去了。6 人
  14. 中国是一个充满教训的国家,我们大家现在还得天天学习。6 人
  15. 我记住了父亲的方法,如果想对某个人真正有所了解,我们就不能没有耐心,每时每刻这都至关重要,没有例外。5 人
  16. 如果想成为一个作家,我必须远离家乡。5 人
  17. 置身大千世界,来自国外的报道往往狭隘得让人丧气,在“9·11事件”之后尤其如此。有时候,可以写的似乎只剩下两个话题:我们害怕的人和我们同情的人。但生活在海外期间,我遇到的人没有一个属于这两种类型。5 人
  18. 不过,在这种格局之下,贵族化在所难免——胡同已经如此稀有,早就在新经济体系中变得尊贵非凡。5 人
  19. 1923年2月,《国家地理》的一篇文章如此开篇:“天文学家认为,唯一能从月球上用肉眼看得见的人造工程是中国长城。”(1923年从月球上看不见,现在从月球上仍然看不见。)5 人
  20. “长城”变成了“the Great Wall”的对应词,涵盖了北方地区所有的防御工事,而不管其地点和修建朝代。这个词所描述的实际上是一道想象中的建筑物——一道数千年之久的城墙。5 人
  21. 宏大的计划往往具有破坏性5 人
  22. 我后来问他,是否担心水涨上来的时候,渔船还没有来得及测试,他略微不快地看了我一眼,仿佛一个造船人受到了来自报道蓄水的记者的骚扰。黄宗明是一个正直的人,他知道自己的船一定浮得起来。5 人
  23. 很多美国人是说话的好手,却不喜欢倾听。5 人
  24. 他看到了另一种类型的联系:这些人和事更像是轮子上的辐条。它们互不接触,但总跟更大的事物相关联,而他的角色便是让所有事物以最好的方式不断运转。5 人
  25. 汉语口语并不是一种单一语言——语言学家有时把它的多样性比作罗曼语族。一位语言学家告诉我,北京人所说的方言和广州人所说的方言实际上有如英语和德语。如果中国采用字母符号,写出来的文字就能反映这种差异,但在表意表音符号体系下,很多口头语言无法加以书写。例如,东南沿海浙江省的某个人如果要识文断字,首先得学会普通话。大多数南方人所书写的文字实际上是一种第二语言。5 人

喜欢「奇石」的人也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