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兆寒

林兆寒

免费试读

作品简介

一所历史光辉却成绩平平的中学,一位年近四十开始谢顶的生物教师,在他对一如既往死水般的生活感到厌倦时,班里却冒出两个出乎他意料的课代表。他们的出现,让他骤然回想起那段不得不面对的过去:楼道里的哭声,远去的背影,还有那张再也没有笑过的苍白瘦削的脸。

他一直都是出题的老师,但这一年,学生们给他出了一道难题。他会给这道危险的题目写下怎样的回答呢?

这是一本写给成年人看的校园小说,是一篇不愿意和传统的「青春校园文学」妥协的产物,是一部轻松欢快的克苏鲁风格校园恋爱推理喜剧。

阅读这个故事的整个过程,就像在开满鲜花的植物园里去探寻隐藏的风景。

作者自述

老林的故事是和我的博士论文一起成长起来的。这四年里,忙的时候是顾着做实验、写博士论文,闲下来了就开始写老林的故事。这二者也多少有些相似:在实验开始之后,在故事动笔之后,所有的结果都不受我自己控制,我只能在论文里忠实地记述我的实验结果,而在故事里忠实地记录下老林和他的同事们、学生们发生过的一切。现在我的博士论文已经准备提交,而老林的故事也恰好到了终点。

这个故事里的每个人,都在按照他们自己的轨道前进——从某种意义上说,他们并不是虚构的,在宁波路中学里,他们都是实实在在的普通人,正如你我一样。我希望他们能成为你我的镜子,照出我们的黑暗和光明,让我们意识到自己原来走过这样的路,自己会往何处而去。如果这个故事能给你带来单纯的阅读之外的一些思索,那么整个宁波路中学的存在就都有了意义。

作品目录

载入中

热门划线

  1. 一只蚂蚁沿着石板走了两步,感觉方向不对,又折了九十度弯,再走了三步2 人
  2. 林兆寒觉得自己再在楼梯口站下去,大概就要被人认为是发呆有病了,于是赶紧拐弯走进了楼道。2 人
  3. 「一团糟,」程梦渡说,「就我这个进度,每天有二百件事要做,天知道得轮到哪年才能看懂《巴黎圣母院》的歌词。不过圣母院这个剧啊,法语版歌词有一个好,句尾联诵的时候辅音全都吃掉了,所以他们合唱《Fatalité》的时候才那么一句是一句的,这点英文版翻译成Destiny,辅音凑在一起就不好把握节奏,还得来个发语词Oh凑个节拍,可不是听着前松后紧么。」2 人
  4. 徐远江故意地大声叹了一口气:「姓程的,你可欠我一首《On my own》!」「嘁,下辈子还给你吧!」程梦渡吐了吐舌头,跳下了讲台,又回到了她平时的样子。2 人
  5. 「青春啊……你不觉得吗,长得好看的人,青春才值得观赏。那些书里面写的,都是好看的少年少女,你再看看蒋冰和钟瑞佳,每天在校园里谈谈恋爱,打打球,收获一片小女生的尖叫和小男生的议论,那大概就是所有人都期望的青春吧。像我这种长得像马蜂窝一样的人,青春大概就是一场黑色喜剧,幸好还不至于到伤痕文学的地步。能够平平淡淡没有风浪地度过高中时代,考上个正常的大学,我就已经很知足了。」2 人
  6. 《穆斯林的葬礼》2 人
  7. 「这根本不可能,」徐远江瞪大了眼睛,「世界上哪里有这么好的好事。别说是你了,随便一个什么人都不可能只有能力没有威胁。很多时候持有能力本身就是一种威胁,特别是你这样的人。」2 人
  8. 蔡南茜越说,蒋冰就越觉得心里的火无法压制。她一直以为自己从那个没什么名声的市郊初中考到宁波路中学已经算是人生的质的飞跃,但是程梦渡的世界很显然已经超出了她的想象范围和接受底线。她不是没听说过106中,那是她做梦都不认为自己会考进去的学校,她也知道程梦渡是因为身体问题才离开了那里,但是她没有想到的是,那个家伙所拥有的生活看着比她自己的看着诱人一百倍:那个家伙去过法国,和著名的科学家直接面对面交流,每一件事都够她自己吹上一百年。而从蔡南茜的零碎叙述里,她甚至发现,程梦渡竟然从来不会对人炫耀这一切,仿佛那不是什么值得炫耀的东西。她更加痛恨那个长相令人作呕、性格也令人作呕的人了。2 人
  9. 程梦渡和他们生物老师的恋爱传言,结果算是让蒋冰有一半的满意和一半的不满。满意的一半是因为年级里的确有了点水花:至少十一班的学生在一段时间内把这件事当成程梦渡的笑料来说,连平时和程梦渡关系最近的李英蕊和沈凌都略有怀疑。消息传到蒋冰高一时所在的普通班的时候,的确有人信以为真,据说这件事也吹进了陆巧的耳朵里,而程梦渡也真的没有再去过生物办公室。2 人
  10. 期中考试的成绩已经出来了,不出意料,即使是只算文科的六门考试,程梦渡还是第一,而自己在年级的排名则下降了五位,刚被陆巧说了两句。但是考试的分数已经不重要了,她只想知道该如何去摧毁程梦渡,一定要摧毁她,一定要摧毁到连碎片都不剩。她看着桌子上的木纹,像是要从那里面得到答案。木纹是一个巨大的漩涡,也微笑着看着她。2 人

喜欢「林兆寒」的人也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