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后代:布莱希特诗选

致后代:布莱希特诗选

被戏剧遮蔽的诗歌大师,呈现布莱希特诗歌创作全历程

8.7327 评价豆瓣读书
免费试读

作品简介

《致后代:布莱希特诗选》完整呈现出布莱希特诗歌创作全历程,为国内首次全面译介。

布莱希特是“史诗剧”的创立者。但他作为诗人的地位一点也不比作为剧作家的地位低。奥登就非常推崇作为诗人的布莱希特,仅凭布莱希特已出版的少数诗歌,就把他列为影响自己的十多位诗人之一。

布莱希特以朴素语言,平民视角,以及社会关注,对所处的时代和生活其中的人类状况做出生动的反应,创造了全新的政治诗歌。

在他的诗中,抒情完全消匿于诗的宗旨背后,这种现代诗,被视为德语诗歌语言的伟大革新,已成为当代德语诗歌极其重要、无所不包的典范。

甄选布莱希特各个时期的代表作,呈现其诗歌创作全历程:

早期诗和早期城市诗(1913—1925),城市诗(1925—1929),危机时期(1929—1933),流亡初期(1934—1938),最黑暗的年代(1938—1941),美国时期(1941—1947),以及后期诗(1947—1956)。

贝托尔特·布莱希特(Bertolt Brecht)

德国剧作家、戏剧理论家、诗人、导演。

生于德国奥格斯堡。1933年后流亡欧洲大陆。1941年前往美国,1947年返回欧洲。1949年起定居东柏林,创办柏林剧团。曾任德意志民主共和国艺术科学院副院长,荣获1951年国家奖和1955年列宁和平奖。

作为戏剧家,他是世界戏剧三大表演体系之一——“史诗剧”的创立者。他也是现代戏剧史上极具影响力的剧场改革者和戏剧理论家,以“离间效果”为核心构建了欧洲崭新的戏剧美学体系。代表作品有《三毛钱歌剧》《伽利略传》《大胆妈妈和她的孩子们》《四川好人》《高加索灰阑记》等。

布莱希特作为诗人的地位并不比作为剧作家的地位低。从最初的诗集《家庭祈祷书》开始,直至成熟期的代表作《斯文堡诗抄》和后期的标志性作品组诗《布科哀歌》,布莱希特以朴素语言,平民视角,以及社会关注,对所处的时代和生活其中的人类状况做出生动的反应,创造了全新的政治诗歌。他在诗与现实之间,写作与政治之间,致力于一种调和,而抒情完全消匿于诗的宗旨背后,这种他称之为“无韵抒情诗”的现代诗,被视为德语诗歌语言的伟大革新,已成为当代德语诗歌极其重要、无所不包的典范。

他对中国古典诗歌青睐有加,翻译过少量白居易、李白、苏东坡的诗,尤其偏爱白居易那些透视民生、针砭时弊的作品。

作品目录

载入中

热门划线

  1. 我们买了朗姆酒并给吉他上了新弦。白衬衫还没买。5 人
  2. 日复一日天空充满轻柔的明亮,它的夜晚剥夺你的睡眠。4 人
  3. 布莱希特早期诗以一种非理性观念来看待人生和世界;二十年代末他开始在为一些戏剧和歌剧写的“歌曲”中赞美理性和向往社会主义理想;三十年代,他诗歌中较明显的政治鄙视、愤慨、仇恨和好斗。到三十年代末,他的态度有一次较大的转变,尽管他并没有减少或隐藏他的政治承担。韦尔费尔说:“在没有宣称拥有知识上的优越性的情况下,诗人在他的经验和他的学识的授权下,担当了朋友、合作者,以及所有怀着良好愿望的人的忠告者和领路人。三十年代初狂热的理性主义变成了一个更放松的世俗智慧,获得了温暖和人类同情心。甚至有些诗表达了对大自然的一种新的、即兴的享受,免除所有社会考虑和政治考虑,这些诗同时透露了一种压低的私密性,即一个男人温柔的私密性,这个男人已活得足够长,有足够的清晰意识,敢于说出他对别人的关心。”布莱希特较早地接触中国诗歌和戏剧,以及日本戏剧,他对远东文学的兴趣终于在他流亡丹麦期间结出成果。这是他后期诗歌最重要的影响源,其痕迹可在他后期诗的题材和形式结构中看出来。韦尔费尔说,阿瑟·韦利在其所译中国诗的导言中说的话,使人想起中国古典诗歌世界的精神与布莱希特后期诗歌世界的精神之间的契合。韦利说,中国诗歌的特色是讲理和率直的省思,而不是哲学上的精巧和猜想。中国诗人不是像欧洲诗人那样把自己置于受人喜爱的光中,把自己描绘成浪漫情人,而是把自己视为一位朋友,寻找同情和知识友伴。布莱希特的后期诗也有这个特点。3 人
  4. 在他整个冻雨和冷风的青年时代周围唯一美丽的事物是无垠的天空。法兰索瓦·维庸,他没有一张可躺的床,但很快就发现冷风已让他很满足。3 人
  5. 我,幸存者我当然知道:这么多朋友死去而我幸存下来纯属运气。但昨夜在梦中我听见那些朋友说到我:“适者生存。”于是我恨自己。3 人
  6. 布莱希特的诗歌艺术是奉献给社会革命的,而里尔克的诗歌艺术则是奉献给艺术的。2 人
  7. 他写了很多政治诗,其中有些非常出色,有些则是单调教条的。但也许更重要的是,他这种有政治倾向或社会关注倾向的诗人,在写其他领域和题材时,给这些领域和题材带来的新异性和别致性。2 人
  8. 写诗对布莱希特来说是一种即兴、自发、几乎是生理学的行为,如同吃饭、喝酒、抽烟和做爱。2 人
  9. “诗歌可以来自和表达任何一种人类生活和人类生活脉络。相应地,诗歌语言也必须自由地塑造自己。这似乎是不证自明的,但是诗歌题材和语言却往往受到诸多限制。有些题材,有些措辞,被认为是没有诗意的。另一些——而这种误解同样恶劣——则被认为在本质上是诗意的。布莱希特,一位伟大戏剧家和一位还要更伟大的诗人,决心在这两种体裁中直面他生活其中的现实。那是什么样的现实?第一次世界大战、德国革命及其血腥镇压、卡普政变、超级通胀、魏玛、华尔街股灾、大萧条、希特勒、流亡、第二次世界大战、东德、1953年柏林起义遭俄罗斯坦克镇压。诸如此类。他作为作家、个人主义者和享乐主义者生活在其中。因此他的诗学是综合性的。他曾遗憾地形容说,歌德之后德国诗歌分裂成两大阵营:主教式的和渎神的。主教式诗歌在其令人厌恶的主要阐释者格奥尔格和里尔克身上,显然十分不愿意也无能力去正视二十世纪真实生活中的种种剧烈落差。但布莱希特并非简单地选择渎神。在渎神阵营,诗歌同样退化,即,愈来愈不合时宜。相反,布莱希特寻求并获得他认为是已丧失的东西:诗学语言美丽而矛盾的统一。即是说,他恢复德国诗歌无所不说的能力;混合不同语言、不同音调的能力;在不同刻度中变动的能力,如果合适,会在同一首诗中做到,从最高到最低。因为真实生活正是如此:种种落差的连贯性,种种矛盾共存的可能性。”2 人
  10. “首先,因为他向你证明,现代性——其事实和语言,你在其中的真实生活——是你的素材和责任。其次,因为他向你证明,古老形式——十四行诗、格言、哀歌、赞美诗、圣歌、素体诗、六音步诗——在诗歌技艺中仍可以使用,且你必须去充分发挥,其不可或缺就如同你自己发明的新形式。第三,因为他明白,并且如果你研究他,你也会明白:在为一种人性的政治而奋斗时,抒情诗的种种责任和手段是十分独特的,它们必须引起作家和读者的注意。他在作为诗人的实践中知道,诗本身在其总体效果中,在其节奏中、在其语言运用中、在其诉求的变换中,必须抓住我们所处的生存的种种矛盾……”2 人

喜欢这本书的人也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