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望

绝望

纳博科夫文集系列

暂无评价综合评分的显示会考虑用户真实性等多项因素,每部作品出现综合评分的时间不定。
7.81059 评价豆瓣读书
免费试读

作品简介

《绝望》和弗拉基米尔·纳博科夫的其他作品一样,不含有对社会的评价不公然提出什么思想。它不提升人的精神质,也不给人指导出一条正当的出路。

它比艳丽、庸俗的小说有少得多的“思想”,那些小说一会大吹大擂,一会儿又被哄赶下台。

弗拉基米尔·纳博科夫(Vladimir Nabokov,1899-1977),纳博科夫是二十世纪公认的杰出小说家和文体家。1899年4月23日,纳博科夫出生于圣彼得堡。布尔什维克革命期间,纳博科夫随全家于1919年流亡德国。他在剑桥三一学院攻读法国和俄罗斯文学后,开始了在柏林和巴黎十八年的文学生涯。

1940年,纳博科夫移居美国,在威尔斯理、斯坦福、康奈尔和哈佛大学执教,以小说家、诗人、批评家和翻译家身份享誉文坛,著有《庶出的标志》、《洛丽塔》、《普宁》和《微暗的火》等长篇小说。

1955年9月15日,纳博科夫最有名的作品《洛丽塔》由巴黎奥林匹亚出版并引发争议。

1961年,纳博科夫迁居瑞士蒙特勒;1977年7月2日在洛桑病逝。

作品目录

载入中

热门划线

  1. 我每每自问我到底爱她什么?也许是爱她的长睫毛眼睛下让人感到温暖的淡褐色眸子,也许是爱她任意梳理的褐色秀发的自然卷曲,也许是爱她丰腴肩膀的曳摆。也许事实是我爱她因为她爱我。5 人
  2. 谈到文学,我没有什么不明白的。文学一直是我的兴趣所在。当我还是小孩时,我就赋诗,编织情节曲折的小说。我从不偷北俄罗斯农庄庄主温室里的桃子,我父亲是他的管家。我从不活埋猫。我从不扭比我弱的伙伴的手臂;但,正如我说的,我以绝对的决断赋深奥的诗和编织情节曲折的故事,毫无理由地讽刺我们家认识的人。但是我不将这些故事写下来,我也不告诉别人。我没有一天不说谎话。我激情地忘我地说谎,就像夜莺吟唱,沉浸在自己创造的新生活的和谐里。就为了这些甜美的谎话,我母亲打了我耳光,我父亲用牛筋鞭抽我。那一点儿也不会让我难受;正相反,那反而使我的幻想更为丰富。当耳根还在发热,屁股还在发烫时,我会趴在果园高高的芦苇中,吹口哨,编织幻梦。5 人
  3. 我过去喜欢,现在仍然喜欢遣词造句,让词看上去显得羞涩而愚蠢,用双关语将词串联起来,将词兜底翻个个儿,然后下意识地将它们生造出来。这种庄严中的调侃是什么呢?这种激情中的屁话是什么呢?上帝和魔鬼是怎么结合在一起而成为一只活狗的呢?3 人
  4. 太阳有足够的时间落山,落日的余晖将比利牛斯山上空的云彩染成了一片血红,那山真像富士山。我一直坐着,处于一种奇怪的疲惫状态,时而倾听窸窣飞舞的风声,时而在页面的空白处画鼻子,时而迷迷糊糊地打盹儿,最终身子开始颤抖起来。继而我的身上又孕育出一种烦躁的心理,我打起颤来,简直叫人受不了……我的思想空空如也,一片空白……我费了好大的劲儿去开灯,换上新的钢笔尖。那旧的钢笔尖裂开来,弯了,瞧上去就像猛禽的喙似的。不,这些不是创造的痛苦……而是些不同的东西。2 人
  5. 沉默。细小的蓝蝴蝶停栖在麝香草上。2 人
  6. 勇敢,嘲弄一切,但内心痛苦(哦,我的灵魂,你能不点亮你的灯吗?),从你的上帝的门廊和上帝的果园为什么要前往大地和黑夜呢?2 人
  7. 信件来来往往——就像在球网上丁丁冬冬飞来飞去的球。2 人
  8. 就这样他们继续了好一阵,有时谈论扑克牌,有时谈论我,好像我没在房间里,好像我只是一个影子,一个阴魂,一个麻木的人;他们开玩笑的习惯,以前我并不在乎,而现在在我看来似乎充满了含意,似乎存在的只是我的影子,而我真正的身体则在遥远的别处。2 人
  9. 又是一句引言:斯威夫特说,发表的手稿无异于一个妓女。2 人
  10. 我想,所有这些圣职的事务是一个巨大的骗局,但这不是牧师的错;牧师本人也是受害者。关于上帝的思想是在历史的早期由一个天才的无赖发明的;这思想含有太多的人性,使它的蔚蓝色天际的源头看来似乎很有道理;我这么说,并不是表示它是极其愚昧的产物;我所说的无赖对于宇宙的诗歌是很在行的——我真的纳闷哪一种天国是最好的:扇动翅膀的千眼天使炫耀的天国呢,还是那凸镜,在凸镜中,那自得其乐的物理教授往远退去,变得越来越小。还有另一个理由我为什么不能相信,或者不想相信有上帝:关于他的传说不是真正属于我的,它属于陌生人,属于所有的人;它被数百万其他灵魂的恶臭所浸透,这些灵魂在太阳下旋转了一会儿,然后迸裂;它充满了原始的恐惧;在它的中间回响着相互倾轧的无数声音的令人迷惑的合唱;在它之中,我听见管风琴的轰鸣和喘息,正教执事的吼声,教会歌咏班领唱人的低吟,黑人在哭泣,新敎牧师流利雄辩的布道,铜锣声,雷鸣,患癫痫女人的抽搐;我看见所有哲学的苍白的书页像早已失去势头的波澜的泡沫照耀着它;它对于我是陌生的,可憎的,绝对地无用。2 人

喜欢这本书的人也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