变化的位面

变化的位面

后浪·外国文学

8.51384 评价豆瓣读书
免费试读
¥23.88¥11.94
今日特价截止至:2021-11-28 02:00:00了解详情

作品简介

学会这种转换法,摆脱在机场烦躁不堪的等候,畅游千奇百怪的位面!

基因有百分之四是玉米的人、混合所有人与动物潜意识的梦境、

不需睡眠的新世代、仅有一户平民的王族国家……

在表面奇趣横生的事物之下,让勒古恩带你深入探索这些位面背后的故事。

厄休拉·勒古恩(UrsulaK.LeGuin,1929—2018),生于美国加州伯克利,世界著名奇幻、科幻小说作家。她在各种不同写作领域均取得了不凡的成就,著有21部小说、11卷短篇小说集、4本文集、12本儿童文学、6卷诗歌和4部翻译;以作品涵盖面之广、想象力之丰富,多次赢得国际幻想小说领域最重要的奖项:6个星云奖、7个雨果奖,21个轨迹奖,并得到了美国科幻和奇幻作家协会“大师奖”的肯定。

勒古恩曾经说过:幻想不是现实,而是真相。她的奇幻小说《地海传奇》系列作品是奇幻文学的经典作品,在美国和英国卖出了数百万册,被翻译成16种语言;科幻小说《黑暗的左手》《一无所有》深入探讨了性别角色、重新定义了乌托邦小说,具有划时代的意义;耗费40年研究、翻译的老子《道德经》英语译本受到高度评价。她的作品蕴含道家思想风格,常对社会和心理身份以及更广泛的文化和社会结构维度进行深入的探索。西方文学评论家哈罗德·布鲁姆将她列入美国经典文学作家之中,《纽约时报》则称她为“美国当代最伟大的科幻小说家”,尽管她本人更喜欢以“美国小说家”之名为人所知。

作品目录

载入中

热门划线

  1. 正因为人的身体受到诸多限制,才会更了解和珍视心灵的自由。15 人
  2. 对于他们而言,梦是与世界上所有有感觉的生物的一种交流。它让“自我”的概念遭受了深深的质疑。我只能设想,对于他们而言,进入睡眠就意味着完全放弃自我,进入(或重新进入)无限的存在当中。死亡对我们所做的事情也大抵如此。11 人
  3. 一个名叫托·哈德的海·布里萨尔哲学家写下了如下的自相矛盾、似是而非的阐述:若一个人要成为其自我,则必须同时成为虚无。若一个人要了解其自我,则必须先了解何谓虚无。永醒者每时每刻都能感受到这个世界,没有空闲的时间,也没有自我可以存在的空间。他们没有梦,所以不会讲故事,所以语言对他们来说是没有用的。他们没有语言,所以没有谎言。因此他们没有未来。他们只生活在此时此刻,一切都触手可及。他们生活在纯粹的事实当中。但他们不能生活在真实的世界中,因为,这位哲学家说,通向真实的道路必须首先踏过谎言和梦境。11 人
  4. 说到底,除非什么东西彻底死掉了,否则不可能完全靠得住。10 人
  5. 在这种情况下——事实上这才是事情的正常状态——机场不再是旅行的一个序章,不再是一个用于过渡的地点:它成了一个停顿、阻塞,就如同一块不能顺利排出的大便。机场这个地方的意义就在于如果你进入机场,你就不能去别的地方。在这里,时间不再流逝,所有的希望也都失去了意义。这是一个终点。除了作为一班班飞机之间的中转站以外,机场对于人类没有丝毫用处。8 人
  6. 比起我们这些普通人来说,那些不能说话,或者能说话却不说的人有一个很大的长处,那就是他们绝对不会说蠢话。这也就使我们确信,一旦他们开口讲话,一定会说出一些非常睿智的格言。5 人
  7. 他们性格温和,脾气非常好。这对于他们而言并不是一种美德,一种道德成就。他们就是天生的好人。与我有很大的不同。5 人
  8. 无论弗林人的无意识是属于集体还是个人,但至少,它不是埋藏在经年累月的逃避和拒绝之下的黑暗之泉,而是某种巨大的、月光照耀下的湖泊,所有的人每天晚上都会来到湖边的沙滩裸体沐浴。5 人
  9. 进入睡眠就意味着完全放弃自我,进入(或重新进入)无限的存在当中。死亡对我们所做的事情也大抵如此。5 人
  10. 这名来自俄亥俄的信徒——他的耐性或许只有长老本人才能与其相比——同时也忠实地记录了长老说这些话的具体情况。结合环境来看,长老的“箴言”也可以有另一种新的解释方法。4 人
  11. 但他们的悼词是指责,而他们的悲痛则是愤怒。4 人
  12. 所以他们就这样做了。他们消灭了所有没有用处的生物。他们将一个极其复杂的样本简化为一个完美的样本。整个世界成了一个绝对安全的看护室,一个主题公园——在这里人们除了享受生活之外,什么都不需要做。4 人
  13. 机场的书店根本不卖书,卖的都是畅销书,3 人
  14. 很早之前,位面管理局就已经确认,若某人想做穿越位面的旅行,就必须要有相当程度的紧张、悲哀、消化不良以及厌倦情绪才可以。不过,大部分位面上的居民用不着经受像我们这种苦刑。3 人
  15. 与动物一起生活的人都会理解不能说话的好处。3 人
  16. 他们亲切随和的态度只不过是某种深藏的专注、永恒的警觉所显露出来的表象3 人
  17. 他们的交配行为非常剧烈,经常会造成受伤,有时甚至会造成一方或双方的死亡。3 人
  18. 维克西人是坚定的一神论者。他们所信仰的神被视为破坏之力,由于他的存在,任何生物都不能长久地存活。对于他们而言,生存本身就已经打破了神的规条。人的生命是对于无可避免的毁灭的一种挑战,但它不会坚持很长时间。星辰只是毁灭之火的一簇火花。在不同的维克西宗教仪式和颂诗中,这位神被称为:终结者,强大的破坏者,无法逃避之蹄,等候着的空虚,破脑之石。3 人
  19. 对于一个没有性欲存在的地方而言,性别就显得没什么重要的了。3 人
  20. 梦总是会遗弃它们的主人,在所有位面上都是如此。3 人
  21. 可以确定的是,意识的存在使人类付出了高昂的代价。而这代价,就是我们在一生中的三分之一时间里,都又瞎、又聋、又哑、无助以及愚蠢——我们睡着了。3 人
  22. 学习恩纳·穆穆伊语就好像学习如何编织水滴。3 人
  23. 在我离开之前不久,我问他:“你梦想过飞翔吗?”颇具律师风度的他在开口回答之前停顿了很久。他转开目光,看向窗外。“我们谁没有过呢?”他说。3 人
  24. 至于祖埃赫人自己,他们太过文雅了,同时又沉默寡言,说话含糊,以至于无法拒绝其他人的来访。在他们那种含义模糊的语言当中甚至连陈述句都没有,命令句就更不用说了。他们只会使用条件状语。他们有一千种方法来表达也许、可能、除非、尽管、如果这类意思,但从不会明确地说“是”或“不”。3 人
  25. 等到她不情愿地返回机场时,时间只过了不到十分钟。后来她乘坐的班机很快就可以登机了。2 人
  26. 四个小伙子走过街道另一边的人行道,他们没什么奇怪的地方,除了长得完全一样之外2 人
  27. 这也许可以解释,尽管以维克西人的智能和技术水平可以轻易制造出能在远程杀伤敌人的武器,但他们并没有这样做,而是用匕首、短剑、棍棒或空手(蹄)战斗。事实上,有很多不成文的传统或风俗在限制他们相互之间的战斗,而且这些规矩得到了非常严格的遵守。例如,无论对方如何挑衅,都不可以在劫掠和杀戮时毁坏对方的庄稼或果树。2 人
  28. 他们所谓的“始终”实际上只是一两代人,或一两个世纪,最多不过一两千年。相对于人体、种族的方式和习惯,文化的方式、习惯只能维持相当短暂的时间2 人
  29. 他们说:‘一切都会改变的。你们会看到的。你们的逻辑完全错误,那只是你们体内的荷尔蒙在作怪,你们的基因编谱不正确,我们会将这些问题修正的。然后,你们就可以摆脱你们那种非理性的、毫无用处的行为模式。2 人
  30. 一个名叫杜·埃尔的传奇人物声称,他可以“梦到山脉与河流的梦”,但这种明显的吹嘘通常只被视为某种诗意。2 人
  31. “在白天我们是分裂的,”她说,“在夜晚我们则结成一体2 人
  32. 在夜晚我们则结成一体。我们应当遵循我们自己的梦,不应该遵循那些无法在黑暗中加入我们的陌生人的梦2 人
  33. 因此,当一年一度的修订版话题终于变得无趣起来时,贵族晚会上的贵族客人们就会去谈论血统的高贵程度,讨论关于雅各宁四世与第二任妻子夏特·蒂万德生下的那个儿子究竟是不是那个在十三岁时为了保卫皇宫,被叛乱军杀死的王子,以及随之而来的,他究竟是不是维格利根公爵,此后的夏特国王的父亲等问题。2 人
  34. 可以确定的是,意识的存在使人类付出了高昂的代价。而这代价,就是我们在一生中的三分之一时间里,都又瞎、又聋、又哑、无助以及愚蠢——我们睡着了。然而,我们还会做梦。2 人
  35. 也许看看他们的文字可以为破译他们的语言提供一些方向。恩纳·穆穆伊的文字是一种音节文字,每个字符代表一个音节,而这样的字符足有上千个。每一个音节都是一个单词,但并没有固定、特定的意义,只有可能的范围,这要依靠它前面、后面或附近的其他音节来确定。恩纳·穆穆伊语中的单词没有具体指涉,只有一些潜在定义的核心,要根据其上下文才能确定这些定义是否被创建或被激活。因此,除非恩纳·穆穆伊语的句子数目有限,否则不可能编制一本准确的字典。2 人
  36. 恩纳·穆穆伊的文字不是横向书写,也不是纵向书写,甚至不是依照任何一个固定方向书写,而是放射性的。许多单字从最初的,或说中央的一个单字开始向外拓展,就像树木枝叶的生长过程或晶体的结晶过程一样;等到整段内容写完之后,最初写下的那个字很可能既不在所有字的正中间,也不代表句子的开始。2 人
  37. 他们的语言是他们自己的繁茂而又不断变化的生态环境。他们仅有的丛林和荒野都在他们的诗歌当中。2 人
  38. 那些去的人,他们必须去,因为他们受到了召唤。2 人
  39. 除了食物,没有任何东西可以让他们舒适起来——新生的飞人大部分时间都非常饥饿2 人
  40. “钻石?”我说,“钻石是不朽者?”她点点头。“是经过了很长时间之后的不朽者,”2 人
  41. 假如愿望可比作马,那么我会养一大群那种沙毛的、灰毛的美丽野马,它们不会被套上缰绳和马镫,更不会被任何人制服,永远在绿色的原野、红色的高原、蓝色的山脉上奔驰2 人

喜欢「变化的位面」的人也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