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介石与现代中国

8.63321 评价豆瓣读书
阅读

作品简介

一九四九年两岸分治,此后蒋介石的历史评价始终摆脱不掉“丢掉中国的人”。其专制性格,加上白色恐怖的印象,也似乎掩盖了他的复杂功过。然而蒋介石是唯独在中国大陆与台湾都曾掌权的政治领袖,终其一生不断参与具世界影响力的政治事件,且其时间长度近代少有人能及。蒋介石的一生牵动着现代中国的挣扎以及世界局势的复杂变换。

哈佛学者、前美国驻华外交官陶涵的这本《蒋介石与现代中国》,通过近几年公开的蒋介石日记以及一系列难得一见的档案,在历史还原到那个风雷激荡的年代,以第三方视角还原了一个有血有肉的政治家。他一方面敌视中共,却敬佩他们的纪律与效率;他多次受史迪威侮辱、冒犯,但训斥后便不再记恨;他年少时曾经风流,却对宋美龄情有独钟;他思念儿子却谨守家国分际,不愿用条件与斯大林换回蒋经国。他要求属下忠诚至上,却也会行径残暴,运用一些拙劣的外交手腕。《蒋介石与现代中国》是紧扣时代、贴近人物的蒋介石传记。不论你怎么看待蒋介石一生动荡岁月的功过,这本书里他的故事大有可观。

陶涵(Jay Taylor),美驻华外交官,哈佛学者,通晓中国事务。曾任职美国驻台北使馆,负责政情报告与分析;美国与中国建交后,任美国驻华(北京)大使馆政治参事,后任职白宫国家安全会议,现为哈佛费正清研究中心研究员。

作品目录

评论

载入中

热门划线

  1. 在大部分城市里,中国读者从来不愁找不到反政府、反蒋的材料;在共产党地区则绝对见不到反共产党的作品。两者真是天差地别。9 人
  2. 一九四〇年一月,周恩来给斯大林的秘密报告提到,中国有百万以上的士兵阵亡或受伤(显然是指到一九三九年八月为止)。他说,在这个数字当中,八路军伤亡仅有三万人,新四军则为一千人。换句话说,抗战打了两年多,依照中共自己的说法,共产党在整个伤亡人数中只占百分之三。7 人
  3. 支持者的相继离去,使革命事业陷入最低潮,孙因此更珍惜那些仍然留在他身边的忠贞部属。蒋介石理解和支持孙的观点:推翻袁世凯和建立统一、现代化的政府,最为优先。这是蒋牢记在心的另一个教训:“攘外必先安内。”6 人
  4. 革命军北上时,往往带走由地方士绅和地主供饷、掌控的民兵团练,结果是跟在革命军后头,中共创设的农民协会收益更大,许多地方的地方官反而失去权势。照毛泽东的叙述,年轻的中共干部通常把新团体的领导权交给一无所有的村民,如失业者、乞丐、佣兵等。他们领导一伙最穷的农民斗争地主及其他阶级敌人,且对“土豪劣绅”举行群众公审。毛泽东在他撰写的《湖南农民运动考察报告》中说:“革命不是请客吃饭,而是一个阶级推翻另一个阶级的暴烈的行动。”他说:“质言之,每个农村都必须造成一个短期的恐怖现象。”6 人
  5. 可是,日本人注意到,蒋一旦面对优势兵力、国际社会又没受理他的求助时,在政治上、军事上都会迅速退却。6 人
  6. 蒋登上“永丰舰”和孙中山独处,是蒋一生事业的转折点。5 人
  7. 蒋经国的秘密行动部门有一个特别工作组驻在香港,负责在大陆进行暗杀和破坏。据说,这个小组一九五五年吸收了香港启德机场一名工作人员,放了一颗炸弹在一架印度航空公司(Air India) 飞机上,它预备在四月十一日载中国代表团飞往参加万隆会议。行动的主要目标是中国外交部长周恩来。可是,缅甸领导人宇努邀请周恩来和他一起从仰光飞往万隆,周恩来接受了。由于周恩来的飞行计划秘而不宣,爆炸计划如期实施,印航飞机在南海上空爆炸,机上中国代表团成员无一幸免。5 人
  8. 虽然孙不肯和共产党组成统一战线,但他同意让中国共产党及社会主义青年团成员加入国民党。中国共产党方面也在共产国际的坚持下修正立场,同意接受统一战线,其成员可以个人身份加入国民党,成为“国民党内的集团”。苏联此一决定,反映出它希望有了孙中山这样具社会主义思想的领导人,国民党会接受共产主义的影响。苏联人也觉得他们需要有个强大、统一和友好的中国,作为抵抗英国和日本的前沿堡垒;在中国各派力量中,国民党是较有可能促成实现这一目标的政党。4 人
  9. 和毛泽东不同,蒋介石根本没有外国的军事或经济援助,还得自掏腰包向德国买武器和支付训练。但是此时他相信他统一中国的整体战略是有效的:他可以暂时姑息日本,同时打造兵力扑灭有外国支持的共产党。4 人
  10. 日本虽然占领中国大多数重要城市、整个东北、大部分的内蒙古、全部的华北,直抵西安的大西北之东半部,到达武汉的长江流域,往南直抵温州的沿海各省,以及更南边的若干大港口如厦门、广州,占地不可谓不广;四分之三广大的农村地区、近三分之二的人口,却仍在国民政府掌握下——这就是自由中国。4 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