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生徒

女生徒

在这泥沼般的人世间,好想美丽地活下去。

暂无评价综合评分的显示会考虑用户真实性等多项因素,每部作品出现综合评分的时间不定。
9.655 评价豆瓣读书
免费试读

作品简介

太宰治"女性独白体“短篇小说集

野间文艺翻译奖得主陆求实全新译本

他以沉郁细腻的笔触,完美展现女性内心

以一双敏锐善察的眼,看尽人间炎凉悲喜

这是太宰治对女性、对自己所做的真挚告白

“在这泥沼般的人世间,好想美丽地活下去。”

本书选取太宰治作品中以女性第一人称视角叙述的10篇作品,以其中的名篇《女生徒》为书名,并对照各个故事中女性的人生轨迹——少年、青年、壮年、老年追忆少年时光,对各篇顺序做出梳理。

◇可悲,可怜,可敬,可爱——太宰治笔下的女性众生相

太宰治以他敏感善察的心和细腻到令人头皮发麻的笔触,写出女人那如万花筒般变化无穷的多面性。

《女生徒》中的我既觉得年老色衰的母亲令人厌烦,又觉得与母亲相依为命,应该好好照顾她;

《发妻》中的我一直卑微地注视丈夫,却也看透他的虚伪和懦弱;

《好客的夫人》中的我一边为夫人感到痛心,却也不禁折服于她的温柔;

这些被时代洪流无情冲刷的女人们,她们既浑浑噩噩,也通透无比;既卑微似尘埃,也坚韧如蒲苇。在她们身上,我们能看到人性的卑微无力,也能看到其中最温柔最美好的那一部分。

◇写尽世人幽微不可解的伤痛和欢喜

与《人间失格》中那份浓烈到叫人喘不过气的丧失感相比,《女生徒》中的悲喜更像是针刺般的切肤之痛——它微小,且往往没有缘由地突然到来,但你就是能切实感受它的存在。太宰治正是把人这份微妙的心绪写到了极致。

《女生徒》中的我会为衬衣上绣有一朵白蔷薇暗自开心,《皮肤与心》中的我会为鼻尖上长出一粒脓包突感光火,在日复一日的生活中,我们常常因为一点小事就心烦意乱、郁郁寡欢,但同样也会因为一点小事就喜笑颜开、雀跃不已。这很矛盾,也很滑稽,但这就是人,在短暂的一生中为无数幽微不可解的悲喜所苦,同时又被它们救赎。

◇不同的时代,相同的人生困境

《皮肤与心》中对相貌的自卑,《千代女》中江郎才尽的悲剧、《发妻》中爱的求而不得、《叶樱与魔笛》中独自面对病痛的孤独,这些是太宰治笔下人物的困境,是太宰治自己的困境,同时也是如今大多数人在人生不同阶段都会有的经历和心境。数十年前太宰治书写的困境,如今仍存在于在我们中间。

太宰治一生辗转在各种女人之间。他之于女人,就如同萤火之于飞蛾,众多女人愿飞向他,与他赴死,而他终其一生也与这些“飞蛾”共舞,过着朝生暮死、放浪形骸的生活。在他的作品中,不难寻觅到这些女人的身影。

更进一步说,这些女人成为了太宰治作品中极为重要的一部分,特别是其中以女性第一人称“我”写就的女性独白体作品。细细读来,他笔下的这些“我”既是他喜爱的、敬畏的、鄙夷的、同情的女人,同时也是在写他自己,是以女性视角

去剖析自己那颗脆弱、善感、柔软、自卑的心,并对当时的世间人情做出敏锐的体察。

这一点既让人感觉到些许奇特,也让人不禁感叹“不愧是他”。

所以,希望通过这样一本太宰治“女性独白”的短篇集子,从这样一个稍显微妙的角度,和读者们一起再次阅读太宰治。

太宰治(1909.6.19-1948.6.13)

本名津岛修治(つしましゅうじ),日本无赖派文学大师。出生于日本青森县津轻郡首屈一指的富豪之家,父亲同时也是位政治人物。他是家中排行倒数第二的孩子,14岁起便与友人自办同人志,发表小说、杂文及戏剧,对芥川龙之介、泉镜花的文学十分倾心。19岁时他迷上马克思主义,但明白马克思主义与自己的出身落差甚大,所以他与相关人员的往来并未持续太久。

1930年他进入东大法文系就读,1933年开始用太宰治为笔名写作,1935年以短篇《逆行》入选第一届芥川赏候补,1937年起,正式投入小说创作。自1936年发表《晚年》后,被推崇为天才作家,并于1939年以《女生徒》获第四届北村透谷奖。但始终与他最想赢得的芥川赏无缘。他四次自杀未遂,最后于1948年,在《人间失格》发表后,和情人山崎富荣于玉川上水道投水自尽。

陆求实

日本文学资深译者,毕业于复旦大学新闻学系、日本亚细亚大学国际关系学部。

2011年获日本讲谈社颁发的“野间文艺翻译奖”。

译有村上春树《没有女人的男人们》(合译)、太宰治《人间失格》、夏目漱石《虞美人草》、吉川英治《新平家物语》、吉田修一《东京湾景》、渡边淳一《流冰之旅》《一片雪》《男人这东西》《女人这东西》、和田龙《傀儡之城》、岛田雅彦《彗星住人》、三浦展《下流社会》等。

作品目录

载入中